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.你可好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太监们将退开几米远,将慕风华围在正中央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假山群中,那一抹青衣翩然伫立,青伞遮面,安静祥和。叶贞知晓,这样的容色,不过是为了掩饰他肃杀的眸色。

太监们纵了她进去,叶贞脚步轻盈,一身清淡的绛紫色透着微凉的幽暗。如同九幽地狱展开的彼岸花,褪去黑色的浓烈,染上了鲜血的艳烈,成就绛紫色的妖艳。

静静站在慕风华跟前,叶贞俯身行礼,“参见大人!”

他的伞徐徐扬起,终于露出他冰冷妖艳的眉目,微白的面颊上一双冷厉无比的眸子正死死盯着她,“如今你已经是四品待诏,想来过不了多久,这尚宫之位都该是你的,那么你也就可以我平起平坐!”

尚宫乃是宫中女官的最高级别,但……尚宫之位的甄选权不在皇帝手中,而在东辑事首座慕青的手里。传闻上一任尚宫不知为何,触怒了慕青,被慕青烹而煮之。至今尚宫之位空悬,却无人敢上位。

叶贞俯首,“奴婢未曾想过尚宫之位,不敢跟大人平起平坐。”

慕风华冷笑两声,“你可好?”

听着冰冷的口吻,却说出这样的三个字,诚然让叶贞心神一震,不由的稍稍蹙眉看他。依稀还是旧容颜,只是眼底的光不似先前的冷冽,倒是多了几分散落的阳光。

叶贞不说话,顿了良久才幽幽开口,“多谢大人关怀,奴婢很好。”

很好?

这眼角眉梢的淤青,可好?这头上的纱布还透着血迹,可好?叶贞,你自己的心瞎了,便当旁人也是瞎子?

慕风华背过身去,叶贞只看见他微白的手执着青伞的背影。

幽冷的声音缓缓传来,“不管你身处何地,你我的承诺休得忘记。否则就是有皇上在侧,我照样可以杀了你。”

叶贞面无表情,“奴婢明白!”

两公府,必须亡。

慕风华侧过脸看她,浓密的凤羽遮去了眼底的精芒。尹妃的事情,他早已听说,只是没想到她会伤得这般重。想来尹妃是下了狠手的,也亏得叶贞命大。

如今的她,俨然谁都不信。

像极了彼时的自己,从握剑夺命开始,任谁都不会轻信。

“你必须明白,今日的屠戮是为了来日的不被屠戮。今日你心软,来日就是你的死期。”他幽幽吐露着冰凉刺骨的话语,视线冷冽的落进她的眼底,“要想活着,就必须杀死所有嫉恨你的人,一丝一毫的威胁都不准放过。”

他慢慢向前走着,青伞下,那一抹青衣如同染上了烈日的灼热,“我们这种人树敌太多,所以杀戮更多。若是动了杀机,便要满门屠戮,鸡犬不能留。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。叶贞,你必得记住,在这宫里你要先把自己当做鬼。有朝一日你一跃人上,你才算个人!”

叶贞深吸一口气,重重点头,“奴婢受教!必不敢忘。”

他站在那里,扭头望着一池湖水,目光平静至极。

“听说盈国公该回朝了,这宫里只怕又要热闹了。”他冷冽的开口。

叶贞敛了眸,“盈国公征战蛮夷有功,想来皇上会论功行赏。”

慕风华冷笑,“他已经是三公之首,再行奖赏,岂非要这张九五之尊的赤金龙椅?”

“龙椅为时过早,但这后位却是唾手可得。”叶贞道。

闻言,慕风华看一眼顶上的青伞,手一松,青伞被吹至水面,随风浮动。叶贞不明其意,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。

长袖轻拂,慕风华扭头看她,“后位?这还要问问东辑事的那位,肯不肯!”

言罢,慕风华忽然一掌挥去,青伞登时爆裂,迅速没入水中。

叶贞不动声色,看着他突如其来的性子,见惯不怪一般伫立在原地。

“过来。”他陡然放缓了口吻。

心头稍稍一怔,叶贞抬步走过去。却见他冰冷的手掐起她精致的下颚,双眸有种氤氲不明的东西。

他定定的看着她良久,却是一言不发,而后松了手转身离开。

叶贞略带狐疑的望着慕风华离去的背影,他到底意欲何为?只是……盈国公将回,那鲁国公府会有何动作?帝君的赏赐是不可或缺的,正如慕风华所说,盈国公位列三公之首,还能缺什么?

想必轩辕墨此刻已然在考虑,不知他……

如果真的让洛丹青做了皇后,盈国公府的地位更不可同日而语,想来皇帝宁可后位空悬也不会成全于他。而慕青自然也不会允许盈国公府的势力日渐强大,只是慕青代天巡牧未归,这局面……

长长吐出一口气,叶贞敛了容色转回乾元殿。

风阴站在门外,拦了叶贞。

“大人这是何意?”叶贞凝眉。

“皇上动了气,不许任何人进去。”风阴担忧的看着她。

叶贞拂了风阴的手,目光清浅,“叶贞身为皇上的御前待诏,自然要时刻侍奉君上左右。敢问大人,皇上因何动怒?”

风阴环顾四下,这才道,“盈国公即将归朝,特送来急奏公函,是而皇上连午膳都未……”

眸色微敛,叶贞转身便走。

“你去哪?”风阴微惊。

叶贞不做声,直接拐了弯消失在回廊尽处。皇帝龙颜大怒,众人不知所措,风阴驻守门口不许任何进去。

不多片刻,却见叶贞端着一菜一汤过来。

托盘上的菜肴皆以瓷盖覆之,一碗白饭,一双玉箸,一勺银匙。

“你这是作甚?”风阴凝眉,“皇上最不喜欢旁人自作主张,你若……”

“我只问你一句话。”叶贞忽然道。

风阴稍稍一愣,“什么话?”

“皇上生辰那日赐我杖毙,为何又要赦我无罪?是否因为我尚有不为人知的利用价值?基于这层利益,不管他是不是君上,不管我是不是叶贞,他暂时不会杀我,是吗?”叶贞一语中的。

便是这番话,让风阴的眸子陡然沉冷。

他良久没有做声,叶贞冷笑两声,“大人不做声便当是应了叶贞。既然如此,那叶贞又又何惧之?”

“你!”风阴再次拦在她面前,隐忧的眸子死死盯着她的脸。

叶贞昂起头,缓了口吻,“你拦得奴婢,可是拦得住盈国公吗?”

风阴微怔,叶贞却绕过他,径直走进了御书房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