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3.含烟阁出事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小主?小主?”梧桐惊得目瞪口呆。(www.ziyouge.com)

却见叶杏唇色发紫,双目圆睁躺在床上,嘴角不断有白色的涎沫淌下,双手攥拳,浑身抽搐。这样的场景,着实将梧桐吓得不轻,撒腿便跑出去叫御医。

叶贞眸色微转,随即让月儿告诉弄画一声,让弄画吩咐含烟阁众人,不许对外人提及这里的状况,只说是叶美人旧疾复发,正在诊治。

当然,这是众人期待的结果。

毕竟叶杏锋芒正盛,为人又性子高傲,话语间得罪的不在少数。

弄画对外封锁了消息,叶贞又请尹妃对御医们说教了一遍。后宫之事,御医们也不敢轻易言语,生怕来日哪位小主得了势要寻隙报复。

如此一番折腾,总算是将此事压下去。

叶贞搀着尹妃进去的时候,叶杏的双目总算是合上了,整个人处于半昏半醒的状态。

“这是为何?”尹妃凝眉,却见叶杏嘴唇青紫,显然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,类似中毒之状。

御医上前道,“小主中了毒,一时半会解不了。”

闻言,尹妃看了叶贞一眼。

叶贞上前问道,“可有性命之虞?”

“这倒不会!”御医道,“微臣已经用银针护住了心脉,只需用药石慢慢排除毒素,三五日便可恢复。”

微微点头,叶贞瞧着梧桐松了口气,便冲着梧桐道,“梧桐,你且封锁消息,不许与外人说只字片语。明白吗?”

梧桐微怔,“这是为何?”

叶贞挑眉,“你可想过,若是下毒之人知晓叶美人无碍,不知还会不会再来下毒手,如今封锁消息教外人无法一窥究竟,你家小主才能安然度过这一劫。不过若你不顾你家小主的死活,自然是另当别论的。”

闻言,梧桐心惊,想着也有道理,便急忙点头道,“奴婢明白。只是姑姑,却连叶贵人也瞒着吗?”

叶贵人?

叶贞的脑子飞速转动,看了尹妃一眼,见尹妃微微颔首便道,“叶贵人自然是可以的,到底是你家小主的本家长姐。那你且去请了叶贵人来一趟,只说是叶美人有恙,其余的不许多言。”

梧桐不明所以,只是连连称是,随即便出了门。

见状,叶贞又道,“奴婢敢问大人,这叶美人如今状况如何?可还能听得见?”

御医看了一样床榻上半死不活的叶杏,微微颔首,“半昏半醒,多半是能听得见的。”语罢,便留下一张药方,弄画便侍弄着出去抓药。

叶贞别有深意的点头,继而冲着尹妃道,“娘娘如此担心叶美人,想来叶美人若是能听得见,定然也会感动不已。”说着便靠近床沿,瞧着叶贞眼皮底下的眼珠子竟有些滚动。眸色微转,便知御医诚然没有欺她。

不多时,便听着外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而后是梧桐连跑带奔的进来,“娘娘,叶贵人来了。”

尹妃端正了容色坐在桌案前,瞥一眼快速进门的叶蓉,果然是一脸的病容。却是三分清浅色,娉娉纤瘦骨,微白的面色衬着额头朱砂愈发红艳迷人。

进门见着尹妃,叶蓉丝毫没有讶异之色,只不紧不慢的上前行了礼,“参见娘娘。”

“免礼,还是快些看看你的庶妹。”尹妃顾自端好贤良之身,清冷开口。

那叶蓉近至床前,登时愣住片刻,“这是何故?像是中毒?”

叶贞眸色微转,恭敬道,“小主所言不虚,诚然是中了毒,不知小主晓得是何种毒么?”

叶蓉骤然扭头盯着叶贞,眼底一闪即逝的狠辣,而后淡淡散去,恢复原有的镇定自若,“本主只愿能替庶妹生受,不作他想。”

低眉却见叶杏的眼珠子又在眼底底下转动,叶贞不动声色,只是方才那句话许是戳中了叶杏的心头,想来她是要计较的。

就算不能让叶杏以为是叶蓉下毒夺宠,也该让她们姐妹心生嫌隙。

如此,才不辜负她们的姐妹情深。

叶贞看了尹妃一眼,却将她顾自喝着茶,放任自己行事,便又道,“贵人与美人虽说位份有别,但这般姐妹情深,委实让人感动。”

“御医何在?”叶蓉瞧着叶杏这般样子,眉目微凝,“这般状况,为何不禀报栖凤宫?”

“贵人有所不知,御医先前来过了,如今施了针开了药,道美人之毒尚需三五日方可消除。然上报栖凤宫,只怕事情会闹大,到时候……一旦下毒之人得知美人即将恢复,不知还会不会再下毒手。尹妃娘娘顾及美人的声誉与周全才出此下策,若是贵人觉得不妥,当可上禀栖凤宫。”说完这话,叶贞睨一眼床榻上的叶杏,那眼珠子又开始转动。

叶蓉敛了眉色,良久才道,“既是如此,那本主岂能驳了尹妃娘娘的美意。原是本主考虑不周,如今有尹妃娘娘做主诚然是极好的。”

语罢竟低低的咳嗽几声,一脸的病容恹恹。

叶贞瞧了叶蓉一眼,便上前冲着尹妃行礼,“娘娘,叶美人尚需静养,想来咱这么多人在此定然不妥,不如请娘娘移驾回宫吧?”

听得这话,叶蓉便也跟着行礼,“多谢娘娘厚爱,庶妹今日逢险多亏娘娘出手相助。嫔妾替庶妹谢过娘娘大恩。只是庶妹中了毒,尚需静养,嫔妾……”

“你如今也是病着,便随本宫一道走吧!”尹妃趁机道,随手便将自己的巾绢置于案上,顾自起身朝外头走。

叶蓉一怔,显然知晓自己失言,但也不好驳尹妃的颜面,只得颔首,“是。”言罢,随着尹妃走出去,临了也只是看了叶杏一眼。

“贞儿,本宫的巾绢落在了房内,你速去取回。”走出寝殿门口,尹妃忽然道。

叶贞颔首,“奴婢明白!”

语罢,转身走回寝殿。

四下无人,弄画去煎药,梧桐正去准备热水。大夫说要用沾了银珠水的毛巾擦拭叶杏的全身,才能让毒素尽快排出体外。

叶贞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床前,冷然低眉看着奄奄一息的叶杏,唇角微微勾起迷人的轻笑。羽睫微扬,眸中寒意乍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