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.夜半客从何处来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凝香殿内,烛火盈动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

碧夏快速走进叶蓉的寝殿,俯身床前低低唤了一声,“小主,来人了。小主?”

叶蓉睁开眸子,缓缓坐起身子,却是不紧不慢的扬起眼角,容色平淡镇定,“是从后门进来的?”

“嗯。”碧夏搀了叶蓉起身,“是栖凤宫。”

微微颔首,叶蓉的脸上没有半分讶异,只是伸手揽过碧夏递上的披肩,慢条斯理的披着往外走,“人呢?”

碧夏快步跟着,“人已在偏阁。”

“是元春?”叶蓉边走边问。

“是。”碧夏手执宫灯,快步领路回廊,直接将叶蓉引入偏阁。

偏阁内烛光羸弱,元春冷然伫立。虽说不是主子,却因在在贵妃身边侍奉得久了,难免沾上点主子的性子,竟也如同半个主子般寻常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。

碧夏率先进去,冲着元春福了身子,“姑姑,小主到。”

元春转过身,一袭青灰色的衣衫,在夜里极为灰暗,着实不易教人察觉。

只一眼元春的衣着,叶蓉的心里便明了几分。

轻声浅步,叶蓉走进偏阁,见着叶蓉,元春也不大礼参拜,只是清浅的福了身子便道,“小主安好。奴婢参见小主!”

叶蓉也不计较,只是佯装低眉咳嗽,施施然坐下,“姑姑多礼,还是坐吧!”

“小主的身子还没好么?”元春似试探,又似别有所图。

“原只是伤寒,谁知吃了几帖药总是不见好,如今还是拖着,倒教姑姑笑话。”叶蓉不动声色的回答,看了碧夏一眼,碧夏随即退出去将门关上。叶蓉这才又道,“姑姑素日常伴贵妃娘娘左右,此番漏液前来不知贵妃娘娘有何吩咐?”

元春忖了片刻道,“娘娘惦记着小主的身子,白日里也不便打搅小主的静养,生怕落人口实,这才遣奴婢夤夜拜访。若是小主不便,奴婢先行告辞。”

语罢,元春作势要走。

叶蓉又是轻咳几声,幽然道,“姑姑还是坐一坐吧,本主也甚少与人说话,姑姑权当是替本主解解闷。正好,姑姑也可以好好想着,贵妃娘娘是否另有吩咐。”

闻言,元春颇为满意的望着叶蓉心智过人之举。

言行举止尤为得当,既说得清楚,也教外人听不清楚。不可不谓之小心谨慎,如此之人才堪与贵妃作用。

思及此处,元春便继续坐回去,清浅笑道,“小主身子不适,故而不能侍寝。娘娘念及小主的身子,时常悬心牵挂,如今新晋妃嫔皆已侍寝作罢,独独小主尚且病中。这事……”

“请姑姑回禀娘娘,嫔妾并无二心,至于侍寝之事……”叶蓉轻咳几声,眉目漾开淡淡的光华,却不叫人看清眼底的神色,只是垂下睫羽宛若自叹道,“原是叶蓉福薄,偏生得这一副不争气的身子,哪里能怨得了旁人。”

“于娘娘如此牵念,叶蓉已经心生感激,不敢有丝毫非分越矩之想。”叶蓉轻叹着,徐徐起身,竟冲着元春福了身子,“还望娘娘好生珍重,娘娘位同副后执掌六宫,想来日夜操劳。叶蓉没有旁的本事,唯有日日在佛堂里诵经,愿为娘娘祈求福泽永固,早日凤栖梧桐。”

元春搀了叶蓉起身,却将她身子虚弱的晃了晃,不觉跟着叹息一声,“小主还是自己当心吧。须知这宫里的女人,最珍贵的便是身子。有了身子才会荣宠,才有前程。”

叶蓉颔首,温柔浅浅道,“姑姑所言极是,叶蓉必定铭记在心。”

“小主多礼,奴婢愧不敢当。”元春含笑点头,“小主收拾一下随奴婢走一趟吧!”

眸色微转,叶蓉凝眉,“去哪?”

元春扳直身子,目光烁烁,“贵妃懿旨,请小主入栖凤宫一见。”

贵妃的愿意,若然叶蓉心生不忿,便不必召见。若然叶蓉知情识趣,识得大体,便让元春带着她来栖凤宫一趟。

自然,叶蓉素来聪慧,便从元春一袭灰布衣衫,尽褪日间的奢华便可想见,贵妃有意让元春来试探自己。这样不着痕迹,本就是刻意为之,大抵贵妃还不想让人知道她暗中召见自己的事情。

既然如此,元春第一次起身要走,叶蓉便知道元春是有意试探。

既然是试探,叶蓉料元春没有这样的胆子,定然是贵妃授意。贵妃高高在上,所思所想自然是拉拢新晋妃嫔。自打叶杏夺宠,贵妃便知叶杏身后有人,自然是不肯重用的。反之,自己一贯称病,佯装淡漠承宠,贵妃便觉得自己颇有心思。

是而终于在叶杏此次被召幸时,贵妃派元春来传召。

有脑子而又不喜争宠的女子,贵妃用着不放心,但却舒心。

跟聪明人说话,自然是省心省力。

叶蓉低低垂着眉目,“只是嫔妾的身子,怕扰了娘娘。”

元春轻笑,“既是娘娘传召,小主跟奴婢前往便是。”

闻言,叶蓉颔首,“姑姑稍等。”说着便开了门纵碧夏进门,元春顾自走出去,站在外头等候。

不多时,便有人瞧着碧夏随元春走出了凝香殿的后门。

等到叶贞听到回报,当下便凝了眉头。

只怕事情并非这般简单,只是……

“姐姐,左不过是碧夏去了栖凤宫,何至于这般凝重?”月儿不明所以,却见叶贞站在宫灯下头,娇眉紧蹙。

贵妃到底启用了叶蓉,想必这后宫是越发的热闹了。凭着叶蓉的心思,她绝对相信,在这后宫鲜少能逢着敌手。别看叶杏如今风光无限,却是身处险境而不自知。

叶贞忽然想知道,叶蓉跟贵妃到底能说什么?除了后位,除了争宠,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

亏得贵妃仔细,也不轻易教人看见她对叶蓉的启用,让叶蓉得以成为最安静的棋子,安插在后宫之中伺机而动。如此低调委实还有第二重意思,若是教人知道她与叶蓉相交甚密,只怕会教前朝以为鲁国公府与盈国公府已然联手。

两个国公府素来不睦,自然不能轻易打破这样的制衡局面。

何况,还有个虎视眈眈的东辑事!

叶贞握紧拳头,眉目生冷,心里陡然一种寒凉的想法。

鲁国公府早已大不如前,若是依附盈国公府……她愕然抬头,许是打从叶氏姐妹入宫,国公府打定的便是这样的主意!否则叶蓉何至于宁可罢宠,也要刻意靠近贵妃?绝然不是贵妃于后宫地位至高,这般简单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