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.姐姐,我疼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姐姐?”耳边是月儿的厉声尖叫,叶贞被棍子打翻在地。|www.ziyouge.com|透过血泪模糊的视线,她看见月儿惊恐的眸子,以及飞扑而来的身子。

天旋地转的瞬间,她看见母亲微笑的容脸,那个姝颜娇媚的女子含泪望着她,低低喊着她的名字。贞儿,要活着,好好活着。

冰冷的黑暗蒙了心,浑身的血液有种逐步抽离的凄寒,她忽然觉得自己回到了很久之前,那个母亲身死的夜里,一样的黑暗看不到边际。原以为那个为她系上红线的男子,便是命中的希冀,却没有想过,希冀也是浮华,不过是埋没在奢华之内的冷漠无情。

此生,除了利用与被利用,她还剩下什么?

剩下苟延残喘?还是踩在森森白骨而上的重重杀机?

眼帘重重合上,叶贞永堕黑暗。

贞儿?

黑暗中她又听见母亲的声音,伴随着低低的抽泣。有种微凉的东西在自己的脸上蔓延,她想睁开沉重的眸子,却力不从心。掌心传来暖心的温度,那是娘的温度?

娘,是你吗?

娘,别走,贞儿舍不得你走……娘,贞儿一个人好累。贞儿没用,没能为你报仇,反而让自己……

干涩的唇,发出低低的呜咽,声声喊着“娘”。带血的眼角却绵延着细长的清泪,如同久旱的荒漠,终于落下久违的甘霖。

“姐姐?”那低低的呼唤像极了月儿。

“姐姐?”又一声传至耳畔。

叶贞终于睁开了眸子,外头的天依旧暗沉,唯有东方才撕扯开微亮的鱼肚白,谁成想这一夜竟如此之长。身旁没了声息,叶贞稍稍挪动身子,便有彻骨的剧痛从头至脚传遍全身。

黑暗中,她摸到了湿漉漉的东西,伴着阵阵咸腥味。

心头骤然一慌,随即咬牙顺着液体摸去,去摸到一具微凉的身子。脑子嗡的一声,是、是月儿吗?

浑身颤抖着匍匐着,叶贞觉得骨头几近碎裂,脸上的血迹已经干涸,让整张脸的肌肤都出现拉扯中的绷紧。

“月儿?是你吗?”叶贞低低的喊着。

黑暗中,她听见微弱的喘息声,还有嗫嚅般的回应,“姐姐……”

心头一怔,眼泪突然滚落。若说这世间还有一分真情,这算不算?

有一只微凉的手,在黑暗中握住了她的手。叶贞看不清月儿的容色,可是却能感觉到来自月儿的奄奄一息,以及……与自己一般的浑身是血。

“月儿?月儿你怎样?”叶贞咬着牙爬到月儿身旁,心头松了松,“还好,我们都还活着。”

月儿的身子冷得可怕,带着迫人的颤抖,“姐姐,我冷。”

叶贞瞬时泪流满面,借着外头渐渐微亮的晨光找到了月儿的具体位置,将她抱在了怀里,无力的靠在墙角,“莫怕,姐姐在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叶贞突然泪如雨下,“你怎么那么傻?冲上来做什么?真当不要命了吗?世间竟还有你这般傻的人!”

月儿扯着嘴,笑得比哭还难看,“你说的,要做我的姐姐,亲生姐妹哪有不管你死活的道理。横竖我这命都是不长的,还不如替了你,来日死了还有你惦着我。真好!”

叶贞死死抱着月儿,泣不成声,“傻丫头,便是随口一说的话,你也能当真吗?你知不知道,我不过是利用你,只是想利用你,不让自己被人疑心身份罢了!你却也当真!你脑袋是木头吗?这么愚蠢,还傻乎乎的冲上来替我挡棍子!非要我骂你,你才肯知错吗?”

“姐姐,我不笨,真的。”月儿的声音越发微弱,头靠在叶贞的怀里,已然没有了抬头的气力,“我知道姐姐是国公府三小姐,我也知道姐姐心里有恨。姐姐不说,可是月儿都知道。月儿也有秘密不能告诉姐姐,所以月儿不敢开口问姐姐,可是我知道就算我不说,姐姐早已将我看得透透的。姐姐好聪明,真的好聪明。”

叶贞泪流满面,“别说话,等天亮了,一切都会好的。说不定皇上、皇上会来救我们,说不定、说不定……”

“姐姐说谎的时候,心跳得好快。”月儿痴痴的笑着,“我从未听过姐姐这般没有底气的说话,可是姐姐,我好疼……真的好疼,我想睡觉,就睡一会好不好?”

“月儿别睡。月儿你听我说,月儿不能睡啊,睡了就醒不来了!月儿你哪里疼,告诉姐姐,姐姐一定想办法!”叶贞忽然有种前所未有的惊慌失措,无助、恐惧、歇斯底里想要吐出心头的呐喊。

月儿眨了眨眼睛,看着窗户外头透进来的光亮,“姐姐,天亮了,所以皇上不会来的。皇上看姐姐的时候,眼睛里会放光吗?娘说,如果一个男人看女人的时候,眼里会放光,那就是喜欢的。”

叶贞哭着狠狠点头,却从未看见过他眼底的光,只见过氤氲不散的阴霾。

“那便是喜欢的。”月儿微微合上眸子。

“月儿听着,不准闭上眼睛,听见没有?”叶贞捧着她满是血污的脸,撕心裂肺的喊着,泪如雨下。

月儿无力的眨着眼睫,幽幽道,“姐姐,我想喝水。”

“好!撑着!一定要撑着!”放开月儿,叶贞爬到门口,死命的用尽全身气力敲打着门板,“来人,救命啊!尹妃娘娘,奴婢知错了,奴婢知错了!求您杀了奴婢,放了月儿吧!月儿快不行了!娘娘!娘娘……”

外头没有声音,四处回荡着叶贞撕心裂肺的声音,“娘娘,奴婢求您了,月儿还小,她什么都不懂,她都是被奴婢连累的。娘娘您放了月儿,杀了奴婢,奴婢绝无怨言!娘娘……给口水喝……月儿,真的快不行了……”

“我求你们,我求你们,行行好吧……给口水喝……救救月儿吧,她还那么小,她什么都不懂啊……”

叶贞苦苦哀求着,心如千刀万剐般狠狠疼着,回头却看见月儿双眸紧闭的倒伏在草垛里,满身血污。

哭着爬回月儿的身旁,叶贞发了疯似的喊着月儿的名字,双目猩红。视线晃了晃,叶贞一口鲜血喷在地上,瞬时晕死过去。

门,骤然打开,外头刺眼的白光霎时晃了眼前的一切景物。

有个人影从外头冲进来,带着阴冷的风,迫人的眸光直勾勾落在她的脸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