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4.尹妃之德,奴婢涌泉相报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清晨的光,撕扯开天际,换来新的生命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有人一夜死了心,有人一夜寒了心,也有人一夜失了心。宫墙深深,只有高高在上才能握住自己的生死,捏住别人的生死。

叶贞站在御芳斋的殿内,任凭宫娥为她换上四品御前待诏的衣衫,青丝挽发,眉目无温。以后她不为活着,只为杀戮,为了不让自己被人屠戮,她将不惜一切代价。

绛紫色的宫服剪裁得当,衬着她极为窈窕的身子。她就站在那里,浑身上下察觉不到一丝温度,平静的面颊泛不起一丝波澜。

扭头看一眼依旧沉睡的月儿,烧已经退了。御医交代,月儿伤势过重,暂时还不会清醒。

缓一口气,如今她有着正式的女官身份,比之宫阁的教习嬷嬷位份高出甚多。如今她是御前的四品待诏,可与风阴一道侍奉御前,宫籍名册上叶贞二字将如烙印永世不灭。

御书房内,轩辕墨端坐御案前,看着底下跪着的叶贞,容色平静得犹如一潭死水。她抬头看他时,再不似昔日的眸光。无悲无喜,无怒无嗔,再也不将一丝情愫写在脸上。因为再也没有必要,她的爱恨离愁以后只有自己知道,与他人无关。

“奴婢谢皇上隆恩,以后必定好生侍奉皇上左右。”叶贞俯首磕头。

她的头上还缠着纱布,隐隐透着殷红的血迹。

轩辕墨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平身吧!”

“谢皇上!”叶贞起身,躬身退到一侧,垂下眉眼不再看任何人一眼。

风阴从外头进来,视线落在叶贞的身上,却再也得不到丝毫的回应。缩了缩眼神,风阴御前行礼,“皇上,尹妃娘娘来了,跪在殿前不肯走。”

轩辕墨喝着茶,只觉得较之往常有些不同寻常。不觉一怔,“这茶……”

“这是皇上最喜欢的雨前龙井,奴婢取了晨曦无根水煎煮所泡。寻日皇上的茶都是晾至七分烫,茶香俨然清淡。故而奴婢今朝晾至八分烫,让茶香悉数散出,教皇上喝着正好。”她的心思素来细腻,不卑不亢的说着。

“皇上,尹妃娘娘……”风阴顿了顿。

微微颔首,轩辕墨看一眼叶贞,“去告诉她一声,若想让朕生气,她便只管跪着!”

叶贞躬身行礼,“奴婢遵命。”

风阴的眸光掠过一丝担忧,却也不敢说什么。轩辕墨依旧慢慢品茶,浑然置之不理状态。微微敛眸,风阴悄然退出去。

外头阳光烈烈,尹妃跪在殿前石阶下,额头汗珠子不住的滚落。自知惹怒了皇帝,尹妃哪里还能待在宫里,只得早早便来请罪,期待着帝君还能再赐恩宠。宫里的女人,没有恩宠便不能活,这是最简单的道理。

何况皇帝赐死了行刑的太监,无疑也是警告六宫。

若是不得皇帝的宽宥,尹妃在宫里的日子将会举步维艰。

叶贞缓步走在回廊里,身后左右随行着两名宫女两名太监,这是四品待诏的仪仗。视线泠泠落向跪在殿前的尹妃,唇角笑意清浅。

尹妃瞪大眼眸,只一眼,眸中戾气便隐遁无形。她没想到皇帝救了叶贞,更没想到叶贞如今身份不同,只看这衣衫看这仪仗……莫非皇帝册了她为美人?贵人?还是嫔位?不管如何,她都是妃,叶贞无论怎样都不可能超越她!

慢步走下台阶,一个台阶是一份心痛,一个台阶是一次心狠,一个台阶是一场隔世。

她终于走到尹妃面前,虽然头上带着伤,脸上尚有淤青,可是这丝毫不能影响她面上的不卑不亢,那种带着无温的清冷之色。

“皇上口谕,尹妃娘娘若不想让皇上生气,便赶紧走吧!乾元殿,到底不是您该来的地方。”叶贞只是哈了一下腰,算是行个常礼。站定身子,这般的居高临下睨着眼前跪着的尹妃,不久之前就是这个女人想要自己和月儿的命。

见尹妃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,叶贞俯身蹲下,平视尹妃的嗔怒而微凉的眸子。

叶贞取出袖中的帕子,不紧不慢的替她拭去额头的汗珠子,幽幽开口,“娘娘何必呢,看您这般辛苦,奴婢委实难过至极。如今奴婢身为御前四品待诏,想来娘娘也会为奴婢感到高兴。奴婢出自华清宫,乃尹妃娘娘一手调教,这份大恩大德奴婢来日一定涌泉相报。”

尹妃骤然扬眉,羽睫止不住颤了颤。

这一番说着轻慢,但听在尹妃的耳里,却有一种阴风划过脊背的寒意。头上顶着烈日,目光却在触及叶贞唇角的笑意时,冷若霜寒。

尹妃素来是知道叶贞的心性的,叶贞的心思并非寻常,如今已然是四品待诏侍奉御前,若是她在皇帝跟前搬弄是非,那自己这个尹妃就别想有好日子过。

见尹妃只是抿着唇不说话,叶贞挥手便有人过来,撑着伞替她遮去顶上烈日。叶贞笑了笑,眸光氤氲不明,“娘娘莫要紧张,奴婢备了一份薄礼,权当是感谢娘娘多日来的照拂。”语罢,低低笑着,而后又道,“皇上动了气,娘娘还是赶紧走吧,否则皇上会觉得华清宫太热闹,让娘娘您换个地儿住。”

闻言,尹妃一把扣住叶贞的手,“叶贞,好贞儿,本宫好歹也算你的旧主,请你替本宫与皇上说说情,本宫当日是一时气愤并无真心实意要杀你。你当清楚,本宫不过是……”

叶贞拍了拍尹妃的手背,唇角扯出一丝轻笑,“娘娘放心,皇上那边,奴婢会好好说说。叶贞不是忘恩负义之人,娘娘还是回去吧!如今日头太毒,娘娘若是将自身这花容月貌损伤分毫,以后的事情可就不大好说了!”

尹妃忙不迭起身,却因为膝盖处的痛麻,整个人颤了颤。所幸被身旁的宫婢扶住才能站定,亦步亦趋的朝着乾元殿外头走去。

身后,叶贞浅浅行礼。

挑眉看一眼顶上的遮阳伞,叶贞眸光冷厉,唇线紧抿。

须臾,鼻间冷哼一声,叶贞转身便走。

尹妃娘娘,这份大礼是你该得的,就当我还你的“大恩大德”!我们的账,奴婢会好好跟您算一算!

袖中,双拳紧握,眸中冷意阑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