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5.翩然惊鸿舞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一夜的繁华,一夜的烟花,一夜的宿世荼蘼。|www.ziyouge.com|

尹妃雍容华贵,眉目间漾开一宫妃子该有的威严与肃穆。 与宁妃左右端坐在贵妃之下,各宫妃嫔各安各位,谨循位份入席。

叶贞站在尹妃身后,扭头看一眼对面的宁妃身后的离歌,眸光里掠过一丝谢意,只是稍稍点了头,面上却没有分毫波澜。

那离歌剑眉美眸,微微眨眼算是受得。

妃嫔陆陆续续的到场,贵妃还未到来,皇帝也未至,故而宴席尚未开始。

尹妃扭头冲叶贞低低道,“可是准备妥当?”

叶贞颔首,“娘娘放心。”

抬眼便瞧见赵蓝衣款款而至,身后的连翘面色尚白,想来身上的伤还未好全。见着两宫妃子,赵蓝衣依着宫礼浅浅行礼。

宁妃素来不喜言语,但尹妃却顾自傲娇,上次让宁妃出尽了风头,如今岂肯放过。何况这赵蓝衣早已依附了贵妃,自恃母家与贵妃的名声,在六宫也是个颐指气使的主。

尹妃眸色微凉,“赵贵人来得这样早,当辛苦。”

赵蓝衣自知尹妃因为上次荷池训斥叶贞之事而怀恨在心,自然也不敢太过顶撞,到底尹妃身居妃位自己不过是个贵人。眼下是众目睽睽,料因尹妃也不敢太为难自己,到底这里还是栖凤宫,是贵妃的地界。

面色温和,赵蓝衣恭敬道,“嫔妾不敢辛苦,有劳娘娘挂心,嫔妾不甚欣喜。”

闻言,尹妃冷笑两声,“还望赵贵人勿要像上次那般失了礼数才好,横竖本宫眼前失礼倒也做不得数,这殿前失礼可当真是要命的。入席吧!”

赵蓝衣心中虽不痛快,但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。

在这尊卑分明的宫禁内,除非你能踩着旁人登上高位,否则就只有被人作践。

谢过了尹妃,赵蓝衣闷声不响的入席。

叶贞侧了耳朵,听着众小主交头接耳的谈笑着叶杏之事,想来叶杏的宠幸在众人眼中成了毒刺,如今受难反倒顺了诸位的心。后宫没有落井下石已算仁慈,幸灾乐祸不过是见惯不怪。

奇怪的是,叶蓉也并没有来。

席位空空如也!

这叶蓉,到底要做什么?

是要佯装姐妹情深,故而缺席?绝然不会!

叶蓉先前被叶杏夺了恩宠,如今皇帝生辰,这般大好机会,岂会错过!若能献舞殿前,一夺恩宠,想来……

不由的攥紧了衣袖,叶贞抿唇不语,心头却隐隐有些不安。

外头一声高喊,贵妃娘娘到!

众妃嫔悉数聚到一处,冲着回廊处款步而来的洛丹青恭敬福身,道一声,“参见贵妃娘娘!”

却听得洛丹青长袖轻拂,锐眸轻慢的掠过底下众人,“起吧!”

众人起身谢恩,各归各席。

洛丹青道,“皇上尚在更衣,不刻便至,各位稍安勿躁。皇上日理万机,却体恤民情不欲操办今年的生辰,本宫甚是心痛。故而特设家宴,算是各宫各院为皇上庆贺一番,以表敬意。还望各位能谨记,皇上乃是诸位的天,必当好生侍奉君王。君安则卿安,此生莫负。”

底下一片高喝,“承教贵妃娘娘教诲,不胜欣喜,定当谨记在心,好生侍奉皇上,此生定不相负。”

长长舒了口气,洛丹青又道,“各宫和睦才能裨益前朝,都入席吧!”

尹妃看了叶贞一眼,叶贞会意的退下。

转身,叶贞敛了眉色,顾自安排与尹妃早已设计的惊艳之举。

身后乐声高奏,丝竹之声不绝于耳。这般的奢靡着实不适合她,仿若是一种讽刺,又是一种记忆的倒带。

彼时国公府大宴,北苑总一贯的冷冷清清,大门便会上了锁。视他们如同犬吠,生怕惊了满门贵客。记得幼时少不谙事,悄悄与兄长爬墙出去,谁知被叶赫他们抓到狠狠抽了一顿鞭子丢回北苑。

母亲泪眼迷离的为他们兄妹上药,那药清清凉凉的,可是母亲的泪落在伤处,却刺得伤口撕裂般的剧痛。

过后母亲罚他们在北苑门口鬼了一天一夜,是叶蓉求了情此事才算作罢。

只是她一直没能告诉母亲,彼时母亲高热不退,身子极度虚弱,她左不过想拿个鸡腿回来给母亲补补身子。

而后渐渐长大了,便再也不敢重提。

如今却是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,故而在母亲心里,她那次只是与哥哥任性的作为。

轻叹一声,抬头望着无月无星的夜空,漆黑一片看不到一丝光亮,如同她的人生要永远沉寂在森冷的宫闱。

走到舞池后头,叶贞却看见叶蓉早已准备了行头在此等候。急忙隐了身子,按捺住激动的灵魂。

外头响起清晰的喊声,“皇上驾到。”

那一刻她听见震耳欲聋的喊声,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羽睫微扬,她几乎可以看见叶蓉翩然起舞时的妖冶风姿,还有皇上眸中的晶亮。不知为何,她忽然有些退缩,有种浅浅的畏惧。

悦耳的丝竹之音缭绕宫墙,美丽的宫妃们妖艳多姿。

后宫佳丽无数,要想脱颖而出并非易事,可是叶贞知道,叶蓉可以!她的心智与才能从不轻易外露,故而她到底有多少能力,叶贞诚然不知。

只一眼叶蓉眼角眉梢的信心满满,叶贞便觉得叶蓉已然胜了。

乐声响起,一袭红色舞衣在漆黑的夜里显得妖艳夺目。

红酥手,挽指作蝶,翩然纷飞如雪。俏容颜,眉目含情,薄唇微启轻笑。水袖翻飞,白衣舞姬簇拥着一身如火的叶蓉,在舞池中翩然作舞。

眉心朱砂如火,双目灼灼其华,眼角眉梢间绽放的红色彼岸花层层迭起,黑鸦羽般的羽睫微微扬起,凝眸便是惊心。

那一刻,别说是男子,便是六宫女子皆为之沉醉。

叶蓉妆容精致,红唇饱满,眉目间荡开无限春风。

腕若藕根,修长的十指捏做兰指,双臂微张便有两条红菱翻飞出袖,如夜中振翅的精灵,更似翩然起舞的火烈鸟。

脚下飞旋,身轻如燕,便是宫中舞姬尚不及其三分。

殊不知身后的叶贞,眸色寸寸冰冷,这支舞分明是……分明是……身子微微颤抖,她攥紧了拳头,恨得咬牙切齿。

抬头,却见那一抹红越发撩动心魂,随着乐声翩然飞上半空,而后轻然坠落。白影重重,如傲雪红梅,顿作万千妖娆色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