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.杖毙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蓬头垢面满是血污的人头,瞪着一双血淋淋的乌眼珠子,七窍流血的惨状在这黑夜里如同诅咒,让生者惊惧死者难安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

叶贞喘着气,方才她与这个人头只有咫尺之距,那一眼却让她委实感受到死亡的可怕,以及性命的脆弱。

耳畔传来慕风华不冷不热的声音,如同猫儿爪挠在石壁上的响音,连人心都跟着揪疼,“北方逆贼叛乱,官军不胜其扰,幸得千岁爷鼎力平叛,如今斩了逆贼首级献与皇上,庆贺皇上生辰。敬祝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语罢,所有人都跪地高呼万岁。

分明是极度对峙的局面,散发着极度阴寒的气息,但每个人佯装风平浪静,所以也只是风平浪静的明君忠臣。

所谓千岁爷,除了那嗜杀屠戮的东辑事首座慕青,又是何人!

每个人都心知肚明,千岁离万岁不过一步之遥,可是任谁也不敢打破最后的一层窗户纸。到底所谓的千岁爷是个天阉之身的太监,横竖都坐不得皇位,成不了万岁之身。是而每个人都只当千岁之名,不过是慕青极度权欲膨胀与自身身体缺陷之间取得心理平衡的结果。到底太监比不得正常人,又因为初入宫闱时备尝冷暖,所以越发喜欢看见鲜血淋漓的残酷。

旁人越是挣扎嘶喊,他们便越觉得痛快,甚至以此为乐而乐此不疲。

叶贞扭头看着帝君熟悉的面庞,略带惊惧的眸子死死盯着那双幽暗无光的眼睛。脑子里骤然回到那个下雨的日子,他执手门口,清浅一笑。却将伞侧在她的头顶,淋湿了自身,眸光里如聚万道暖光。

皇帝的脸上没有半分波澜,依稀如常,幽暗的瞳孔没有半分颜色,也不见一丝光亮。他只是走下席,缓步行至慕风华的身前,唇角微扬,“爱卿甚得朕心。”

风阴却悄无声息的走到叶贞身旁,将她搀起,而后半垂着头站回原来的位置。叶贞忽然有种极为诡秘的错觉,她夜里见到的风阴惯来冰冷无情,可是现下仍是夜里,风阴仍是风阴,然而心性……

到底……到底怎么回事?

环顾四周,妃嫔们一个个瞪大双眸,早已吓得花容失色。

慕风华唇角微扬,“皇上喜欢便好。”继而挑眉看了叶贞一眼,别有深意道,“不知皇上如何处置这以下犯上的丫头?不若乱棍打死作罢,省得看着碍眼。”

叶贞心头微惊,随即跪下,面上却是清浅的颜色,“奴婢罪该万死,请皇上赐罪!”

“哦,芸芸众生只求生,你何以求死?”帝君不紧不慢的开口,声音如飘渺梵音,带着少许冷冽。

“奴婢卑贱,命若草芥,若杀了奴婢能让皇上心里痛快,奴婢甘愿一死!”叶贞伏跪在地,以最恭敬的姿态,话语却铿锵有力,没有丝毫做作。

“皇上,这丫头尚有几分心性,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。今儿个是皇上的生辰,想来皇上也是不愿染血的。”一贯冰冷的宁妃却开了口,竟是为叶贞求情。只是这一语双关,却委实狠狠的还了慕风华一记。

皇帝生辰,奉送人头本就是大不敬。

宁妃借着为叶贞求情的由头,挑明了慕风华的别有居心。帝君生辰送了人头,岂非要帝君染血?好好的喜事如今成了这副模样,慕风华难辞其咎。理应以大不敬论处,按律当斩。

不过他是慕风华,除了慕青,谁敢动他。

举宫之内,怕也只有宁妃生性傲然,对于阉贼更是打心底里生恨。当日宁家被贬,便是因为东辑事,故而宁妃与东辑事的仇,众人心知肚明。

“诚如爱妃所言,朕这双手还从未染过血腥,当真舍不得。”皇帝阴冷的话语分明是一种开释,却让风阴突然跪在了他的跟前。

“皇上!微臣愿意……”

还不待风阴说完,皇帝锐利如鹰隼的眸子突然凝在他的脸上。

风阴眼底的光顿时缩了一下,头微微垂下,再不置一词。

“风阴是想求皇上赐婚么?”慕风华忽然笑得干脆,眼底的光如薄雾教人无法看清。

叶贞的身子突然轻颤,什么?

却听得慕风华越发恣意的谩笑,“如此倒好,想来风阴孑然已久,这丫头惯来心眼多,不若凑到一处许是能让风阴寻着另一片天地,如此未尝不是件好事。”

风阴骤然看她一眼,随即道,“皇上,臣并无此意。”

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慕风华冷笑着,一双犀利的眸子几乎要挖出人心来。

叶贞叩头,声音微凉,不含一丝情愫,“皇上容禀,奴婢并无非分之心。奴婢既入得华清宫,便生生世世都是尹妃娘娘的奴婢,莫敢妄图其他。奴婢触犯宫规,自当领受惩处,与旁人无关,与旁人无隙,生死任由皇上做主,绝无怨言。”

他居高临下看着脚下臣服的女子,无悲无喜,无怒无嗔。单薄消瘦的身影,一如记忆里那个雨中的女子,只是再也回不到当日。

原本,他就没想过回到昔日。

今日来这栖凤宫,便早已做好了准备,准备在她的心头狠狠刺伤一刀。

宫闱厮杀,你若不狠便是死,奈何她足够聪明却始终不够狠。而他所能教会她的,便是凌驾在旁人性命之上的狠辣无情。只有漠视周旁的一切温度,才能踩着森森白骨而上,得到想要的一切,这是劫数,也是仇恨带来的代价。

还记得来时风阴问的那句话,皇上,可曾后悔?可会后悔?可能后悔?

他只用冰凉的眸子看了风阴一眼,斩钉截铁的应了一句,不会!

无论会不会后悔,将来的事情谁知道呢?左不过负了韶华,左不过一盘棋局,既已开始,断没有中途而废之理。

可是风阴却说,皇上,臣后悔了。

那一刻,他盯着风阴微凉的银色面具看了良久,面色没有丝毫波澜。

他昂起头,敛了眉色,冲着跪地的女子吐出冰冷的两个字,“杖毙!”

叶贞依旧伏跪在那里,羽睫微微垂着,心寒至极。在侍卫上来按住她的时候,她抬头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帝君,那张与墨轩没有半分差别的脸,俊彦的剑眉星目,刀斧雕刻般的五官。

她看见他唇角勾勒出的浅淡笑靥,心头鲜血淋漓,早已为他血流满地。

唇角微扬,叶贞报之一笑,而后沉沉垂下羽睫,遮去了眼底精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