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.离歌 收藏满200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不紧不慢的扳直身子,平静的脸上没有半分波澜,“奴婢多谢小主赞誉。(www.ziyouge.com)只是奴婢奉了尹妃娘娘的命,出来收集露珠,若然耽搁了,只怕小主……”

“哼,你拿尹妃娘娘压本主?”赵蓝衣目光烁烁。

便是无需抬头,叶贞也知道自己的顶上,赵蓝衣听闻尹妃时,面色泛青的表情。尹妃,到底是四妃之一。赵蓝衣不过是个贵人,如今虽说依附了贵妃,但终归还是不得力的。要动尹妃身边的人,怕她还没有资格。

“奴婢并未此意,左不过据实相报罢了。小主若是不爱听,便只当未曾听见。若然有任何惩处,奴婢甘愿领受。”叶贞不卑不亢。

赵蓝衣冷笑两声,“既然如此,起来吧!”

叶贞眸色微转,恭谨起身,只是半躬着身躯呈现温和顺从之态,绝不叫赵蓝衣逮丝毫纰漏。然便是她万般小心,鸡蛋里终归还是有骨头。

但听得连翘一声冷喝,“放肆,小主叫你起身,你却只行常礼而不是大礼,便是这般无状冲突了小主,可知该当何罪?”

“哦,是吗,是冲突吗?怎么奴婢瞧着是你这丫头无状,对着华清宫的教习嬷嬷也敢颐指气使,便是你们家小主尚且未说话,你这贱婢倒开始当家做主了!”一声清凌凌的话语从假山后头绕过来,人未至声先至。

众人心惊,连带着叶贞都颇为诧异,是谁敢这么大胆。赵蓝衣再不济也是贵人,寻常宫女岂能与之如此话语。

身着浅绿色宫服的女子盈盈而至,目光烁烁,及至人脸如同锐利的刀子,仿佛随时可以割开皮肉。脚下轻盈,行动处雷厉风行如同凌燕飞驰。

眨眼间,她已行至三人跟前。身材颀长,五官端正。微白的眉骨上上方,一道剑眉冷冽如刃,浓郁正得好处。

锐眸扫过三人,却教人心头一怔,大有寒冬之感。

盈盈施礼,她行的便是常礼,“奴婢参见小主。”

“你是何人,竟然在后头偷听我们说话?”连翘厉声指责。

眸色微敛,那女子不紧不慢的走过去,剑眉微挑绽放着邪魅阴冷的光泽,“何为偷听,我便从未想过要躲,何来偷听一说?你可听仔细了,我是堂堂正正的听,听得一清二楚!”

“放肆!这是咱家赵贵人,你岂敢……”

还不待连翘说完,绿衣宫女抬手便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摔在连翘脸上,别说赵蓝衣,便是叶贞都半晌没能回过神,到底怎么回事?那女子出手格外快,丝毫不给任何反应的机会。依稀好似……

“住手!”赵蓝衣骤然出声,那连翘一下子被打蒙了,扑通跪在赵蓝衣跟前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赵蓝衣气不打一处来,登时发作,“你敢在本主面前如此放肆,简直要翻了天去!你当本主是何人,竟敢如此狂妄!”

绿衣宫女不紧不慢的躬身行礼,“小主容禀。今儿个这贱婢一口一个咱家,殊不知这宫中尊卑有别。如此轻慢小主的身份,着实该打。奴婢不敢替小主教训一番,免得来日在各位娘娘面前失了小主的颜面,倒是得不偿失。”

“何况小主可曾想过,华清宫的姑姑若是在此受辱,想必尹妃娘娘也是不肯的。左不过一个奴才,卑贱如此,何劳小主动怒?小主乃贵人之身,就算不顾着自己的颜面,也该顾及满门荣耀。若是为了奴才们之间的小事失了小主的风度,这后宫的贤德之名怕是要付诸东流的。”

说完,绿衣宫女又福了福身子,却生生让赵蓝衣哑口无言。

叶贞抬眸,细细瞧着她,容貌虽不是一等一的出挑,却因为两道剑眉与这冷厉的性子,愈发英气逼人。叶贞心中忖着,这女子竟与这宫中的女子截然不同,身上倒有几分江湖的习气。

尤其这声音……

不由的唇角微微上扬,叶贞不动声色,清浅道,“小主若然没有什么吩咐,奴婢告退!”

“哼,你们当本主是可以任人践踏的吗?”赵蓝衣显然已经被气着,整个人微颤着,愠色染尽眉梢,“就算你们说得在理,可是本主乃贵人位份,你们又能奈如何?”

绿衣宫女却不以为意,只是定定看着赵蓝衣怒不可遏的面庞。

叶贞眸色微转,“时辰不早了,尹妃娘娘想来等着焦灼,若是小主觉得奴婢不敬,理应受罚惩处,便带奴婢前去亭子里。想来尹妃娘娘定会为小主做主!到那时,奴婢甘愿受罚。”

收到叶贞这一番冷嘲热讽般的话语,赵蓝衣的面色乍青乍白,难看到极处。既然赵蓝衣有心刁难,也认定自己拿尹妃相压,她便顺了赵蓝衣的心意,委实拿了尹妃作威胁。

她便要赵蓝衣骑虎难下,如今拿她惩处不得,送她去见尹妃也不是。

叶贞虽不欲与人交恶,但既然对方得寸进尺,她便是道高千尺魔高千丈。你与我嫌隙,休怪我与你不对付!

此刻若是有镜子,想必赵蓝衣能看见自己扭曲的五官,以及七窍生烟的模样。

“你们!”赵蓝衣冷然,愤怒的眸子几欲吃人。

那绿衣宫女也是不卑不亢,反倒有几分冷蔑的朝着赵蓝衣行个礼,“小主若然对奴婢心有不满,不如去找奴婢的主子。这奴婢的主子嘛……小主也是识得的,此刻正与尹妃娘娘同席喝茶。小主若然不信,大可自己去看看!”

闻言,叶贞稍稍一怔。

难道她是……宁妃宫里的人?

不由凝眉,叶贞心下犯疑。宁妃虽说是个妃位,但是素来与世无争般的在后宫度日,何来卷着这么个泼辣的宫人?退一步讲,宁妃的心性,怕也容不得这般凌厉的女子,何以现在……将这女子的姿态,仿若一种空若无物,又好似根本不将宫规礼仪放置心中。

她这般容色,显然有一种主子的派头。

“离歌!”一声冷冷的低唤,伴随着细碎而整齐的脚步声款款而至。

叶贞心头一惊,这声音……

赫然抬头,却见宁妃端庄款至,长袖轻拂,看着绿衣宫女幽幽启唇,“离歌,你过来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