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.娘娘千岁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撤吧!”叶贞忽然冲着月儿道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

月儿心惊,“姐姐不等碧夏回来?”

“去的是叶贵人,不必等了。”叶贞拂袖而去。既然叶蓉已经跟贵妃联手,她自然不必再派人盯着,否则早晚会被贵妃发现,到那时……后果不堪设想。

两国公府联手,此事非同小可。

她突然有些期待看见,自己高高在上的父亲,对着盈国公卑躬屈膝的谄媚讨好,该死怎样的嘴脸?可有下狠心将他们丢弃在北苑自生自灭时的凌厉霸气?可有置亲生骨肉,枕畔女子于死地时的果断决绝?

低头嗤笑两声,这样也好,国公府联手,也省得她逐个对付。

不多久前朝的局势会越发明显,国公府对东辑事,且看鹿死谁手,笑古看今又是何人!

漫步走回华清宫,叶贞想着,若是慕风华知道这状况,不知该作何感想?大抵还是会阴森森的抚着他的白玉笛子,冷哼一声,而后说:怎么办?作死的东西,你却要来问我,倒是你看着办!否则留你作甚!

那口污秽足够他嫌恶半年的,短期内他大抵都会距她远远的,用瞧瘟疫般的眼神看她。

叶贞至今想起慕风华当日狼狈离开的模样,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。所幸宫中无人敢提,否则她便要置身风口浪尖,慕风华定然也会剥了她皮。

月儿跟在叶贞身后,自然也不敢问,只是依照叶贞所言,撤掉了凝香殿外头的人。

事实诚然也似叶贞所料,元春领着人进了栖凤宫的偏殿。乍一眼,洛丹青也是稍稍一怔,随即眸色恢复原有的淡然从容。

听得元春上前行礼,“娘娘,人来了。”

言罢,自其后头走上身着宫女服的女子,却是清浅上前,恭敬福身,“嫔妾参见贵妃娘娘,敬祝娘娘千岁金安。”

洛丹青尊华无限,端坐案前,缭绕迷人的百花清香杳渺升起。殿内掌灯熄灭半数以上,让整个偏殿呈现着模糊不清的错觉。

手中握佛珠,洛丹青眉目微合,“本宫道是何人,原是叶贵人。只是今夜这身打扮,倒让本宫另眼相看。”

“娘娘谬赞,嫔妾愧不敢当。只嫔妾现下是病中静养,故而不敢轻易出门,怕惹下祸端累至娘娘心烦。”叶蓉不紧不慢的开口,“娘娘素日操心六宫事已然费心费神,嫔妾薄柳之姿实不敢劳娘娘挂心。”

“你倒是个懂事的。”洛丹青起了身,手中的佛珠在烛光下绽放着微凉的琉璃色,“起来说话!”

“谢娘娘!”叶蓉起身。

洛丹青终于细细打量着她,虽说不及叶杏的妖艳多姿,眼前的叶蓉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力。宫装素颜,眉目间晕开清浅的淡然自若,目光平直无斜视,周身散发着幽兰之气。话语间平静柔和,却如同鸿羽般可以轻易的撩动心魂。

定定的看着叶蓉眉心朱砂,洛丹青点了点头,“委实不错,是个出落大度的女子。”

叶蓉垂下眼帘,一副恭谨温顺之态。

须臾,洛丹青敛了眉色,这才正色道,“你可知本宫召你所谓何事?”

叶蓉颔首,低低道,“嫔妾妄自揣度,想来是因为舍妹得蒙圣宠,而嫔妾……娘娘执掌六宫,许是觉得嫔妾可怜罢了!”

轻叹一声,洛丹青眉头微挑,“本宫要听实话!”

闻言,叶蓉眸色微转,突然伏跪在地,声音略带哽咽,“嫔妾句句属实。”

洛丹青骤然低眉看她悲伤之态,手中的佛珠缓缓转动着,“后宫蒙宠本是常事,得不到荣宠本宫从未觉得可怜,至绝可恨可杀。若然连皇宠都无法自己争取,死在这寂寂深宫,也是自作自受,怨不得旁人!”

面色微红,叶蓉咳嗽几声,不改恭谨伏跪之姿,“嫔妾承教于娘娘,定当铭刻于心,绝不敢忘。此身愿寄娘娘身旁,鞍前马后万所不辞,绝不做碌碌之辈辱没门楣。”

“很好!”洛丹青要的,便是这句话。

叶蓉心知肚明!

蓦地,洛丹青凝了眉冷道,“现下叶美人得蒙圣宠,风头远胜于你,不知你又当如何?”

叶蓉深吸一口气,自知这是洛丹青的试探,终于抬头斩钉截铁道,“日久天长,来日未可知,娘娘放心便是。”

“好!”洛丹青冷笑两声,“本宫就等你的来日方长!不过你这妹妹倒是厉害,想必身后大有人在。”

“想来娘娘早已知晓。”叶蓉谨慎道。

洛丹青颔首,“六宫皆在本宫掌控,料那些幺蛾子也翻不出天去。”随即冷眉,“本宫刻意叮嘱敬事房,取下你的绿头牌,是想让你养精蓄锐以不变应万变。其中意思,你可明白?”

叶蓉心下一顿,早知其中有恙,原来是贵妃取下了自己的绿头牌。

初次侍寝被叶杏夺去,如今贵妃……

但听得洛丹青让自己以不变应万变,便已经明白自己成了一枚棋子。鲁国公府不比盈国公府,如今盈国公兵权在握,朝野上下除了东辑事,放眼看去谁能抗衡?这一点厉害,叶蓉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临出门前,父亲也曾这般交代过,必定要在后宫立足,否则以鲁国公府现如今在朝中的地位,只怕能用四个字形容:岌岌可危!

随时一场风吹草动,国公府都会被吹跨!

思及此处,叶蓉毕恭毕敬的跪身磕头,“嫔妾明白。谢娘娘抬举,以后定然以娘娘为尊,勤侍左右永不背离。”

元春适时过来搀起叶蓉,细语关慰道,“小主,咱家对小主着实青眼相看,小主诚然有心便好生将养着身子,来日定有气候。”

语罢,听得洛丹青轻叹一声,“并非本宫逼你,着实是后宫之行,容不得半分差池。你该知晓,后宫最不乏的便是年轻貌美的女子。韶华易碎,以色侍君能好几时,唯有握在手里的才是真实。本宫抬举你,委实是含了指望,你莫要自负前程。”

叶蓉重重颔首,“嫔妾定不负娘娘,敬祝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
一语既出,彼此心照不宣。

洛丹青轻笑着,眉目间流光微转,却是道不尽的宫闱杀机。

一句千岁,足以代表一切!那是后宫之中,高不可攀的终点,也是世间女子难以企及的华贵巅峰。只可独一无二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