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2.带她走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风阴!”尹妃冷冽,“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?你虽是御前一品随侍,但这是后宫,这是本宫的华清宫,你敢如此放肆!”

风阴冷眸看着挡在门口的尹妃,只低喝道,“让开!”

尹妃怒色已极,“放肆!”

“这是皇上旨意,难道尹妃娘娘也要违抗?来人,带走。-www.ZiYouGe.com-”风阴一步一顿走到尹妃跟前,素白的手轻轻一挥,便有几名太监上前将晕厥的叶贞与月儿一道带走。

尹妃怒不可遏,“既然是旨意,敢问风阴大人,圣旨可在?”

风阴冷笑两声,“那便请尹妃娘娘自己去找皇上,微臣恕不奉陪!”

“你!”尹妃勃然大怒,登时让随行的太监围住了风阴,“今日你若要从本宫手里把人带走,且要给本宫一个说法,否则……”

“否则便要治微臣一个大不敬之罪?”风阴眸光冷冽,“尹妃娘娘果然好架势。”

“要说法是吗?朕如今便可以给你个说法!”铿锵有力的声音,只一眼眉目间的无温,便有不怒自威的凌然之气。

刹那间,众人悉数下跪,高喊着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”。

轩辕墨冷睨跪身的尹妃,嘴角微扬,“看样子朕的爱妃诚然是许久不曾伺候过朕,故而连朕是何种脾性都已然忘却。现如今朕便站在这里,尹妃你可有话说?这一纸圣谕你若想要,朕马上就能让你看见!”

尹妃吓得面色煞白,“臣妾不敢!”

“不敢?哼,你问风阴要说法,朕现在就给你说法。叶贞此人,朕现下便带走。举宫之内谁敢再动她一根毫发,朕便要谁的脑袋!君无戏言!”轩辕墨居高临下,睨一眼瑟瑟发抖的众人,“昨儿个夜里谁动的手,谁就提着脑袋来见。”

语罢,轩辕墨甚至没有多看尹妃一眼,拂袖而去。

身后,尹妃眼前晕眩,险些晕过去。

华清宫内,昨儿个夜里行刑的奴才,悉数被摘去脑袋,丢在了乱葬岗。

后宫的消息总是传得最快,不消一刻钟,举宫皆知皇帝从华清宫接走了叶贞。彼时叶贞浑身是血,显然用了刑。皇帝因此训斥了尹妃,将行刑之人悉数处斩。并口谕六宫,谁敢再动叶贞一根毫发,便要那人提头来见。

这无疑让刚刚侍寝完毕的叶蓉面色难堪,帝君一大早离了寝殿,竟是去救一介贱婢,可想而知她这个贵人该有多么不中用,留不住皇帝的心竟连皇帝的人也留不住。

这消息无疑是重磅炸弹,也是敲在后宫妃嫔心头的一记重锤。然……比之更沉默的是慕风华,司乐监里越发死气沉沉。

影子朝着高高在上的慕风华行了礼,素日只见慕风华细细打理着他的白玉笛子,今日倒是奇怪,竟只是盯着那笛子不说话。

“少主人,属下即刻启程向主子复命,不知少主人有何交代?”影子站在那里,目不转睛的盯着慕风华一脸的阴郁。

殿内没有回应,只有风掠过人皮灯笼时的低低呜咽声,像极了剥皮时的哭喊声。

良久,慕风华才抬头,目光冷冽如刃,“滚!”

影子敛了眉色,大步朝着外头走去。

慕风华在想,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开心过?好似很久不曾笑过,记不得有多少年了!一直将自己锁在冰冷的囚笼里,镜子里的容颜,连自己都会觉得陌生。

“爷。”小太监上前,“人醒了。”

指尖在白玉笛上微微跳动,慕风华点了头,“现下何处?”

小太监双手奉上精致华美的护甲,替慕风华戴上,以免伤着他修剪得极其完美的指甲,边回答道,“现下在乾元殿偏阁,想是伤得不轻,如今御医都来了,流了不少血。”

抬头看着他精美的人皮灯笼,慕风华面无表情,“诚然是命大的。是皇上亲自去接她出来的?”

外头的流言蜚语他也听得,却还是要问上一问。

小太监颔首,“是的。皇上为此还晓谕六宫,谁敢再动她分毫,便要提头来见。想来,皇上是动了真格的。”

“原以为是风阴,委实想不到连带着皇上都上了心。”慕风华漫不经心的说着,犹记得昨夜那一曲销魂的琵琶声,那个盈盈走出红绸的女子,一幅百花争艳诚然惊艳天下。

小太监的唇张了张,许是想起不久之气那个被割了舌头的太监,又生生将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。

良久才听得慕风华起身道,“栖凤宫有何动静?”

“栖凤宫贵妃已经赶去乾元殿,不知意欲何为。”小太监躬身跟着慕风华。

闻言,慕风华低低的冷笑两声,“这宫里头果然是越发热闹了,如今连贵妃都出面,想必这叶贞诚然非池中物。左不过……可见皇帝也并非真心待她,否则何至于将她送上风口浪尖。”

一步一顿走出大殿,慕风华的眸光寸寸冰冷。

心中想着,大抵皇帝会要了她,该给她什么位份才好?美人?贵人?嫔位?总不至于一跃成妃便是!

只是昨夜那双眼睛,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,那种凄冷的绝望。分明是空洞无物,却能将人生生吞进去,甘愿在她的黑暗中沉沦。

曲瑟和鸣,这司乐监多少乐师都奏不出她那种满腹仇怨的乐声。那种悲愤中的铿锵有力,试问世间有几人能弹得出,又有几人敢弹声殿前。然,能否听得懂她的坚决,需要多少的定力才能不被吸引。

偏生贱婢身,心若玲珑色,此生厌浮华,扁舟任平生。

低眉冷笑,若是义父听见,怕是一刻都容不得的。

这般想着,他竟有几分侥幸的错觉。

蓦地回过神来,他这是作甚?为她担心?该死!诚然是该死的女人!这一曲琵琶果真是淼淼妖孽声,殊不知自己在旁人眼中,无异于也是妖孽。

漫步走出去,阳光烈烈,却照不进司乐监的幽暗凄冷。慕风华走在长长的回廊里,一身青衣冷冷随风飞,手执青伞走进了阳光里。

犹记得那日下着雨,她坐在竹园里,含唇一曲绵柔的小调,恰似昔年的稚嫩。

轻叹一声,慕风华缓步朝着乾元殿走去,身后仪仗浩浩,两侧宫人回避。

站在乾元殿不远处,他忽然改了主意,转身便走,不再看乾元殿一眼。手一松,手中青伞随风而去,幸被身旁的太监及时握住,再次遮挡住他头上的烈日。

这宫里,冷了太久,也该被捂热了才好。否则长久下去,觉得自己都是个死人。难得还能听见自己的心跳,果然是极好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