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3.你们认识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皇帝二度召幸叶美人,这消息自然是不胫而走,举宫皆知。|www.ziyouge.com|

尹妃心里着实不是滋味,奈何这才刚开始,也是自己一手促成,她只能按捺住。听着叶贞所说的,平复自己的不忿。须知登上后位,自然要能忍人之不能忍。

安抚了尹妃,侍奉其安寝,叶贞缓步走出来,抬头望着夜幕沉沉。

月儿往内探了探,“姐姐?”

“回去再说!”叶贞二话不说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月儿紧跟在后退,神色凝重。

进了屋关了门,月儿才道,“姐姐,娘娘那边神色不佳,今儿个是叶美人侍寝,怕是娘娘要迁怒于你吧?”

“这倒不会。”叶贞摇头,“大抵过不了多久,娘娘便会看见叶美人的价值。月儿,凝香殿那头还有人盯着吗?”

月儿颔首,“照姐姐的吩咐,一直不敢撤人。”

“近两日更要注意,怕是有人要耐不住性子了。”叶贞自倾一杯茶,慢慢喝着,眸色却如同跳跃的烛火,绽放着明灭不定的光泽。

“姐姐这是何意?”月儿不解。

叶贞放下杯子,“你不是说凝香殿的后门夜夜都开着么?”

“是。”月儿点头,“自从叶美人侍寝后,凝香殿的后门便昼闭夜开,也不知什么缘故,日日如此,到今日也是这般。姐姐这般问,莫不是里头有什么关窍?”

“你且看着吧,门开着自然是迎客的。总归是要有客来访!”叶贞也不说明白,“小心盯着,别叫人发现。”

月儿颔首,“姐姐安心便是。”

“对了,今儿个我见着一熟人!”叶贞笑了笑,烛光下晕开朦胧的微光,教人挪不开眼睛。

“熟人?姐姐这宫中还有熟人?”月儿迟疑,不敢置信的坐在叶贞身边。

叶贞不紧不慢的为她倒了一杯茶,“便是入宫那日你与锦秋撕扯,是她带了执事王公公。你我能入冷宫,还亏得她。”否则那一场闹剧也终究只是闹剧,是宫女们间于无趣中做的无趣事,哪里能入了王公公的眼睛。

当日她正愁没有理由找个僻静地方疗养脸上的伤,正好月儿与她帮了自己,也算是错有错着,也算是缘分使然。

月儿微怔,羽睫扬起,“姐姐遇见了?”

“嗯。”叶贞看来月儿一眼,眸敛月华,“她叫离歌,如今在宁妃的月华宫当差,颇得宁妃钟爱。”

“姐姐如何得知?”月儿闪烁着明亮的眸子,唇角勾勒出清浅的笑意。

叶贞只是淡淡的瞅了月儿略带得意的容色,笑道,“宁妃娘娘为了她杖责赵贵人身旁的宫女,能为一介宫娥恩威并施的惩处宫妃,还算不得钟爱么?”

月儿颔首,“那自然算得!”

慢慢喝着茶,四下一片寂静无声。叶贞突然问,“你们可识得?”

月儿猝不及防,竟脱口而出,“自然……”犹豫了一下,月儿才意识到自己嘴快,竟有种上了当的错觉。面色红了一下,唇角微微抽动,镇了心神道,“自然不认得。”

叶贞面无波澜,仿若方才的话语全然没有放在心头,依旧淡淡如寻常,“不认得也是实情,彼时你晕厥着,自然瞧不真切。来日我便教你们见上一面,总归你我相识一场也是源于她。这样的恩德,到底不能平白无故身受的。”

“都听姐姐的。”月儿松了口气,却没瞧见叶贞微微扬起的唇角,似笑非笑的容色。

语罢,月儿垂下眉眼,显得有些倦怠。

叶贞看了她一眼,“你今日神情倦怠,怕是昨儿个夜里着了凉。便是这般不仔细,这么大的人还踢被子。夜里看都看不住,着实教人不放心。”

月儿吸了吸鼻子,今日确实有些异样,好似惹了风寒般浑身不想动,若有鼻塞之状。

摸了摸自己微凉的面颊,月儿撇撇嘴,“诚然是着凉了,早知道就钻姐姐的被窝,想来也不会冻着。”

叶贞无奈的摇了摇头,门口走来一名宫娥,双手端着一碗药。

“姑姑,您的药煎好了!”那宫女恭敬的将药汤放在桌案上。

“知道了!”叶贞拂袖,那宫女便退了下去。

月儿心惊,“怎么姐姐病了?”

“这药不是给我喝的。”叶贞道,“你快些喝了吧,否则风寒加剧,可是要祸害我的。若然连我都病了,犯了尹妃娘娘的忌讳,你可要吃罪不起!”

望着黝黑的药汤,叶贞所言不虚,若是自己的风寒传染给叶贞,岂非连累叶贞?

月儿端起汤碗,“姐姐,我怕苦。”

叶贞望着月儿孩子般将五官都挤在一处,不觉莞尔,自袖中取出一个巾绢,打开来却是几颗蜜饯,“早知你这性子怕是不肯喝药,看,我已然给你备下。这蜜饯还是新作的,原是奉与尹妃食用,我悄悄给你留了几个。”

“亏得姐姐照拂,知道月儿喜欢吃甜食。”月儿一咬牙,将汤药一饮而尽。

完毕,急忙将蜜饯塞进嘴里,清一清口中的苦涩滋味。

“好吃么?”叶贞笑得恬淡,“比之寻常酒肆茶馆里的如何?”

月儿重重点头,“比以往的都要好吃。”

叶贞不说话,只是瞧着月儿孩子般的稚嫩。真说不出她是单纯还是缺心眼,这般心智也敢入宫,委实不要命了!

寻常的茶馆酒肆是没有这样好的蜜饯,唯有……

轻叹一声,叶贞将剩余的蜜饯放在月儿手心里,“慢慢吃,别噎着。”

语罢,缓步走到门口,望着外头皎皎明月,脑中思绪万千。微凉的手,缓缓触摸着腕上的红色丝线,听着自己胸腔里的心脏,砰砰砰的跳动着。

月儿愣了愣,也不知自己是否哪里言语不当,跟着走到门口,“姐姐你怎么了?”

“我没事。”叶贞扭头看她一眼,眼底的光深浅不一,却用微凉的手拂过月儿的面颊,浅浅道,“莫怕。”

闻言,月儿正欲开口,却见着有人从宫门口急匆匆跑来。及至跟前,月儿一眼便认出是自己安排在凝香殿的探子。

听得探子匆忙对着叶贞道,“姑姑,凝香殿来人了。”

叶贞容颜骤变,冷笑两声,“很好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