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1.夜半还伞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尹妃埋头抄着经卷,叶贞在一旁磨墨,看着尹妃写得一手小篆,果真是极好的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尹妃乃书香门第学士府出身,虽说性子傲娇,但自身涵养却是出类拔萃的。放眼宫中,便是栖凤宫那位,也比不得尹妃。

“娘娘写得真好看。”叶贞浅浅笑着。

放了笔,尹妃扭动僵硬的脖子,叶贞体贴的上前为其揉捏,力道适中,正好缓解酸麻疼痛。却听得尹妃道,“多年不写,倒是生疏了。原先在母家,父亲成日盯着,每日都得写上几个时辰方可作罢,如今委实不比从前了。”

“娘娘哪的话,看娘娘这一手小篆,怕是六宫之人谁都比不上。”叶贞是真心夸赞。

“彼时皇上见着,便也这般说。昔年只道,若本宫是个男儿身,皇上便留本宫做个御前随侍,也能替他执笔一番,委实可惜。”尹妃说到此处,眉目间便晕开清浅的笑意,仿若沉浸在当日的风华无限中。

叶贞颔首,“娘娘如今是巾帼,何曾让过须眉。”

“你这丫头便是嘴甜。”尹妃轻轻笑着,眉目生色。转而思忖道,“为皇上备下的礼品可都备齐么?”

“娘娘放心,奴婢皆以备齐,以娘娘的位份而挑拣的,诚然不会落人话柄。”叶贞敛了笑靥,面色平静而认真。

尹妃点了点头,“如此便好,切莫失了礼数。”

“如今各宫各院都忙碌开来,想着皇上生辰那日,定会有不少惊艳之举。”叶贞眸色微转,恬淡笑着。

闻言,尹妃的面色果然浅浅暗下去,“是么?如今各宫各院现状怎样?叶美人又当如何?”

“赵贵人托母家奉些物件,也不知为何。叶贵人则是闭门不出,也不见有母家送礼,大抵还是病着。奴婢猜想,那叶美人诚然会好生用着她那副嗓子。如此妙音,这般好日子定不会错失良机的。”叶贞不紧不慢的为尹妃捶腿。

低眉看了叶贞一眼,尹妃凝眉,“你说叶贵人闭门不出?”

“诚然如此。”叶贞回答,也不去看她,只是轻轻敲击着尹妃的腿部,甚为舒服。

“彼时你说叶贵人入了栖凤宫,依照本宫对贵妃的了解,这般好日子何以错过?你说,其中会不会有诈?”尹妃说完这话,显然她自己也被惊着,竟有些焦急。

叶贞眉目微沉,“奴婢早年听说国公府的小姐,亦歌亦舞,想来这叶美人歌喉了得,那这叶贵人想必舞姿卓绝。只是无人见过,也不知到底如何。”

“此话本宫也听说过。”尹妃敛了眉色,“好生盯着。”

叶贞颔首,“奴婢明白!”

并非听说,她是诚然知晓叶蓉自小学舞。早年叶惠征却下了一个命令,府中任何人都不许窥探小姐跳舞,否则乱棍打死!故而连叶贞都不知道叶蓉的舞姿,到底有怎样的惊世绝艳。怕是连叶杏也不得而知!

叶蓉称病,闭门谢客。大抵等的就是今日!

因为不会有人在意一个病中之人,会惊艳登场。自然对她防不胜防,不会暗中加害破坏,甚至于都不会引人注意。如此她便有更多的时间做她想要做的,重获恩宠。

想来贵妃也是这般安排的,寻常侍寝如何能抓住皇帝的眼球,如何能惊世艳俗。

她是希望叶蓉,厚积薄发。

含烟阁内,歌声杳渺,教人沉醉。

叶杏勤练歌喉,本就容色出挑,如今越发不可一世。

梧桐上前,将一杯蜂蜜水递上,“小主如今可要好生将养着,那日栖凤宫设宴,便可一鸣惊人。”

闻言,叶杏越发得意,慢慢喝着香甜的蜂蜜水,“那是自然。本主便要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这贵人的位份嘛,早晚是本主的。”

梧桐颔首,又将一碟生津梅子递上,“小主如今受宠,什么贵人,想来这嫔位也是指日可待。”

放下杯子,叶杏修长白净的指尖掠过自己的眉心,“梧桐,你说本主与长姐,谁好看?”

“自然是小主。”梧桐忙道,眸色微转,“夫人道,小主出生那年喜鹊满枝头,独一只黄鹂在床头叫唤,故而小姐天生得了一副好嗓子。小主,黄鹂多子,想必小主不久便可……”

面颊微红,叶贞用指尖点了一下梧桐的眉心,“死丫头,这般羞涩也敢说出口。”

梧桐急忙行礼,“小主宽宥。”

“贫嘴!”叶杏瞅一眼外头沉沉暮色,想着自己应该好生休息。明儿个便是皇上生辰,宫中定然会忙碌开来,自己绝然不能累着。

“小主,奴婢侍候您安寝吧?”梧桐看出叶杏倦怠的意思,便上前为其脱妆。

叶杏颔首,连打了几个哈欠,“好!”

脱妆时,叶杏想着明儿个这时辰,便是自己一展歌喉,倍受皇恩之时。不由的低低轻笑,容色荡漾,愈发美艳至绝。

“小姐好生休息,奴婢告退!”梧桐为叶杏捏好被角,便退到殿外守着。

外头月明星稀,今夏下了几场雨,竟没有往年入夏时的热气腾腾。夜里有几分凉意,倒是惬意得紧。

望着窗户口的雨伞,叶贞凝了眉,“月儿,不是教你把伞还给风大人吗?怎的还在此处?”如今入了夜,想来风阴定不似日间柔和,故而叶贞也不愿夜里去见风阴。

月儿微怔,“白日事忙,倒是给忘了。”

叶贞叹口气,“那算了吧!”

“姐姐莫要生气,月儿这就去。”月儿抓起伞便往外冲。

见状,叶贞心头一惊,忙冲着月儿的背影喊,“回来!还是白日里再去……”

却只得月儿回眸嫣然,“明儿个忙开来便又忘了!”

说话间,已经跑出了华清宫,叶贞是追也来不及的。

心头一顿,风阴当不会对月儿怎样吧?只是夜间的风阴,委实教她心生惧意,但那双眼睛,却着实让她时常陷进去,仿若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错觉。总觉得心头有个念想,想要掀开他的面具,看一看长久埋葬的容颜。

在房里坐着,叶贞想着前些时候取经卷的时候,可以绕到落花井那里,真真没找到那棵合欢。诚然与月儿所说一致,唯有一株歪脖子枣树。

也不知何人有这般本事,将一株合欢连根拔走,甚至于不留痕迹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是……慕风华觉着曾在此处受了她的呕吐,故而恼羞成怒?还是……另有其人?难道是那个帮自己烧了司库房的人?

眸色微颤,叶贞抬步走出去。外头宫灯摇晃,她想着月儿素来怕黑,若是见着风阴执剑相待,不知会不会晕过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