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.以后,我是你的手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身后传来女子冰冷的声音。(www.ziyouge.com)

叶贞小心的为月儿捏好被角,小心翼翼的姿态,生怕惊了月儿,“知道。”

却听得身后的女子嗤冷含笑,“你别碰她,现下无人,你这般惺惺作态是要做给谁看?她能有今日却是拜你所赐。若不是你花言巧语,岂会让她博了命也要与你生死一处?”

“你却好,毫发无伤还做了四品御前待诏!你自当搏你的上位,为何要拉上她。她不过是个痴人,一贯的心性幼稚。你当她是傻子,推开便是,何必让她与你垫脚?横竖今日她的胳膊,她的命,你都必须偿还!分毫不差的还回来!”

也不说话,短刃的锋芒已经割开了她少许肌肤,点点殷红沿着刃口滴落。

叶贞干笑两声,半晌才扯出一句话,“那便还吧!”

那女子冷笑,“旁人不敢碰你,我却是个不怕死的。你害了她,我便饶不得你!”

话音刚落,却听得床上传来细碎的嘤咛,伴随着虚弱的眸子缓缓睁开。月儿干涩的唇张了张,明灭不定的烛光下,两行晶莹的清泪从眼角滑落。

她看了看叶贞噙泪的容脸,唇瓣颤了颤,发出微弱的声音,“离姐姐,不要!”

离歌松了手上的短刃,腕上一抖便没入袖中。快速的伏在床沿,离歌眼眶红了红,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一贯握剑的手抚着月儿零散的额发,唇角扯出最难看的笑,“别怕月儿,离姐姐在。姐姐带你走吧,就算……就算治不好你,也不会再让人害了你。”

月儿羽睫颤了颤,只是摇头,“姐姐,月儿走不了了。”

叶贞背过身去,将眼角的泪狠狠擦去。月儿已经难过至此,她岂能再在月儿的心上添上一刀。

“贞儿姐姐,你别生气,离姐姐不是故意的。”月儿道,惨白的容色令人心痛如绞,“她只是心疼我,心疼我没了胳膊,以后都是个废人了!”

那一刻,叶贞的眼泪再也没能忍住。

颤抖着握住月儿的手,叶贞泪如雨下,“月儿,以后我就是你的手。”

离歌跪在床前,眼泪顺着面颊滑落,“我对不起娘临终前的嘱咐,如果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,当日就算死我也不会带你入宫。月儿,你恨我吗?”

月儿无力的眨着眼睛,眼泪不断地沿着眼角滑落,“离姐姐,我不恨你,不恨任何人。可是,你不要伤害贞儿姐姐,她没有害我,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。”

想了想,月儿低低道,“这样也好,以后我再也不会连累你们。”

叶贞泪如雨下,握着月儿的手不断颤抖,却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离歌只是咬紧了唇,几乎咬出血来。

昏黄的灯光不断摇晃,月儿又昏昏沉沉的睡去。这几日一直都是这般的半醒半睡,不管怎样,只要月儿能活着,叶贞什么都愿意做。

外头的月,很冷,冷得让人如置数九寒天。

离歌站在窗口,虽说一身宫女服饰,却眉目冷冽,全然不似宫中女子的唯唯诺诺。她就站在那里,将视线远远投注在浩瀚的夜空。

“我是狼女。”她忽然开口,身后的叶贞微微一怔。

却听得离歌继续道,“是月儿的父母将我从狼窝里捡回来,那年我还小,早已记不清楚。道士说我此生命数太硬,乃刑克之人,克父克母。身边的人,都不会有好下场。村子里的人都愤怒得要赶我,以免我的命数克了他们。可是义父义母却怜我孤苦,执意不肯。”

“那年夏天一滴雨都没有,村子里的人便觉得是我的缘故,义父义母便带着月儿与我住在了山上。为了保护我,他们送我去山门学艺,让我远离这里的是是非非。我想他们,觉得他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。所以我拼命的习武,我每天只睡一两个时辰,累了就合一会眼睛。我想着,等到我学艺有成就可以保护他们,就可以让他们过得更好些。”

“离家三年,我偷偷离开师门想着回家看一眼,就看一眼也好。那年的雪下得真大,厚厚的雪都能把人埋了。我只记得一开门就闻到浓烈的血腥味,义父义母浑身是血的躺在血泊中,身上刀痕累累。雪地里,躺着奄奄一息的月儿。”

“村子里自我走后便灾祸不断,不久之前才闹了瘟疫,死了好多人。他们恨义父义母,觉得是他们收留我,才招致这样的天灾人祸。他们带着人冲进了家门,砍死了义父义母为死去的村民报仇,月儿逃得快,但是也难逃厄运。”

“因为那场雪,月儿重伤虽愈,却落下了寒毒。我带着月儿走遍大江南北,依旧没办法治好她。后来,我找到了师傅,师傅说我背弃师门不愿在收留我们。但他告诉我,要想治好寒毒,唯有宫中的【七星丹】。所以,我不顾一切的带着月儿入宫,我以为我可以救她,却原来只是将她推入另一场深渊罢了。”

“我曾在义父义母的坟前发誓,要让月儿好好的活着,倾尽一生护她周全。可是现在……我食言了,背弃了在父母坟前发下的誓言,看着月儿变成如今的样子,我却什么都做不了!”

语罢,离歌眼底的光成了一潭死水,灰暗至绝。

“对不起。”叶贞凝着泪,除了这三个字,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

“说对不起有用吗?”她抬头,目光忽然变得如狼般嗜血,“我不会放过任何伤害月儿的人,绝对不会!”

叶贞按住她的手,“就算杀了尹妃,月儿的胳膊也不能还回来,还会白白送掉你一条命。如果你出了事,你觉得月儿会开心吗?”

“那你说怎么做?”离歌冷然,一身杀气腾然。

“有时候要一个人生不如死,比死亡更痛快。”叶贞扭头看她,目光泠泠如月。

离歌微微一怔。

月儿,我不曾告诉你,当年义父义母的仇,我已用全村人的性命赔付。

拳,骤然握紧,今日你的断臂之仇,离姐姐也会用鲜血讨回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