66.诡异的锦盒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眸色微转,缓缓抽回自己的手藏于袖中,恭敬道,“奴婢想着娘亲说过的话,合欢花最是安神,故而看见那株合欢便一时未能忍住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娘娘辗转难眠,奴婢自当心焦,恨不能替了娘娘。那合欢稍稍高了一些,奴婢受了些皮肉之苦,但若能让娘娘安枕入眠,奴婢死也甘愿。”

闻言,尹妃自然是感动的。

后宫的女子,外表看着光耀万千,荣宠无限,实则一个个内心空虚寂寞,一个个最想要的便是旁人的关爱,旁人的以心相待。冷了太久的心,只有慢慢捂着才能重新回温。

而叶贞现下做的,就是慢慢捂热尹妃早已冰冷麻木的心。

唯有这样,她才能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。

横竖伤了,虽说是拜慕风华所赐,但她这伤必须伤的有价值。如今换尹妃几许真情流露,也不枉费疼痛一场。

说到底若不是去弄合欢,她也不会遇见慕风华不会受伤,故而对尹妃说些假话,叶贞倒也是心安理得。

“好。”尹妃半晌才扯出一个字,由叶贞搀着回了寝殿。

用完合欢粥,尹妃早早便睡下,也不知是合欢的药效还是尹妃心中舒坦的缘故。许是兼而有之吧!

回到房间的时候,月儿正对着桌案上一个锦盒愣愣的出神。

见到叶贞进来,月儿忙起身道,“姐姐你可回来了。”

“何事?”见月儿面色不对,叶贞隐隐觉得不安。

“喏,便是这东西。”月儿将锦盒递给叶贞,却让叶贞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。

蓦地抬头,叶贞双眸瞪得斗大,声音竟也有些微颤,“这是何物,你从何处得来?”这个分明……分明就是……就是她送给叶杏的那个锦盒!这个锦盒不是经由叶杏的手奉与帝君了吗?何以还会出现在此?难道是……是物有相似?

心中疑问丛生,叶贞的面色微微泛着白光。

这东西到底也没经过月儿的手,故而月儿也不知清浅,只是清浅应声,“早前回来的时候便置于桌面上,下头压着一张纸条。月儿不太识得字,所幸姐姐的名字还是认得。既然是姐姐的东西,月儿便瞪大眼睛守着,只等着姐姐回来完好无损的交到你手上。”

说着,月儿将一张小纸条交给叶贞,上头只写了她的名字“叶贞”,别无其他。

心头微惊,叶贞手心濡湿,握着锦盒的手有些细微的轻颤。只自己知晓此中轻重,时而心神惧色也不足为奇。

送与皇帝的东西突然回到自己手上,任谁都会惊颤不已。

见叶贞神色有恙,月儿不觉纳闷,“姐姐的面色不好,可是手上的伤有什么好歹么?快别站着,我去拿活血止痛膏!”

“月儿!”叶贞唤了一声。

月儿顿住脚步,甚是不解,“姐姐怎么了?”

“还记得我跟你说的,让叶美人送与皇上之物么?”叶贞小心翼翼的将锦盒置于桌面上,顾自坐在锦盒跟前,目不转睛的盯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缎面花纹。

“姐姐说的话,月儿都记得。”蓦地,月儿的五官突然扭曲,“姐姐是说这个……这个是、是……”

话音未落,月儿撒腿便跑向门口,砰的一声将门窗悉数关闭。

转身时,面皮全变了,比之叶贞更显煞白如纸。

如果真是拿东西,足以可见皇帝对她起了疑心。皇帝的疑心不比宫妃,自古君王多疑心,黄袍之下无情意。御笔朱砂多屠戮,不见鲜血誓不回。

月儿一步一顿走到烛光里,目光死死落在叶贞快速恢复平静的容脸。那一刻,叶贞能感知月儿微颤的惊惧,比自己更慌乱无措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看了月儿一眼,仿若下定了很大的决心,这才缓缓打开锦盒。

却在打开的刹那间骤然凝眉,月儿一声长叹,一下子瘫软在凳子上,“所幸、所幸不是!否则,真当不知如何是好!”

叶贞愣在当场,许久没能回过神来。

不该是白玉笛子么?不该是这样吗?怎么……怎么是一支合欢花?

“姐姐不高兴么?”月儿不解,不是原先的盒子原先的白玉笛子,不是该高兴么?为何叶贞的神色反倒越发凝重?

叶贞小心的握住锦盒中的合欢花,容色有些凉薄。烛光下,明灭不定的光落进眼中,倒映着异样的流光。合欢?

最好的白粉色,微弱的黄光下有着迷人心魂的微弱香气,缭绕鼻间,晕开清浅的忧伤。娘,您那里的合欢,可曾开尽?可还有这样好的颜色?

“月儿。我出去一下,你先睡吧!”叶贞也说话,只是将合欢花置于锦盒内好生收入柜中,转而朝外头走去。

“姐姐,都这么晚了怕是不周全。”月儿担心的站在门口。

叶贞回眸嫣然,“放心吧,没事。”

月儿也不敢多问,到底她们约定过,永不相问,自然要百分百信任叶贞。见着叶贞走出去,月儿不觉低低咳嗽了几声。伸手便取出身上的瓷瓶,谁知倒了几下,竟是空空如也。当下便慌了神,却是因为这一着急,咳得愈发厉害。

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月儿颤颤巍巍的往外走,谁知刚出宫门,整个人便喘得不行。剧烈的咳嗽让她整张脸都泛起异样的潮红,连带着唇色都微微发紫。身子剧烈颤抖,重重靠在墙角,终是无力的滑落。

死死捂着心口,月儿只觉得宫灯在视线里拼命摇晃。

晃着晃着,便失去了知觉,晕厥在地。

叶贞出了华清宫,沿着阴暗的宫道,快步朝着御花园走去。

落花井旁,合欢树下,那人负手而立。月色当空,银辉落下,颀长的身影拉得老长。她因为一路小跑的缘故,略略喘着气。

“来了。”简单明了的话语伴随着徐徐转身,银色的面具在月光下闪烁其华,刺目惊心。

仿佛料到叶贞会来,他早已在此等候。

叶贞盯着他阴冷无温的银色面具,黑暗中看不清那双眼眸是冷是热,是否还似白日里的温和。只是看着他傲然伫立之姿,便忆起上一次冷剑横颈的冷然。

不由的退了一步,叶贞羽睫轻扇,“你找我到底意欲何为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