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.贵人赵氏蓝衣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今日的尹妃气色不错,大抵今日是新晋妃嫔侍寝的结束,为她带来了新的希望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端坐梳妆镜前,尹妃看着叶贞的一双巧手,为其挽起精致的发髻。只一枚赤金琉璃簪子配着,长长的金丝串米珠流苏逶迤垂下肩头。

用了早膳,尹妃因为心情好,故而由叶贞搀着,款步朝着御花园行去。

柳枝曼曼随风舞,远远瞧着假山下头的亭子里,坐着顾自品茗的宁妃。晨曦薄雾,宁妃清姿优雅,眉目间不染尘埃,衬着一身素色的浅粉色,淡淡如同清晨莲花的感觉。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!

见着宁妃,尹妃的面色稍稍一紧,便慢条斯理的走过去,“宁妃姐姐好生惬意,一大早便坐在此处喝茶,可知茶凉伤身哪!”

宁妃也不搭理,只是顾自摆弄着茶道,清澈的水声流淌在精致的茶具之间。见状,尹妃只得冷哼一声,径自坐下,倒是与宁妃对上了。

放下手中的紫砂壶,宁妃只是睨一眼趾高气扬的尹妃,清幽缓慢的声音悠悠传出,“妹妹不也是起来早么?难不成是为了本宫晨曦踏露,说出去怕也无人相信。”

尹妃眉色微敛,宁妃不冷不热的一句话,足以噎死一个人。不由的神色一僵,羽睫止不住颤了颤。

叶贞上前一步,浅浅朝着两宫妃子行礼,而后冲着尹妃温婉道,“娘娘昨儿个睡不安稳,今夕怕是错过晨露了。不若奴婢再去荷池看看,若是还能收着一些,来日皇上驾临华清宫堪与泡茶奉上,也不枉费娘娘今日的一片苦心。”

如此一说,却让尹妃成了一心事君的后宫典范。这晨曦踏露为的便是这荷叶上少许的露珠,为的就是皇帝一杯清茶,可见着实费了心思。

连带着宁妃都跟着抬头去看叶贞,小妮子心思不小,顺着她的话便解了尹妃的困窘。着实不容小觑!委实聪慧过人!

听得叶贞不动声色的为自己解围,而且还让自己博得贤良之名,尹妃眉目将的愁色浅浅舒展。长袖轻拂,“去吧!”

“是!”叶贞携了月儿行礼,“奴婢定然速去速回。”

自然,说了这话,便是要做做样子的。就算宁妃看出有恙,谅她也不会当面戳穿。

瞥一眼抽身退去的叶贞,宁妃的脸上依旧是不冷不热的淡漠,却清浅道,“想不到妹妹眼光极佳,何时挑了这么个可人儿在身边?倒是叫姐姐好一番欣羡。”

尹妃干笑两声,“姐姐恩宠优渥,何时稀罕过妹妹身边之物?”

宁妃冷笑,“左不过一个丫头,妹妹却也不舍得,果然是越发小气了。”

“妹妹不曾要姐姐的东西,怎么姐姐现在却要妹妹的东西,委实不公平得紧呢!妹妹素来福薄,身边之物原就不多,却不想姐姐倒也惦记着。改日妹妹向皇上讨个人情,为姐姐也挑一个可心的人便罢!”尹妃作势低低笑着。

对视一眼,一个冷傲风华,一个淡漠素雅。

各自心肠,彼此不语。

叶贞自然明白尹妃的心性,便如同玫瑰有刺,不可轻易触碰。趁着给尹妃解围的空挡,叶贞也要做做样子,漫步在荷池边。唤了月儿去取器皿,自己则是在荷池边慢慢留意,看着现下是否还有露珠残存。

但天气越发热了,收集晨露必须早起,如今这时辰怕都已经蒸发得差不多了,残存的也该少之又少。

既然出来了,横竖是要带着一些回去的,免教尹妃在宁妃跟前失了颜面。

正探着脑袋查看满池的荷叶,谁知身后一声冷戾高喝,“放肆!”

叶贞心头一惊,急忙转身,却见一身着玫红广袖流仙裙的女子伫立跟前。貌若寒玉,眉若青黛,凤眸微挑落下冷冽清风。发髻轻挽,着东珠点翠的赤金海棠步摇,长长的绺子垂在鬓间,平添了几分娇媚与温婉。

这装束与这容颜截然不符,叶贞稍稍一怔,便忆起当日栖凤宫赐宴时出言挑衅叶蓉的女子——贵人赵蓝衣。不由的眉头微蹙,俯身行礼,“奴婢参见小主。”

心道,不知这赵蓝衣意欲何为?

谁知那赵蓝衣竟有心为难,冷哼两声抬步走到叶贞跟前,却也不叫叶贞起身。

叶贞垂眉不语,只看见自己的跟前,停驻着一双金银丝交错织就的海棠花纹绣鞋,那海棠的纹路栩栩如生。晨光下,金银丝闪烁其华,教人不敢直视。

脑子里飞速转动,心头想着自己何曾得罪过她?思来想去,唯独想起自己帮着叶蓉找寻香囊来了御花园,大抵是教人看见了,故而赵蓝衣心生嫌隙,只当她与叶蓉是一路人。唯叶贞心头清明,当日不过是叶蓉为了试探自己做的苦肉计。

但遇着赵蓝衣也不能说,否则自己的身份怕是要保不住的。

思及此处,叶贞随即道,“不知小主有何吩咐?”

“哼,咱家小主到此,你为何先前不跪,可是要治你个大不敬之罪?”赵蓝衣还未开口,身旁的宫娥倒先嚷嚷开来。

闻言,赵蓝衣眸色微敛,发髻上的海棠步摇熠熠生辉,赤金花瓣轻盈碰撞,发出极为曼妙的声响,“连翘?”

听得赵蓝衣拖长的尾音,被唤作连翘的宫娥不由的退后一步,不再说什么。

叶贞不说话,依旧伏跪在地,静候赵蓝衣的赐教。

但闻赵蓝衣声色冷冽,“本主记得你,那日便是你与叶贵人一道赏荷,谁知你这丫头这般不仔细,连带着叶贵人一道跌入湖中。不知可有此事?”

“小主所言句句属实。”叶贞心下松了一口气,果然是哪日与叶蓉在一起惹的祸端。

但既然赵蓝衣将自己与叶蓉摆在一处,只怕便没这么容易听自己辩解。多说无益,叶贞复道,“不知小主还有何吩咐?”

赵蓝衣冷哼两声,“这么急着要走,莫非做了什么亏心事?”

叶贞的心当下咯噔一声,看样子今日,赵蓝衣断断不会轻纵自己。思及此处,叶贞敛了面上所有神色,“小主蕙质兰心,自然不会与奴婢开这样的玩笑。奴婢惶恐,不敢有亏。”

“好一张尖牙利嘴!”赵蓝衣干笑两声。

只这笑声,却让叶贞的心砰然如坠冰窖,彻骨寒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