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.慕风华的贺礼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黑暗中宫灯的流光落在他乌墨般的发髻之上,顶上的赤金琉璃冠刺目奢华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刀斧雕刻般的五官,精致而明亮。她看见他唇角勾勒出的浅淡笑靥,却没能找到本该属于他的眼底温度。若迷雾氤氲难散的桀骜气质,只一眼便能让人心颤不已。

她望着他半分幽冷半分明媚的妖异,分明是极为矛盾的情愫,结合在他的身上却有一种魅惑众生的邪肆。

幽暗的眸子如墨般沉冷,透着隐隐寒凉。

那双眼睛曾经无数次出现在她的脑子里,午夜梦回时她曾痛彻心扉,只恨此生不得两全法,却是抚摸着腕上的红丝线咬着被角低低呜咽。没有人知道,入宫之后的苟延残喘,她走得多么小心翼翼,一次次的如履薄冰,一次次的绞尽脑汁。

可是如今,她忽然觉得是个笑话,不过是一枚棋子,不过是一场刻意的精心安排。

垂着羽睫,容颜没有半分波澜,只有她自己知道,他的每一个眼神都如同刀子剜割,寸寸见血。及至此刻,已经鲜血淋漓。

她恭敬的喊一声君王万岁,却如同在自己的心里挖了一条沟渠,割开了前世今生。任凭彼岸花妖艳绽放,也无法等到来世的轮回。

墨轩,是你吗?真的是你吗?

低头冷笑,她该相信自己的眼睛吗?龙袍加身,不怒自威,岂能有假!

耳畔传来洛丹青阴冷无比的声音,“来人,将这不知死活的贱婢拖出去,殿前不敬罪该万死!”

叶贞只合上双眸,已然有侍卫一左一右的按住了她的双肩。

“皇上!”风阴突然单膝跪地,银色的面具下,那双眸色绽放着无法言表的神采。

“啧啧啧,贵妃娘娘好大的架势,皇上还未开口,你便如此迫不及待要代天行事,果然是盈国公门第的,诚然是个皇后娘娘的气度。”悠扬顿挫的声音,震惊四座。

早有玉笛声声,如今缓步而来的不正是一身青衣的慕风华又是何人?

左右屏退,身后半副帝王仪仗,污不染衣衫,眉不染尘埃,却是不紧不慢的轻慢之态。他缓步走过叶贞跟前,金丝绣蟒纹的皂靴发出细碎的响声,如同眉目不为人知的无温,让四下噤若寒蝉,发不出半点噪音。

只是一句话,洛丹青便不再言语。

如同满座的妃嫔,目不转睛的盯着慕风华何其风华的容脸,一个个都表露着微惊的惧色。

谁人不知,他是东辑事首座的义子,又是这司乐监的掌事,分明不是天阉之身却能任意出入后宫,当着圣君之面也毫不遮掩的摆出半副皇帝仪仗。

叶贞跪在殿前,眸色微凉,心头刺痛如血。却只是告诉自己,人有相似,只不过是相似,帝君与墨轩诚然只是相似!

那双金丝绣蟒纹的皂靴停驻在她的面前,而后慕风华蹲下身子,触手生温的白玉笛子挑起她精致的下颚,让他得以直视她面上的任何表情。

“啧啧啧,莫怪贵妃娘娘容不得你,这般容貌果真是妖孽。若然施了粉黛怕是连皇上怀中的叶贵人也比不得呢!”语罢,竟低低的笑着,全然无视周旁众目,“这一曲琵琶炉火纯青,竟连我这独一无二的玉笛都比下去,你说,你是不是该死?”

叶贞唇角微扬,眸色染尘,“大人觉得奴婢该死,那奴婢诚然是该死的。”

“很好!”慕风华眸色清冷,“有胆色!”

徐徐起身,慕风华又看一眼跪地的风阴,竟笑了起来,好似他才是这场宴席的主角。上前一步冲着皇帝行礼,慕风华打趣道,“皇上,微臣来晚了,怕是错过了不少好戏。”

“无妨,爱卿若觉遗憾,朕教他们再编排一次便可。”皇帝笑着,眸色幽暗无光。

慕风华摇了摇头,“旁的倒也无碍,只是听闻叶贵人舞姿了得,不知可否一观?”

皇帝笑了两声,却将叶蓉推了出去,“准奏!”

那一刻,叶贞低头冷笑,自古帝王多薄情,谁将真心托流水。

想必叶蓉乃至贵妃的容颜都扭曲得极为难看,叶贞不敢抬头自然也看不见,却能听见音乐声继续响起,叶蓉款步上台的声音。

后宫的女子也是可怜,成也君王败也君王。

又听得慕风华道,“皇上,微臣瞧着风阴与这丫头倒有几分情意,不若顺水推舟……”

“爱卿多虑了,风阴是何种人,朕心知肚明。”皇帝诚然不愿,却是低冷道,“都起来说话!”

叶贞谢恩起身,没有看风阴一眼,却能感觉到风阴一贯温和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,如同那日伞下的温暖绵柔。

台上舞蹁跹,叶蓉时运不济,偏生遇见慕风华这样妖孽的人物。

殿前寒意凉,叶贞低眉不语,心中疑惑难去,抱紧了琵琶却换得手心一片濡湿。

慕风华轻笑着坐在皇帝的下座,眼看着叶贵人强颜欢笑的舞罢下台,再次走到皇帝身边,便道,“皇上体恤民情不办生辰,臣等分外感动。故而义父千里之外也是心生忧虑,想着皇上寂静了太久,无法热闹也是可惜的。于是便教身旁的暗卫送来一样贺礼,权当全了臣子的心意。”

语罢,长袖一挥,影子便奉上那只木盒,双手托着走到殿前。

“这是何物?”皇帝的声音明显低沉了不少。

叶贞透过眼角看他,脑子里却是墨轩墨发白裳的模样。那样的恍若神祗,那样的不染尘埃,那样的刻骨铭心。不自觉抚到腕上的红丝线,叶贞只想保持着最后的一分幻念,期待着漂浮在海面上的最后一根稻草,不会彻底沉浮。

慕风华依旧笑得恣意,只是在这样的夜里,他的笑却让众人寒了心,惊悚之至。但见他睨一眼叶贞,“你去把它打开。”

叶贞稍稍一怔,凝了眉看一眼皇帝,而后看见风阴那双烁烁的眸子,不知是激动还是欲言又止,低眉时只见风阴握紧了他的剑柄。

一步一顿走向影子,四下如同冰窖般寒冷无温。

叶贞觉得连呼吸声都荡然无存,在这黑暗中,只有明灭不定的烛光,只有自己渐渐冰凉的双手,和越发沉重的脚步。每走一步,都如同针尖上跳舞,动辄鲜血淋漓。

终于,她站在影子面前。

微颤的手缓缓伸出。

烛光下,素手微白,眸色微颤。下唇紧咬,呼吸在刹那间消弭于无形。

盒子砰然打开,叶贞顿做一声惊叫,连退数步跌倒在地。便是四座的妃嫔也跟着厉声尖叫,更有甚者当场晕厥过去,场面一度失控。

叶贞跌坐在地,身子宛若僵化,双目死死盯着盒子里的那双眼睛,宛若夜里鬼魅正附在自己的脖颈处,拼命吸食她的精髓与血液。那一刻,浑身冰冷如堕九幽地狱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