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.心有多疼,只有自己知道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御芳斋内,叶贞靠着廊柱坐着,头上裹着层层绷带,厚厚的绷带透着血迹,若隐若现像极了雪地里的傲雪红梅。(www.ziyouge.com)

嘴角眼角的淤青,浑然不觉疼痛,她只是无力的靠在廊柱处,看着御医们摇着头。

月儿躺在榻上,鲜血一盆接一盆的被端出去,那种颜色像极了母亲临别前的惨烈。炙热的温度,艳烈的颜色,是此生梦魇,挥之不去如同心上朱砂。

她说:姐姐,我疼。

她说:姐姐,好冷。

她却什么都做不了!那种歇斯底里的绝望一如昔日,眼睁睁看着母亲惨死。她看着那张人皮被完整的剥离母亲血肉模糊的身躯,看见母亲的血淋淋的皮肉,看见那颗眼珠子就滚落在自己的脚下。

她想哭想喊却什么都做不了,像狗一样的被丢去。外头下着雨,她抱着哥哥的身子,冷得连骨头都颤抖。触摸着哥哥断裂的双腿,恨不得把天都撕裂。

轩辕墨站在门外,身后站着默不作声的风阴。

御医摇着头,“这条胳膊废了,若不早早截去,连性命都难保。”

叶贞的羽睫骤然扬起,眸色猩红几欲吃人。她疯似的冲上去,狠狠推开月儿床前的人们,眼泪与心头血一道流淌,“不可以!没了手,她怎么活?不可以这么做!她才十五岁,她才十五岁……她还有一辈子,怎么可以没了手……”

床榻上,月儿面如死灰,双眸紧闭,只有最后一口气吊着。

她看见月儿的右胳膊已然青紫,因为打断了肩膀处的筋骨血脉,来不及救治,所以这条胳膊废了。若不截去,只怕命都难保。

轩辕墨走进来,满殿众人朝着他恭敬行礼,道一声万岁。

却如利刃,割碎了她的视线。她起身,一步一顿走到他跟前,扑通跪下,额头重重磕在地上,那一声闷响如同敲在心头的重锤,生疼却不容抗拒。

她的泪在此刻崩塌,口中高喊着,“皇上万岁……万岁万万岁!”

他怔在那里,看着脚下不断抽动双肩的女子,只是清浅开口,“平身!”

“皇上仁慈,求皇上救救月儿!叶贞什么都愿意,只要能换月儿一命!”叶贞不肯起身,头一次又一次狠狠磕在他的脚下。本就受伤的头部,逐渐渗出血来,不多时便染红了绷带。她却仍不肯罢休,声声唤着月儿。

轩辕墨忽然俯下身子,用力扣住她的左右胳膊,“要她活着,必须舍弃胳膊。”

叶贞怔怔盯着他的脸,眼泪沿着面颊徐徐而下,无声无息的坠落在大殿里。她看他幽暗无光的眼睛里,没有半分温度,截然不是昔日大雨瓢泼下,那个为她撑着半边伞的男子。泼墨的并蒂莲花,不过是梦中的昙花一下,而如今梦醒了,这才是现实。

她瘫坐在地上,看着月儿呈现青紫色的胳膊被锯下,鲜血如注喷涌,染红了她的眼,染黑了她的心。

宫里的夏天,真的好冷。

风阴盯着她的脸,面具下的眸子寸寸微凉,却是目不转睛,如同要将她的影子刻入灵魂深处。

御医们忙忙碌碌,多少人在她的视线里来了又走,她就像个泥塑木雕,在这冰冷的宫闱里看尽人间冷暖,世态炎凉。最寒不过人心,如今她算是彻底寒透了。

轩辕墨什么时候走的,她不知道;御医什么时候走的,她也不记得。

她的所有记忆都定格在月儿那条胳膊被截下来的瞬间,满脑子都是鲜血的艳烈。华灯初上,宫灯摇曳,她终于起身,明灭不定的烛光里,月儿低低呻吟了一声。

叶贞连滚带爬的伏在她的床前,眼中噙着泪,却不肯再让自己软弱。

“姐姐?”月儿的额头满是冷汗,整张脸如同死灰般的惨白无光,眸色涣散,倒映着微弱的烛光。可是她的声音,依旧清晰,一如昔日的浅浅。

“月儿莫怕,姐姐在。”叶贞哽咽着。

月儿似要挪动身子,却疼得咬紧了唇。她没能看见自己失去了胳膊,只觉得剧痛,清澈的眸子只是定定的看着她,却让叶贞疼了心,痛入骨髓。

她说,“姐姐,我疼。”

叶贞重重点头,却咬着牙说,“放心,以后姐姐都不会让你疼。”

月儿笑了笑,又重重的合上眸子,惨白的唇只艰涩的扯出一个字,“好!”

整个寂冷的大殿内,剩下叶贞的心还在哭泣,换不回月儿的胳膊,换不回她的如花岁月。微凉的指尖拂过月儿的眉心,叶贞小心翼翼的替她擦拭身子,一遍又一遍。顾不得自身的伤痛,心有多疼,只有自己知道。

月儿一直处于半昏半醒的状态,后半夜发了烧,整个人烧得浑浑噩噩的。是轩辕墨赐了千年人参,这才吊住了月儿的命。此刻的月儿,虚弱得如同跳跃的烛火,只消风儿吹,就会烟消云散。

叶贞怕极了,死死守着月儿不肯挪动一步。

殿外,月色撩人,站着一身黄袍的男子,纹丝不动的望着皎皎明月。犹记得那日他亲手系上的红色丝线,如今……他用她的命做赌注,赌这万里河山,赌一场盛世繁华。

“皇上?”风阴低低的唤着,今儿个夜里,他没有传召任何人侍寝,只是定定的站在这里,看着月升等着月落。

他从不是多情之人,或者说他从未有过情,自他坐上九五之尊的皇位,他的世界就不允许任何的牵绊。

“朕要留着她。”轩辕墨仿若下定决心。

风阴深吸一口气,“皇上的决定,微臣誓死追随。”

轩辕墨转过身看着风阴,银色的面具在月光下绽放着冰冷的颜色,昏黄的灯光洒落在上,如同镀了一层金色。袖中的手微微蜷握成拳,他的眸光寸寸成灰,“朕知道这对你不公平,可是朕的天下在这里,朕的命也在这里。”

“臣明白。”风阴垂着头,微微侧过脸去看敞开的殿门。

“忘了吧,对你对她都好。”轩辕墨道,“这场局没有输赢,只有生死。朕没有转圜的余地,你更没有。”

风阴点了点头,“皇上所言极是,臣……不会告诉她只字片语。”

轩辕墨冷下眉目,抬步走到殿门口,看一眼床榻前神情呆滞的女子,没有表情没有温度。徐徐转身,薄唇微启,“明日起,她便是朕的四品御前待诏。”

身后,风阴身形一怔,去只是握紧了自己的剑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