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.要一幅画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也不去计较叶蓉何时回去,总归是要回去的,只是这一次的局面怕是不同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凭着国公府的关系,叶蓉定然做了贵妃手底下的人。既然如此,这叶氏姐妹之间的戏码只会越演越烈,果然好看极了。

隔日,叶杏风华无限的被送回含烟阁。六宫皆知,皇帝对叶美人的荣宠,对于新晋妃嫔之中格外刺目。

闻之,叶贞依旧淡然处之,是她一手促成,自然是早有预想。

外头天色阴霾,想必午后是要下雨的。

叶贞抬头看了看天色,却将月儿半带无奈的回来,心下一顿,“月儿,怎么了?”

双手一摊,月儿冲着叶贞便道,“姐姐瞧着快下雨,所以让月儿去落花井捡了那合欢花,谁知按着姐姐的吩咐,落花井是找到了,可是哪里有什么合欢树呀!分明是一棵歪脖子枣树,上头,寻不着半点合欢。”

“没有?”叶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你可找仔细么?”

月儿颔首,“前后左右都找了,着实不见姐姐说的合欢树。月儿想着,定然是姐姐记错,指错了方向。”

叶贞凝眉,“确定是落花井么?”

“自然是。”月儿斩钉截铁的回答。

心头忖了片刻,叶贞愣愣的点头,“哦,那便是记错的,不必找了。”

总归是碍了眼,如此也好,诚然是一了百了。

转头问道,“月儿,乾元殿那头有何动静?”正问着,顶上一记炸雷,看样子快要下雨了。伸手便拽过月儿走到廊檐下头,也不知这雨何时能下。

抹了抹额头的汗珠子,月儿微喘道,“叶美人刚刚被送回去,皇上业已上朝。姐姐可没瞧见,那叶美人着实风光不少。”

“恩宠优渥,自然是风光的。”叶贞笑了笑,“你且看着含烟阁的门槛,大抵都要被踩烂了。宫中人心如此,已然司空见惯。”

“姐姐?”月儿压低声音,“那尹妃娘娘这边会不会迁怒于你?”

叶贞摇头,微凉的手拂过月儿的眉心,“傻丫头,尹妃娘娘要的,不是这个。”

闻言,月儿瞪大眸子看着叶贞,却将叶贞只是轻叹一声,“下去做事吧,晌午怕是要下雨的,记着小心点,别教雨淋了自个儿。明白吗?”

月儿含笑,“恩,月儿省得。”

“还有,今儿个的药,可是喝下?”叶贞问。

“业已喝完。”月儿噗嗤笑着,“姐姐如今做了姑姑,变得愈发嘴碎。”

叶贞作势瞪了她一眼,“不知好歹的死丫头!”

望着月儿走开,叶贞想着,等午后尹妃睡下,便要出去一趟。若然事事都让旁人抢了先,只怕自己这条命,早晚要断在他的手里。

横竖,他们也算有约在先。

只是上一次……

敛了眉,内里尹妃传唤,叶贞快步走进寝殿。

“娘娘?”叶贞恭敬行礼。

尹妃侧卧在软榻上,眉目恹恹的,仿若精神不似很好,“叶美人可是回去了?”

叶贞颔首,蹲跪在榻前,轻轻的为尹妃捶着腿,“是。皇上业已上朝,叶美人自然是要送回去的。”

“这叶美人想必欢喜得紧。左不过本宫这华清宫,却是越发冷清了。”语罢,尹妃懒懒的扬起浓密的羽睫,挑眉看着神色平静的叶贞,“贞儿,你可懂本宫的意思?本宫业已半月有余未曾看见皇上了。”

“色衰而爱弛,本宫自然明白,比不得那些年轻貌美的女子,只是但凡女子,无不想得到夫君之心。奈何本宫的夫君是皇上,自然无法一人独有。然本宫尚存一丝念想,惟愿哪日得了皇上些许心思,便也死得瞑目。”

说完,尹妃又是一声轻叹。

叶贞不是不知道尹妃的言外之意,只是如今争宠才开始,太早的锋芒毕露,显然就是将自己置于风口浪尖,绝然不是好事。

但……

尹妃所说也不无道理,后宫佳丽三千,若是长久不出现在皇帝跟前,势必会让皇帝淡忘。皇帝成日见着那些年轻的面庞,想来早晚是要厌倦旧容颜的。

叶贞眉色微敛,转而道,“娘娘想见皇上,倒也不是没可能。”

“果真?”尹妃面色平静,只是拖长了尾音,带着几分怀疑。

“奴婢听闻娘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尤其这画技更是神乎其神。”叶贞道,“不知娘娘可愿为皇上作一幅百花争艳?”

尹妃愣了愣,“这是为何?”

“娘娘近日神思不佳,却是连皇上的生辰也忘了么?”叶贞低低的提醒。

闻言,尹妃咻的一声坐起身子,神色惊愕,“浑然是忘了,果真该死!该死!”转念一想,不觉凝了眉,“你今年进的宫闱,何以知晓皇上生辰将近?”

叶贞不禁莞尔,“娘娘没瞧着栖凤宫已然开始布置么?奴婢想着,宫闱中近日诚然并无什么大喜事,但能入得贵妃娘娘眼睛的定是大事。这大事么,想必跟皇上脱不得干系。娘娘知道,栖凤宫的嘴巴最严,奴婢费了好大的气力才晓得,皇上的生辰便在这几日。”

早些时候在国公府,听得府中人说起过,说今年皇帝下旨,黄河两岸久旱无雨,庄家颗粒无收,故而今年皇帝的生辰不予操办。

如今见栖凤宫悄悄布置,也不告知任何人妃嫔,想必也是当做家宴为皇帝庆生。也亏得贵妃,心思何其缜密,又留住了皇帝的颜面,又不至于让皇帝落一个出尔反尔之名。自己还博了贤良之名,果然是一石三鸟。

尹妃眉色顿住,“栖凤宫?”

叶贞当然知道尹妃的心思,栖凤宫若是操办起来,绝对没有华清宫什么事。后宫无后,贵妃执掌六宫,明面上她们岂能与贵妃争夺。

栖凤宫已经开始紧锣密鼓的操办,尹妃自然失了先机,不由的神色黯淡下去。

见状,叶贞反倒笑了笑,“娘娘莫要心焦,贵妃为皇上操办生辰,是因为贵妃执掌六宫。但所办家宴,必定要宴请六宫,到那时娘娘便能见到皇上。奴婢保证,只要皇上见了娘娘的妙笔,定与娘娘青眼相待。”

尹妃微怔,“只是一幅画?”

叶贞颔首,“百花争艳,足矣!”

“好!”尹妃重重点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