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7.贞儿,你过来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进去的时候,叶贞脚步很轻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

一身锦绣龙袍,轩辕墨临窗而立,双手负背。炯炯双眸远远落在天际,叶贞只看见他侧脸几近完美的轮廓,没能看见他眸中的幽冷。

“你不要命了吗?”他开口,却没有回头看她一眼,依旧保持着远眺的姿势。

叶贞不紧不慢的将托盘置于桌案上,而后走到他身后行礼,“奴婢的性命本为皇上所有,生死不过皇上的一句话。”

轩辕墨转身,目光清冷的看着她许久。

四下沉寂着,叶贞保持着行礼的姿势,身形不曾颤动分毫。

良久,她才听到顶上传来的声响,他说,“起来吧。”

叶贞起身,羽睫微微垂着,“奴婢听得皇上午膳未食,特意去御膳房为皇上做了两道菜。皇上若是觉得可行,那便尝几口试试。虽比不得御厨们的山珍海味,但味道还是不错的。”

闻言,轩辕墨凝眉,她的心思素来不是常人可比。

却见叶贞抬步走向桌案,径自将菜盅打开。

面色僵冷,轩辕墨凝眸看她,只看见叶贞脸上依旧平淡的从容。沉冷着声音,他不是傻子,自知其中定有深意,“你可知御前卖弄,是要被处死的。”

叶贞颔首,“皇上圣明,奴婢不敢卖弄。”

站在桌案前,轩辕墨长长吐出一口气,忽然望着她,一如彼时的墨轩,眸色沉沉却带着少许疼痛。他冲她拦了手,浅浅道,“贞儿,你过来。”

心头揪起,叶贞羽睫微扬,身子如泥塑木桩般僵在当场。她定定的看着他忽然卸下君王的威严,回到那场雨里,成了那个手执泼墨并蒂莲伞的男子。

一步一挪一摇晃,她终于走到他的面前。

轩辕墨忽然将她揽入怀中,下颚抵在她的发间。头上的伤隐隐疼着,却比不上心头刺痛。到底……他存的是什么心思?若即若离?还是欲擒故纵?抑或……又是一场精心设计的利用?

她愣在那里,良久没有回过神。

鼻间却嗅着他身上隐隐的莲香,眼眶忽然湿润。

莲……他还会记得吗?

骤然想起彼此的身份,叶贞扑通跪在地上,“奴婢该死,冒犯龙颜。”

轩辕墨的面上恢复了最初的威严,越过她的身子径直走到桌案前,“下去吧!”

叶贞抽身退去,却在门口处嫣然回首,眸中流光晦暗不明。羽睫垂下,终是走了出去。很多人很多事,只能过去却回不到过去。

良久,风阴才走进御书房,却见轩辕墨正放下玉箸,一碗白饭吃得所剩无几。自叶贞两手空空的出来,他便生了疑,如今见到此情此景,更是吃了一惊。

“皇上?”风阴稍稍一怔,“这是……”

“朕觉得很好。”轩辕墨起身,缓步朝着御桌走去。

一碟豆腐乳,一碗青菜蛋汤,可是所谓的青菜蛋汤不见一丝一毫的蛋花,几片青菜叶子,伴着几个破碎的蛋壳。

外人见着,足见叶贞的大不敬。

却委实让风阴愣了半晌,不由的握紧了自己的剑柄。沉默良久,他才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皇上是对的。”

“寻常百姓怕是连豆腐乳都吃不起,黄河两岸久旱不雨,如今总算下了几场雨,算是稍缓民心。她在告诉朕,天下是朕的,民心也在朕的手心,无论世事如何,朕都是这一国之君。所以她的命是朕的,而朕的命……是天下的。”民心所向,才是君主该为之道。

唯有与民同苦,才会时刻谨记,作为一国之君该背负的责任。

所以无论发生何事,都不该以卵击石,覆巢之下无完卵。多么惨痛的道理,她却有着切肤之痛。

风阴颔首,只是淡淡道,“百忍可成金,她算是用心良苦。”

七窍玲珑心,她素来便是这般谨慎隐忍。

便是忍字头上一把刀,她宁可鲜血淋漓,也不会说出来。痛与不痛都无关紧要,只要活着就好,只要能复仇就算死也值得。

轩辕墨不说话,御笔挥毫,只在白纸上写上一个忍字。却在顷刻间明白,她的坚韧与挣扎。轻叹一声,眸光清浅,本就无心,何来忍字?不过是柄刃,随时都能直取性命。

“皇上?”风阴顿了顿,“盈国公之事……”

“准奏。”轩辕墨铿锵有力。

眸色颤了颤,风阴徐徐垂下眉目,“是。”

他既可准,自然会有人不准,他不去做这出头鸟,自然会有人急不可耐的要出头。既是如此,他又何妨坐山观虎斗。

大笔一挥,却苍虬有劲的写下她的名字。

她的才能足够留在他的身边,但……她自己走进了棋局,明知是个局,却还要一头撞进来。只是为了母仇?为了还在握在他手中的兄长性命?抑或是为了御芳斋里月儿的性命?至少,她从未为自己想过。

伫立窗前,负手而立,轩辕墨目光冷冽。

那夜她说,是他让她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。

心,微微的浮动,有种异样的错觉。犹记得那日,他亲手为她系上红丝线。左不过一场做戏,何必当真?何必认真!世间女子贪慕虚荣,都不过为了俗世繁华,何曾有过干净和真心?他不愿信,也不去信。

女人,只堪为人利用,愚钝不可及,只想着富贵荣华。而她不也是想要利用他来报仇吗?与那些女人有何分别?

他冷笑,许是这样想着,会让自己的心情得到平复。

唯有自己知道,看到她豆腐乳和青菜汤,他忽然有种无法言表的触动。世间女子千千万,聪慧之人又是何其多。可是如她这般了解他的,却是少之又少。她竟然懂他的心思,懂他的处境,她知道再多的言语都无法表达他心中的愤怒。

所以她干脆不说,她希望他能自己看见。不是看见她的心,而是看清楚他自己的心。

只是她不知道,局势早已容不得他有丝毫的松懈。

御芳斋里的月儿还在沉睡,叶贞伏在床沿,静静等着,等着月儿能尽快的苏醒。外头的日头渐渐沉没,一轮明月皎洁如霜。

她握着月儿微凉的手,心痛如绞。

蓦地,脖颈处微凉,一柄短刃抵着她的脖颈,冰冷的寒光闪烁着嗜血的欲念。

叶贞的徐徐抬起头,却只是清浅冷笑,“你终于来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