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.直钩垂钓,愿者上钩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姐姐你这是作甚,外头雨下得这么大,何苦还要出去,万一受了寒可是了不得。(www.ziyouge.com)”月儿直嘟囔,去取了一碗姜汤灌叶贞喝下。

叶贞打趣道,“便是我这嘴碎的毛病都传染给你,连带着你也这般多嘴长舌。”

月儿撇撇嘴,“姐姐又取笑我。”说着便帮叶贞系好腰带,继续道,“姐姐都打喷嚏了,待会还是吃些药才对。今儿个夜里月儿守夜,姐姐一个人睡可要盖好被子,万莫再着凉。”

“你自己的风寒还没好全,守夜的时候记得带上外衣。”叶贞笑了笑,便走出去。想着这个时辰,尹妃也该醒了,自当要去侍奉。

许是先前被灌了红花的缘故,身子本就偏寒,如今着了雨,愈发有些低低的咳嗽。叶贞自己侍奉尹妃睡下后,自己也寻了药吃后睡下。

黑暗中,叶贞嗅着一股曼陀罗的香气,骤然起身。

不对,房中有人!

要知道自己与月儿从不用香,何来这诡异的香气?当下脑子嗡的一声,整颗心都高高悬起。

没有烛光没有月光,房内伸手不见五指,但不影响她看见那抹黑影的确切位置。仿佛是个人影,坐在桌案前。

叶贞试着往前走,黑暗中看不分明,却陡然碰到一抹柔软的东西。心头惊了几分,急忙去拿桌案上的火折子。

谁知这手刚伸出去,便被另一只手死死按在桌案上。

那手冰冷至极,除却掌心的余温,基本与鬼爪无异。若非这点残存的温度,叶贞几乎要将其与鬼魅画上勾。

蓦地,她触及一样柔软而修长的东西,心头咯噔下沉。面颊陡然察觉一阵冷风拂来,说时迟那时快,也不消去取火折子,随即跪在黑影身前道一句,“参见大人!”

冷风从顶上掠过,险些落在她的天灵盖上。

那人在黑暗中低低冷哼两声,抬手便燃起了烛光。

微弱的光在房内缓缓溢开,叶贞抬头,看见慕风华傲然飒冷的双目,峻冷的眉目有着霜雪的颜色。此刻,他亦专注的盯着她的脸。

“作死的丫头。”慕风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瞪着她,那眼神几乎要将她剥皮拆骨。想必还是嫉恨着她吐他一身之事,这般小心眼,怕是此生都要耿耿于怀的。

她看着他缓缓放下的胳膊,心里捏了一把冷汗,若不是自己触及他修长的指甲,许是此刻早已魂归地府。试问后宫中除去妃嫔,哪个男子能修得一手的好指甲?除了暗卫,谁能不动声色的躲开宫中巡逻的守卫,潜入华清宫?

自然非他慕风华莫属!

“奴婢不知大人在此。”叶贞垂眉。

他斜睨她一眼,惯来知道她的聪慧,定然是自己哪里教她猜出了身份。却还是要问上一句,“你便不怕我杀了你?”

“司乐监的掌事大人便算要杀人,也不会偷偷摸摸。若然大人真当要奴婢死,定然也要先折磨得奴婢生不如死,而后再见血。想来大人也是不屑这般的悄无声息的杀人手法,委实与大人素日的气度不符。”叶贞不紧不慢的回答。

慕风华心头暗骂一句:死丫头便是恭维也不忘寒碜他两句。

分明是求饶,偏要弄得是他大肚能容宽恕她,委实会做人!圆滑到这种地步,不知来日吃进嘴里,这皮肉是否如此滑嫩?

气度?哼!还敢跟他提气度二字,她吐他一身的时候,诚然是个刁钻的死丫头。

不过这寂寂宫闱,听惯了阿谀奉承,难得寻到这么个有趣的小东西,若不好生把玩就弄死,委实可惜了!借她的手打发长日无聊,还能趁机掀了六宫的安静,动了前朝,岂非妙哉?

这般想着,慕风华也不再计较叶贞明里暗里的讥讽之意。

“起吧!”端坐在叶贞跟前,慕风华挑着他飞扬的眼线,用一种极为诡谲的目光扫过她平静无瑕的面颊,“说吧,日间找我所为何事。”

叶贞当然明白,这六宫之事甚少能瞒得过他的眼睛。全然当他不知道,叶贞不紧不慢道,“贵妃娘娘与叶贵人联手,想来鲁国公府与盈国公府联手之日不远。”

慕风华眼角飞扬,“是吗?你倒仔细。”

“奴婢句句属实。”叶贞站在他身旁,微弱的光倒映着眉目间的微凉。

“旁人不知道你的身份倒也罢了,然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,你当我会信吗?”慕风华不是不知道她国公府三小姐的身份,虽说当日所有宫籍档案付诸一炬,但……她何曾逃得过慕风华的毒辣的眼睛。

叶贞不语,只是定定的望着桌案上的烛光,幽然轻语,“信则罢不信又能如何?”

他扭头看她,却只看见她垂落的眼睑,浓密卷曲的羽睫如同黑鸦羽般柔软纤密。

许是日里淋了雨的缘故,夜里的叶贞,容色微白,有着动人心魄的平静从容。她站在微光里,荡开身上有所的倔强与戾气,收拢在左肩下方。这样的女子,不管是哭是笑,都只能一人承受,绝不会轻易展露。

有那么一瞬,慕风华失了神。

这样的神情,不似绝望而胜似绝望,不似希望而尚存一线希冀。

她的生死与自己无关,她的喜怒哀乐与旁人无关。

他忽然想起,至始至终她都没有承认过自己的身份,所谓的三小姐也不过他一人言语,她从来只称奴婢,未曾有过小姐身份。

许是他果然轻看了她,又或者是他着了魔,竟会对这样一个处处与自己不对付的丫头,手下留情了多回。

罢了罢了,留着她权当自己豢养的宠物,就当多一双眼睛盯着后宫一个个不安分的女人。

眉目晕开一丝愠色,慕风华挑眉看她,“若你心存不轨,我照样可以让你生不如死!”

叶贞微微颔首,“奴婢明白!”

显然,他信了她一次。

不管以后如何,总归现在他信了!多一个人帮着自己盯着叶氏姐妹,诚然是不错的选择。虽说无法揣摩他的秉性,但瞧着慕风华素日的行事作风,越是无法捏在手里的东西,越是容易引他上钩。

便如同佛偈所说,人之所以痛苦是因为执着两种东西:得不到和已失去。

人性如此,谁都躲不过。

叶贞还不待回神,慕风华身形一顿,便只听得窗户轻声摇晃,房内的烛光瞬时熄灭,恢复了最初的冷寂黑暗。

正当躺下,外头却掠过一抹黑影,叶贞惊问何人,却只得风影摇动雨声潺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