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.永不相问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皇上不喜白玉,以后莫要自作聪明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”他背过身子,单手摁住剑柄,声音清幽而冰凉,却不似方才的冷冽。

“皇上?”叶贞心头一颤,不觉抿紧了唇。有那么一刻,她想知晓,那个锦盒是不是皇上的意思?如果是,为何皇上不杀了她,还允准她活命?是另有所谋还是别有居心?不由捏紧手心,脊背微凉。

风阴直起身子,微抬下颚,银色的面具烁烁其华。风过衣角,墨发白裳,一身阴冷无与伦比,宛若夜间赫然绽放的诡谲彼岸花,有着迫人心神的冷魅邪肆。

没有转身,风阴缓步走在宫灯摇晃的宫道里,仿若方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。他依旧是他,一个人独自走在,任凭风过衣角,也撩不动内心的波澜。

叶贞定定的望着风阴离去的背影,有着片刻的失神。

她不明白,何以他亦正亦邪而又揪着自己不放?何以他神出鬼没,日夜之间判若两人?何以他话有玄机,却又不肯说明白?

风阴……到底意欲为何?

他好似知晓一切,却又不肯打破她原有的计划,分明有意为之,又装作若无其事。叶贞忽然不明白,理不出头绪,这般的若即若离,到底要从她的身上,得到什么?

转身,叶贞头也不回的进了华清宫。

外头的宫灯明灭不定,如同杳渺无踪的前程,未卜的唯宿命尔尔。

推开房门,里头的烛火依旧跳跃着,却不见月儿的身影。叶贞微微一怔,这么晚了月儿去了何处?是出恭?一摸被褥,冰凉的感觉让叶贞的眉头骤然挑起,锐利如鹰隼的眸子霎时迸射迫人寒光!

月儿她?难道跟踪自己?

否则何以不见人影?床榻上根本没有安寝的痕迹,想来打她出门,月儿紧跟着也走了。如此巧合,不得不让叶贞的心高高揪起。

想不到一心相付,终归还是……

不对!不对!似乎哪里不对劲!

据闻风阴武功极高,寻常人根本无法靠近,何况月儿。若是月儿当真跟踪自己,自己浑然不觉倒也情有可原,何以风阴也无动于衷?是刻意为之?还是月儿与风阴、乃至皇上当真有什么关系?

然这般想着又是漏洞百出,若真是有人刻意安排,何至于月儿入宫便挨了打,险些送命?那确实不似装的,诚然是真的。

那么……

叶贞忽然觉得,月儿此人并非想象的简单。

但……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,但凭月儿夜不归宿便认定她有恙,着实也缺乏证据。

冷冷的坐定,叶贞不知该如何做想,如今只想着等月儿归来再做打算。

这样想着,便伏在案上睡着,及至天快亮的时候,叶贞才听见房内有细碎的脚步声。一抬头,却见肩头披着一件薄薄的外衣,迎上月儿略带愧疚的双眸。

“月儿?”叶贞微怔,随即起身。

月儿的眼神缩了缩,似乎不敢正眼直视叶贞,陪笑着收拾了床褥,“时辰尚早,姐姐还是在床榻上歇一歇。”顿了顿又道,“想必姐姐也累了,月儿给你做碗粥,垫垫肚子也算……”

“月儿!”叶贞眸色微转,却是扣住月儿正在翻被的手,“别忙了,我不累。”

“姐姐,其实我……”月儿咬紧下唇,几次张了张嘴,却是欲言又止不知该从何说起,“我今夜其实是、是……”

叶贞定定的看着她微红的面颊良久,眼底的光显然有些异样。握住月儿微凉的手,轻轻置于自己的掌心,“若是觉得不便,那就不用说。”

月儿的眼眶红了一下,眼底的光寸寸成灰,“不是这样的,其实我、我……”

她咬着唇迟疑了许久,依然没能说出口。

眉心微微跳动,叶贞凝眸,略带不敢置信的打量着月儿,手心缩了缩放开月儿的手,却是分外温柔的低语,“莫怕,没事的。还记得我说过吗,你我永不相问。无论你想做什么,只要问心无愧,我都不会拦你!若你觉得需要我这个姐姐相助,只管说一声。明白吗?”

闻言,月儿垂眉低头,狠狠点了点头。

指尖掠过月儿的眉心,撩开她散落的鬓发,叶贞清幽道,“睡吧,天色尚早。”

语罢,便径自走出去。

“姐姐你去哪?”月儿心下一惊,急忙跑到门口。

叶贞站在外头,望着天际即将出现的鱼肚白。天色蒙蒙亮,她的身影消瘦而单薄,却在晨曦中嫣然回眸,“时辰不早了,我自然是去为尹妃娘娘准备早膳。”

月儿愣了半晌,她竟然……什么都不问?

愣愣的望着叶贞离去的背影,月儿捂了捂心口,面色泛着异样的潮红。喘息了良久坐在床沿,神情倦怠而无力。

殊不知叶贞转身那一刻,眸中月华尽敛,寸寸如霜冰凉。

攥紧了衣袖,叶贞脚步沉重,面色更是凝然,及至回廊尽处却是一声轻叹,叹尽人间悲欢世态炎凉。

站在明亮处,叶贞看着天际撕开的口子,微凉的鱼肚白逐渐升起,却晕不开眼角眉梢的愁冷。浑身酸疼,却比不得心头清冷凄寒。许是将来见着多了,便也会逐渐淡漠吧!至少如今,她已然无法释怀。

轻叹一声,叶贞转身消失在回廊拐角处。

无论世间多少悲欢离合,无论将来是福是祸,如今她还活着,永无更改的是宿命。在她还未能看见国公府绚丽的鲜血之色,她没有资格软弱,也不能软弱。寂冷深宫,软弱换来的不是怜悯和同情,而是死亡。

她何尝不知道,自己距离死亡仅有一线之隔。

可是……

小厨房内,厨娘们已经忙碌开来,叶贞抬步走进去。里头的厨娘恭谨的唤她一声姑姑,无论老少,只论尊卑。并非所有的高处都是不胜寒的,在这里,唯有站在高处,才不至于任人践踏!这就是宫闱!

熬了一碗桂圆粥,而后做了一碗精致的莲叶合欢粥。

叶贞瞧一眼桂圆粥,冲着身旁的宫娥道,“把这个给月儿送去,便说是我做的,让她定要吃完。”

宫娥眼中露着些许欣羡,微微行礼,便小心端着桂圆粥走出去。

长长吐出一口气,叶贞捏紧了手心,须臾才抬头敛了眉色,顾自端着莲叶合欢粥走出去。这个时辰,尹妃正好起来,她自然要鞍前马后的好生侍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