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.慕风华的业障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爷?”身旁小太监低低的唤着,“是否还要去……”

慕风华的目光冷得可以吃人,狠狠睨一眼身旁多舌的小太监,“话太多!”

话音刚落,小太监扑通跪地,谁知还来不开口求饶,已经被身后的随行太监左右按住双肩,捂嘴拖了下去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

话太多,舌太伶俐,他都不喜!

既是爷不喜欢,自然要舍去这一章如簧巧舌。

长袖轻拂,慢慢走在寂冷的回廊里。但凡他经过的地方,早已左右回避,谁敢冲撞,谁便是不要命的!

冷风骤起,再抬眼却是一名身着黑衣的蒙面暗卫伫立慕风华的身后,“属下影子参见少主人。”

慕风华徐徐转身,冰凉的指尖无温掠过手中的白玉笛子,指尖微弹便是一道冷光直抵影子眉心。说时迟那时快,影子双眸定住,却在冷光即将抵达眉心时,身子稍撇躲开杀机。

倒是这么多话,实则发生在电光火石间,寻常人是断断避不开慕风华的一招半式。

“果然是义父身边最好的狗,功夫是越发的好了。”慕风华不紧不慢的开口,眼线飞扬,眸色邪肆无比。

“多谢少主人。”影子跪在地上,眸光坚定。

慕风华缓缓吐出一口气,“来吧!说罢,义父让你回来作甚?”

影子起身,依旧保持最恭敬的姿态,“督主有命,皇上生辰在即,谨防有人作祟。然则督主代天巡狩未归,叮嘱少主人奉上贺礼,莫要失了东辑事的颜面。”

“这是自然。”慕风华冷着眉眼,斜睨影子一眼,“义父可说何时归来?”

影子摇头,“督主未言,属下不敢探问。”

慕风华转身,漫步走在回廊里,“怎的还不滚?”

“督主有命,属下随侍少主人身边,待皇上生辰过去再行复命。”影子抱拳躬身。

“哼!”鼻间冷冷的哼了声,慕风华心知肚明,却也不宣之于口,只道,“那便留着吧。义父的狗,我倒也使的!”

影子是东辑事首座太监——慕青最得力的第一暗卫,慕青能让影子回来,绝对不是监视皇帝生辰这般简单。想来是要看看皇帝在做什么,自己在作甚,还有这满朝文武、两国公府,在东辑事的首座外出巡牧之际,会有怎样的不知好歹。

慕青虽说是自己的义父,但慕风华深知他这义父从不相信任何人,便是一手养大的义子,也是心存防备。横竖他们都是一类人,虽为父子却不是亲生父子,但心性却是相互一致,宁可负尽天下人,不可天下人负我分毫。

东辑事素来心狠手辣,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掀起血雨腥风。

如今这宫闱暂且平静,只是因为慕青巡牧在外。

待慕青归来,想必……

这种平静就像海市蜃楼,脆弱得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。

一步一顿的走着,慕风华神色凝重,眸中寸光悉数被血色浸染。

从小到大,他便知道自己与旁人不同。别的孩子可以恣意玩耍,他只能刻苦练功,只有这样他才能在数百个孩子中脱颖而出。在他的世界里,没有成王败寇,只有生死。每天厮杀着周旁一张张熟悉的面孔,每杀死一人,便能换得他一次喘息,继续的苟延残喘。

直到他杀死所有人,血淋淋的跪在慕青跟前,遵呼一声义父,他才从鬼畜之道转身成不人不鬼。

许是因为双手浸染太多鲜血,他变得喜怒不定,如同慕青一般好屠戮。

用慕青的话说:今日的屠戮,是为了来日的不被屠戮。只有今日赶尽杀绝,来日才能不被赶尽杀绝。

只是,也因为太多的杀戮,让慕风华变得极度嫌恶污秽,凡是些许尘埃,都能让他愤怒至极。当然,某人是触了他的忌讳,而唯一还活着的。

“义父可提及贺礼之事?”慕风华只一眼影子手中拎着的木盒。

影子双手奉上,“这便是其中之一。”

白玉笛子轻轻叩着木盒两声,慕风华眉目无温,“有备而来自然是极好的,只是可别惊了圣驾,否则这大不敬之罪,你们自己个拿脑袋担着。”

语罢,不紧不慢的睨一眼外头的雨,“好生收着别教雨水溅上,义父的东西,想必是极为珍贵的。”

影子颔首,“属下明白!”

“你们几个去司珍库瞧瞧,看着中意的便好生留着,皇上生辰总不能亏了礼数。”也不消自己前去,慕风华漫不经心的说着,打发属下去做,浑然不曾放在心上。

几个太监领命退下。

宫里,又要热闹了。

热闹了才好,省得他素日百无聊赖,只想着要戏耍那小东西。偏偏那东西是个不知趣的,动辄张牙舞爪,非要逼得他跳脚才肯罢休。然那张脸一贯没有波澜,又让他舍不得捏碎了,还想着以后玩腻了再剥皮抽筋。

这般想着,已然到了华清宫门前。

抬头看一眼华清宫的红漆木门,慕风华撩开顶上的伞,雨水少许溅到脸上,带来些许沁凉。

“少主人要进去么?”影子微怔。

慕风华冷哼两声,“进去作甚,难道要看那妖妇搔首弄姿么?我又不是皇上,见她作甚。”最后一句又似带着几分解释,睨一眼略带不解的影子,“左不过来瞧瞧华清宫现状,原是不如栖凤宫热闹,如今更是门可罗雀,里头的人更是一个个讨嫌的很。”

语罢,竟拂袖掸落身上的水珠子,大步司乐监方向走去。

身后持伞的小太监快步追着,生怕雨水湿了慕风华,招致灾祸。

影子愣了愣,这少主人的性子,果真越发像督主,越发教人无法捉摸。复又抬眼望了望华清宫,想来尹妃娘娘定然又做了什么矫情之事,惹怒了少主人,否则少主人何至于说这一句“讨嫌得很”呢?

也不做多想,影子抱着木盒子快速追上慕风华。

身后宫门大开,叶贞缓步走进去,睨一眼不远处浩浩荡荡的队伍,想着大抵又是哪位贵人出行。

月儿快速迎出来,“姐姐你可算回来了,尹妃娘娘传召侍奉呢!”

叶贞抖落伞上的水珠子,忙道,“回来时想起落了东西,又折回去寻找便耽搁些许时辰!”复一眼走远的队伍,“可是宫里来人了?”

月儿摇头,“没有。”

低低的“嗯”了一声,叶贞快步回房换衣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