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.合欢树下的男子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月光冷冽,寒光灼灼。|www.ziyouge.com|

银色的面具散发着来自九幽地狱的寒冷肃杀,风阴傲然伫立,握着剑柄的手不觉加重了力道。叶贞深吸一口气,目光死死锁定在他的一举一动之上,不敢有丝毫的松懈。

眼前的男子太冷,太过阴邪不定,甚至于她根本无法想象,下一步他会做什么,她又能做什么。

便是在这样诡异而惊悚的氛围里,她看着他走到自己跟前,月光悉数被他遮在身后。幽暗颀长是身影颓然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,直让她倒吸一口冷气,不敢轻易动弹,生怕他的剑忽然又横在自己的脖颈处。

风阴不做声,眼底的光幽暗清浅,比之月色清寒。

但见他陡然拾起叶贞的手,力道之大,不由的让她发出嘶的倒吸冷气之音。

阴鸷的眸子微微敛起,传来他冰寒彻骨的冷冽之音,“忍着!”却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,倒了些白色粉末在她受伤的指关节处,举止没有半分温柔。

虽说都是同样的关慰,白日里的风阴极尽温柔,夜间的风阴却霸道而冷漠,仿佛他只做他自己的,不管她是否愿意承受。

许是被他的举动震住,叶贞不觉脱口而出,“谢谢!”

只换来他越发冷冽的眸光,“不必!”

叶贞愣了愣,半晌没能回过神。却是那冰凉的声音,让她陡然一个激灵,才想起眼前的男子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,断不可轻信,亦不能轻易靠近。

思及此处,待其上好药,叶贞便退开几步,躬身行礼,“不知大人有何吩咐?”

风阴惯来侍奉皇帝左右,想必也知道叶杏那个锦盒之事。既然锦盒是他送来的,其中保不齐也有皇帝的意思。现下事态未明,叶贞不敢轻易下结论,自然也不敢轻易提及那个锦盒。

抬头看一眼顶上的合欢,风阴侧过身子盯着她的脸,月光下,她看不见面具下的表情,却能看见那双冰冷如刃的双眸,一刀刀剜着自己的皮肉,好似要将她生吞活剥。

不由的,袖中的手交叉握住,指尖极度不安的拂过腕上的红丝线,仿佛只有想着记忆中的那张脸,才能找到稍许心安的理由。

“世上有人自诩聪明,却不知往往自作聪明。”他仿若说着佛偈,有种不可言喻的虚空与飘渺,“作茧自缚对你没好处。”

“奴婢不知大人的意思,还望明示。”叶贞眸色微敛。

风阴走到她的跟前,一如前一次那般,修长而素白的手掠过她的眉眼,冰凉的感觉如同来自地狱的冰冷鬼手,正在缓缓破开她的皮肉,欲一尝她血肉的滋味。不由的颤了颤,她不敢动弹,只是攥紧了衣袖,随时准备着最后的抵抗。

谁知他只睨一眼她绷紧的胳膊,攥紧的拳头,却仍旧自做自的,将她鬓间的散发拨弄至耳后。便是这样的举动,让叶贞整颗心都高高悬起,如同置于水深火热中不知该如何举措。

“我不管你在后宫如何,切记勿与皇上抖机灵,我不想自己的剑染上你的血。明白吗?”他说得很轻很柔,语气极度平缓。但听在叶贞的耳朵里却格外刺耳,羽睫止不住轻轻煽动,不知该如何应付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眸色微转,“怕是大人抬举奴婢,奴婢委实没有这样的本事,还望大人明察。”

蓦地,肩头陡然生疼,如利爪挠心。

肩胛处如同被铁锁勾勒,叶贞骤然瞪大眼眸,脊背处传来骨头与硬物碰撞的声响。剧烈的疼痛让她整个人都处于晃神的状态,再回神,却看见银色的面具在自己的视线里寸寸冰凉。

他的手如同鹰爪般扣住她的左右双肩,将她抵在合欢树干上,因为巨大的撞击力度,让树干稍稍移动,竟落下稍许合欢花来。

月色之中,她看见白粉交加的花朵在他的视线里掠过,绽放着妖异而诡谲的颜色。

娇眉凝成霜,贝齿紧咬下唇,不肯发出一丝一毫的呻吟。

浑身骨头宛若被撞散,疼痛刻骨,额头冷汗涔涔而下,瞬时浸湿了衣衫。叶贞全身的力量来自双肩的掣肘,否则她绝对相信,自己定会倒伏在地。

他用实际行动表示对她的惩罚?

“大人若是、若是不信,奴婢也没有办法。”她无力的靠在树干上,任凭他粗鲁的惩罚。

那一刻,风阴盯着她惨白的容颜看了很久,连带着周旁的温度急剧骤冷,心血皆可凝结成冰。眼底的光散了一下,风阴毫无预兆的松开她,犹如方才毫无预兆的发难。

叶贞脚下一软,登时跌跪在地,周身疼痛,浑身微颤。

风阴站在原地良久,背对着她,原本邪冷的肃杀之气渐渐转为一种无法捉摸的幽冷。淡淡的,竟让人又有几分入迷的茫然。

撑着几近散架的身子,叶贞晃晃悠悠的起身,脊背处疼痛难忍。她只能捂着自己的肩头,勉力行礼,“奴婢……告退!”

谁知刚迈开步子,却被他一把扣住手腕,作势一拽竟与他撞个满怀。还不待叶贞回过神,他已将她打横抱起,大步走开。

“大人我……”

“别说话!”他强制性的命令口吻,带着无可置喙的冰冷。

叶贞的心颤了颤,竟如同被施了定身咒一般,愣愣的抬头看着他许久。银色的面具在月光下绽放着诡异的银白,混合着沿途水面荡起的波光嶙峋,恰似锋利的刀刃,泛着迫人寒光。

他走得很稳,呼吸也很稳,却不曾低头看她一眼。

宫道幽冷黑暗,昏黄的宫灯被风吹得四处摇晃,他抱着她从御花园一路走回华清宫。说也奇怪,各宫门口寻日也能见到守卫,今儿个竟然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更有甚至,四周寂静得出奇,连带着鸟鸣虫语都消失无踪。

这样诡异的气氛,让叶贞不觉倒吸一口冷气,不由的攥紧了他的衣角,视线不断的环顾。除了风阴的脚步声,整个世界徒剩下彼此的心跳。

“奴婢可以自己走!”叶贞只觉得愈靠近他,越身心俱冷。

蓦地,风阴顿住脚步,终于低眉看她,目光烁烁如寒光迸裂,“别让我说第二次!”

不管不顾,冰冷无情,及至华清宫门前,叶贞才有勇气从他的怀中跳下来。忍着身子的疼痛,叶贞随即行礼,“多谢大人!”

他定定的看着她,半晌才扯出一个字,“好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