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.惊世琵琶音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舞罢,动了多少宫闱嫉妒,让多少宫妃红了眼睛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

当叶蓉盈盈作细步走下舞池,那一抹红刺痛了多少人的眸子,却是一种无可比拟的风华。她一步步走向此生唯一的男人,这个九五之尊皇位上的独一无二。

他是她的神祗,是她所有荣华的始作俑者。

洛丹青面无波澜,眼底有惊艳,也有怨,试问谁家女子愿意与别的女子分享自己的丈夫?可是身为宫妃,不过皇帝后宫中的三千分之一,谁都逃不开分宠的宿命。自己的丈夫,永远不可能此生专一,也不会独宠一人。

叶贞躲在舞池后头,心头微凉。

这样的舞姿任谁都无法抵挡,何况当今圣上。

谁不想夺了这样的尤物为心头之爱,男子尤其是位高权重的男子,谁不想坐拥美人三千。

听得洛丹青轻笑道,“皇上,叶贵人此舞果真是惊若天人,想必这宫禁之中堪得独舞。”

皇帝点头,“这叶氏姐妹亦歌亦舞,果然是尤物。上次错过,此次绝然不会错过。到朕身边来!”

叶蓉恭敬行礼,轻柔浅浅,“嫔妾遵旨。”

那一刻,叶贞倒吸一口冷气,叶蓉委实成功了。而她……手心一片濡湿,这算不算第一次正面的较量?正面的较量!

她几乎可以想象皇帝拥着叶蓉时,眼角眉梢的得意。

屏住呼吸,叶贞极力镇定自己的心魂,不教自己受叶蓉的影响。抬眼,却见舞池上红绸纷飞,如同漫天飞舞的精灵。她知道,这是尹妃在提醒她,计划的开始。

外头,尹妃殿前行礼,幽幽低语,“皇上今日生辰,臣妾特意作了一幅百花争艳,也不知是否能入得皇上的耳目?”

洛丹青冷笑两声,“妹妹好生小气,却不过一幅画而已,怎生得这般仔细?”

尹妃眉目微扬,眸光沉沉,“皇上,贵妃姐姐这般言语,想来委实是臣妾寒碜了。左不过到底是臣妾的一番心意,皇上受了叶贵人的惊鸿一舞,如何受不得臣妾的妙笔之作?若是当真上不得大雅之堂,贵妃姐姐便教人打臣妾的脸便是。如何?”

皇帝哂笑,“如此信心满满,想必委实惊艳之作。打开,教诸位爱妃皆长长眼睛,你这一宫之妃可莫要自打自脸。”

闻言,尹妃含笑,“谢皇上,臣妾献丑了!”

语罢,手一挥,叶贞便在红绸后头指挥。那一幅画费劲数日心血,岂会简单!

众目睽睽,一人宽数米长的画轴缓缓铺开。众人瞪大眼眸,却只看见一朵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蕾,没有一朵绽放的花卉。

洛丹青戏虐的打趣,“尹妃妹妹的画功委实了不得,只这百花争艳怕是要来年春天才能一见。皇上,不若咱静心等着,想必来年春天妹妹这画上的花蕾都能一一绽放,许是还能招蜂引蝶呢!”

尹妃不怒反笑,“贵妃姐姐何必着急,想要花开,倒也容易。只是要借皇上的御酒一用,不知皇上肯与不肯?”

皇帝看了身侧的太监一眼,“你如此用心良苦,朕岂能不肯!”

言罢,却见尹妃挑眉看了一眼洛丹青,眸中满是氤氲的嘲冷。

十数坛御酒忽然齐齐泼上画面,那一刻,连带着洛丹青都被惊愕在场,嗖的一声站起身来。满目花蕾瞬时缓缓绽放,点点亮光自花蕊处溢出,顷刻间若荧光万千,更似漫天星辰悉数坠落于画面上。

百花齐放,迷人的酒香混合着清浅的花香,一朵朵的花蕾在夜幕中静静绽放。

所有人都瞪大眸子,不敢置信的望着如有神助的画面。

一曲琵琶撩音无数,若阳春白雪,若指间沙,忽急忽慢,忽高忽低。指尖轻拨三两声,却若小珠落玉盘。稍时又作马声鸣,仿若置身疆场中。弦弦紧扣作细弹,声声震入君王心。一曲悲歌作长叹,一曲弦外边塞音,谁教将军白发泪,谁教天涯无故人?

君不似君,臣不臣,谁家天子坐天下,谁家臣子拥江山。

年复一年流水过,暮霭沉沉道风华。若然懂得此中曲,来日铅华落朝堂。

“放肆!给本宫拿下!”洛丹青赫然挑眉,一曲琵琶诉不尽朝堂分崩离析,道不尽君王大权难握,果然是放肆至极!

叶贞端坐红绸之后,被那幅百花争艳遮得严严实实,任谁也看不见她的面容,只能依稀透着烛光瞧见她拥坐弹琵琶的身影。

幽然的笛声缭绕而至,缠绵悱恻,温婉微凉。

众人骤然侧目,原本要步入舞池的太监们随即被震在当场,愣谁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却得一曲笛声尽萧瑟,与琵琶声混作一处,浸染百花争艳时的繁华。琵琶声声,笛音相和,相得益彰,却是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闻。

叶贞转了曲调,不似方才的慷慨激昂,却如一汪清泉涌入人心。

小荷清池少女心,撩动涟漪动凡尘。一苇轻舟离俗世,几番微凉几番怜。眷眷风华动眉梢,眼底惊心断今朝。如花美眷道无数,此心此生寄一人。

四弦骤停如裂帛,琵琶声断万世凉。

叶贞深吸一口气,抬头却见漫天的焰火砰然在空中炸开,金色若漫天白雪纷纷而下。心头微凉,却是抱着琵琶一步一顿走出红绸。

半低着头,羽睫微垂,不去看任何人,也不叫任何人看清自己眼底的颜色。

曲罢上前谢君王,生死从此不由人。

笛声戛然而止,她知道,他来了。她也知道,他方才帮了她,否则贵妃的人早已将她拽出去,不知要剁成肉泥还是碎尸万段。

跪在君王跟前,众人这才回过神。

震耳欲聋的烟花发射之音,伴随着翩翩而落的彩色焰火,那张百花争艳图算是彻底绽放殆尽。萤光烁烁,如同星辰之光,教人挪不开眼睛。

这般惊世之作举世无双,却也如漫天焰火,只是稍纵即逝。

御酒泡过纸张,纸张便会逐渐融解,到时百花开尽便会画毁花尽。只是那一曲琵琶,却让尹妃乃至众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,尹妃的面色几近煞白如纸。原本的胸有成竹,此刻已然变成不敢言语。

叶贞放下琵琶,跪在君王座前,低眉垂首高呼万岁。

顶上却传来一声刻骨刺痛的声音,“叶贞,你可知罪?”

她的羽睫骤然颤动,整颗心如同被刀子狠狠剜割,瞬时鲜血淋漓,那个声音……分明是……梦回百转,刻骨铭心。她倒吸一口冷气,娇眉紧蹙,却不改声色沉沉,“奴婢知罪!”

“抬起头来!”一声冷喝。

叶贞狠狠咬着下唇,终于抬头,终于看见长久以来只闻其声不闻其人的君王。那个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,那个坐拥天下的男子,那个……

迎上冰冷无温的眸子,叶贞的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,霎时一片空白!嘴角微微抽动,眸色寸寸成灰,她僵在当场,久久没能回过神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