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.北苑那贱人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蓝衣几乎是颤抖着被人搀回去的,尹妃瞧着一场好戏,心情舒畅了不少。(www.ziyouge.com)宫中长日漫漫,尹妃寻思着甚是无趣便去了御马苑,不教叶贞随着。

听说御马苑三五日便有一场驯马表演,还有马上蹴鞠之类。左不过除了嫔位以上的女眷,其余人等悉数不得入内。

月儿赶回来时,叶贞正往假山上头走。

方才宁妃离去时,她眸色一瞥,竟然瞧见一抹出水天蓝的身影,当下便起了疑心。

微微一怔,月儿手中拿着瓶子快步追上去。

及至假山上头,却见叶贞娇眉微蹙,面色有些异样凝重,不觉低唤道,“姐姐,你不舒服么?面色这般差?”

自然,月儿是不知道方才与赵蓝衣发生的事情,否则绝然是要跳脚的。

叶贞不说话,只是看着那一抹蓝色的身影渐行渐远。

“那是谁?”月儿不解。

低眉冷哼两声,叶贞眸色无温,“叶美人。”

月儿微怔,不觉蹙眉,“可是发生了何事?”直觉告诉她,在她离开后,这里发生了某些事情,以至于叶贞的面色如此难看。

叶贞凝神了许久,才缓步走下假山,“没什么事,做事吧!”

既然叶贞不说,月儿自然也不会问,扭头看一眼叶杏离开的方向,心里有种隐隐的不安。好似每次提及叶氏姐妹,叶贞总会变得郁郁寡欢。许是……

这头,叶杏与梧桐快速离开。

“小主这是为何?”梧桐不解。

叶杏凝着眉,面色极为不好。天蓝色的衣衫随风而动,眉目间的凌厉越发加深。深吸一口气,胸口的起伏带动蓝色的蔷薇刺青若隐若现。

“你觉得那身影像不像一个人?”叶杏眯起危险的眸子,那张脸,那双眼睛,她抵死都不会忘记。不由的攥紧了衣袖,隐隐觉得心口如同火烧般灼热。

梧桐微微一怔,“小主的意思是……”

站住脚步,叶杏凤眸微扬,眼底寒光灼灼,“当日她入宫选秀,却不料金殿落选反倒做了宫婢。是本主亲自送了她母亲上路,亲自灌她喝了红花毁了容貌,亲自将她赶出国公府大门。”

当时左不过意气,想看见叶贞被人践踏永世不得翻身。然,当叶赫告诉派人告诉她,叶贞兄妹自当夜便不得所踪时,叶杏却委实后悔!

后悔当日没能斩草除根!

可惜,为时已晚!

当日国公府以暴毙之名消去了宫籍档案,那如今这个叶贞……到底是谁?只是她的脸上似乎不留疤痕,容颜与昔日的叶贞诚然也是不同的。

叶杏觉得脑子有点乱,两个叶贞除了名字相同,委实也没什么相似之处。

但不知为何,看到眼前这个叶贞,她竟有种莫名的心慌心悸,也不知是否当日未能斩草除根的后怕?

总归叶贞这个名字,便如同梦魇,让她安心不得!

梧桐霎时瞪大眸子,“小主的意思是,三小姐?”此言一出,顿时换来叶杏冷厉的眸子,梧桐忙不迭改了口,“是、是北苑那贱人!”

深吸一口气,叶杏无法确定,但凭一个背影何曾说得清楚。容貌不同,心性不同,她到底是不是叶贞?

“到底是与不是?”叶杏凝眉不解。

“小主不若去找贵人,许是能知晓些真相。”梧桐道。

叶杏摇头,“长姐称病静养,你当她是傻子么?事到如今,她岂会对我实话实说。就算还有些姐妹情分,便也是冲着国公府的门楣罢了!到底,我们也不是一母同胞!她是嫡,我是庶,多少也是心存忌讳。”

语罢,叶杏面色愈发沉冷。

梧桐撇撇嘴,“小主,许是小主多疑也不一定。”

“此话怎样?”叶杏一顿。

“前儿个时候,不是听得贵人与华清宫的宫婢一道落水吗?小主还叫奴婢去打听贵人的身子,奴婢私下里问过,好似便是这个叶贞姑姑,彼时她还不是教习嬷嬷左不过一个寻常宫婢呢!”梧桐认真回忆。

叶杏松了口气,“这是本主也听得,都说那宫婢险些淹死,还是小公爷使人送回去的。”

转而暗忖,“难道真不是她!”

梧桐颔首,“想来不是三……不是那贱人!小主是知道的,那贱人水性极好,岂会轻易被淹死。何况当时贵人在场,想必是装不出来的。否则,贵人岂会轻饶她。”

“左不过长姐待她素日不错,是不是一时心软?”叶杏还在犹豫。

梧桐又道,“小主,贵人素来心软,只是如今实况不同,放虎归山的道理贵人定然心知肚明。那贱人离开时恶毒的诅咒,若然当了真,岂非要对国公府不利。故而贵人就算不为自己,也会为了国公府,决意不会轻纵的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叶杏颔首,提到国公府,叶蓉是绝对仔细而决意不会心慈手软。

想来叶蓉比任何人都清楚,朝堂与后宫密不可分。若然母家失了势,对她而言有害无益。

“小主宽心便是,何况料那贱人也没这般本事。已然被消去了宫籍档案,又如何能进得宫闱?人有相似,何况是姓名。小主看华清宫的叶贞姑姑,哪里有分毫像北苑那贱人。”梧桐继续道。

国公府三小姐早在入宫前就被消去了宫籍档案,想必是进不了皇宫的。只是想起不久前的掖庭走水,叶杏隐隐觉得内中是否还有蹊跷?

只寄希望于自己多疑,叶杏轻叹一声,“大抵是本主太紧张了,一个贱人罢了,想来若真的是她,长姐也不会轻饶她。”

梧桐顺势道,“正是。小主不妨想想,上一回夺宠,还亏得华清宫。奴婢私下里问过弄画身边的人,虽没人看得清楚,但着实有人看见。说是年岁极轻,容貌看不清,大抵就是这位叶贞姑姑。”

叶杏顿了顿,想必这两个叶贞果然不是一人。

否则叶贞身负母仇,岂会帮她夺宠?那贱人离去时怨毒极深,自然不会帮她,早恨不能吃了自己。

这般一想,心里便松懈了不少,唇角清浅绽放着笑颜。仿佛心头疑云散去,通体舒畅。

又听得梧桐机灵的夸赞,“小主天生丽质,皇上自然喜欢得不得了。小主该好好想着,今儿个夜里如何侍奉皇上,来日必定富贵无限。”

叶杏笑得妖娆,“赏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