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0.躲不开的肃杀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羽睫骤然扬起,叶贞愣在当场,晶莹的泪滴沿着面颊突然滚落。(www.ziyouge.com)

身后的男子合上双眸,她听见他略显沉重的呼吸,伴随着冰冷低浅的话音,“永远不要问为什么,因为你要不起,他给不起。”

她的手,只是握紧腕上的红丝线,“因为他是君,是天子?”

他不说话,只是重重点头。

松开叶贞,风阴站在她的身后,没能看见她寸寸冰冷的面颊,如月冷厉的眸子,伴随着隔世的寒凉,“他在哪?”

“凝香殿。”风阴说得极为平静,面具下的容颜,任谁也看不清楚,唯有他自己知道,面具掀开之后便只有死路一条。

他明明知道她跟叶氏姐妹的仇,明明知道她的恨,可是他还是跟她的仇人走到了一起。她忽然很想知道,那张龙榻上翻滚的男女,是否也如同她的眼泪这般,畅快得淋漓尽致!身子晃了晃,她的脊背重重撞在冰冷的宫墙上,目光迟滞痴凝。

她应该明白,他是君,是天子,是帝王,是这万里河山,后宫三千的主宰。她是谁?不过是他从路边救回来的小猫小狗,因为残存的利用价值,故而施舍给她一丝的怜悯,而她竟痴痴的将这当做真心相待。

如今她是贱婢,他是九五,云泥之别,天壤之别!

他一句话,她便被赐死杖毙。今晚这一出,她知道他并非真心要她死,左不过是要她管好自己的嘴,收好自己的心,否则她的命就如同草芥一般,随时都会烟消云散。

慕风华看出了帝君的意思,故而不加阻拦,反而火上浇油。身为帝君,岂能让虎视眈眈的臣子看出一丝一毫的犹豫不决,所以,他说杖毙。

可是杖毙二字,却委实将她的心,撕裂得不成样子。

他是墨轩,也是轩辕墨,高高在上的皇帝,所以不会让任何人任何事成为他的障碍,成为他血色宫闱中的绊脚石。一旦有了挂碍,他会不惜一切的扫除,就算连皮带肉都在所不惜。只因那一句万岁,他们便再无可能。

“你该明白。”风阴顿了顿,眸光有些微凉,“若你愿意,他会愿意给你位份,让你不再仰人鼻息。”

她抬头看他,唇角扯出一丝艰涩的冷笑,“我明白,所以此生我都不会成为他的三千分之一。请大人转告皇上,无论前尘如何,只要奴婢还有一口气,都不会让自身成为他的威胁。生死不论!”

“叶贞!”这是他第一次唤她的名字,带着几分犹豫。他的手扣上她的腕部,低眉注视着她紧握红丝线的动作,仿若只要轻轻一扯,那根线就会当场扯断。

叶贞摇了摇头,羽睫微微垂着,轻轻拂去他的手,“你以为我要做什么?你以为我还能做什么?我不会扯断,因为这根线会随时提醒我,永远都不要相信任何人。是他让我再也不可能相信世间的人和事,一个字都不要信。”

她颤颤巍巍的走在宫道里,摇晃的宫灯将她的身影拉得颀长。

风阴定定的注视着叶贞离去的背影,那般消瘦,那般悲凉。

她说,她永远不会成为他的三千分之一,更不会让自身成为他的威胁。她说,永远都不要相信任何人,是他让她此生都不可能再相信世间的人和事。

他的手不自觉的握紧剑柄,良久没有挪开步子。

凝香殿内春色旖旎,华清宫里却满布肃杀之气。

帝君的赏赐接二连三的送上,却丝毫没能晕开尹妃脸上的冰冷和杀气。叶贞面无表情的跪在院子里,神情呆滞,没有半分求饶与挣扎。

“姐姐?姐姐你倒是说话啊!”月儿在一旁焦灼。

尹妃从寝殿内出来,眸色冷戾,“没想到你没死,还敢回来!”

皇上赐杖毙,尹妃险些吓得晕过去,如今虽说皇帝赏赐了不少珍宝。名为赏赐那一幅百花争艳图,实则去了凝香殿,着实狠狠的打了尹妃的脸。

如今华清宫的奴才不懂事触怒了皇帝,闹得满宫皆知。外头开始谣传,说尹妃原是想送身旁的奴才爬上龙床,现在却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。这般言语,教她这个四妃之一如何还能淡然处之?

叶贞不卑不亢,眸色无光,“奴婢是华清宫的奴才,自然要回来,娘娘要打要杀,奴婢断无怨言。”

“好!好!亏你还记得自己的身份,一介贱婢,也敢在皇上面前搬弄是非。如今可好,皇上震怒,想不到你还能活着回来,委实是了不得。本宫倒是个睁眼瞎,生生没瞧出你这点本事!”尹妃怒不可遏。

但凡能威胁到自己的位份,她都断不能容忍。

如今看着皇帝待叶贞委实不同,分明赐了杖毙还能完好无损的回来,明日天一亮,叶贞还不得飞上枝头变凤凰?不行!绝对不行!

现今皇上便青眼相待,来日这贱婢与自己平起平坐,她这尹妃如何有颜面对待后宫佳丽三千?

所以……尹妃的眼里已然起了杀机。

月儿瞪大眸子,扑通跪在尹妃跟前,“娘娘饶命!娘娘饶命啊,姑姑并非故意,姑姑原是一心要帮娘娘的,不曾想过要闹成这般动静。娘娘明察!”

叶贞不紧不慢的抬头看着尹妃双目圆睁的模样,唇角扯出一丝艰涩的笑,磕了头道,“皇上尚且没有赐死奴婢,娘娘现下杀了奴婢,就不怕来日皇上向您讨要吗?奴婢左不过贱婢一枚,娘娘何苦与皇上闹不愉快?”

语罢又低低道,“娘娘不过想要恩宠,想来也不愿与皇上心生嫌隙。奴婢对皇上并无非分之想,而皇上之所以纵了奴婢,到底也是念着奴婢是尹妃娘娘的人,故而这份救命之恩是娘娘给的。皇上,是真心宠爱娘娘的。”

“本宫再不听你这巧舌如簧!”尹妃大怒,原先叶贞说什么她尚且觉得有理。此刻不管叶贞说什么,她都不会相信。

叶贞冷了眉眼,不再说话。

却听得尹妃长袖轻拂,“既然你觉得皇上宠爱本宫,那本宫倒要看看,在你和本宫之间,皇上会选谁!来人,给本宫狠狠的打!”

话音刚落,月儿狠狠几个响头磕在地上,顷刻间泪流满面,“娘娘不要!娘娘不要啊!姑姑不是有心的,姑姑对娘娘忠心耿耿绝无二心,这样打会打死姑姑的……”

尹妃冷笑两声,“宫里不缺奴才,尤其是狗奴才!打!”

粗壮的棍子如雨般劈头盖脸而下,叶贞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,便有粘稠的液体从额发间涌出,缓缓划过面颊滴落在地。触目的嫣红像极了叶蓉身上的舞衣,那般妖娆不可方物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