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.尹妃,我不会放过你 推荐过四百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白影如魅,一张七窍流血的面庞站在尹妃的床前,截断的胳膊握在另一只惨白如纸的手上。(www.ziyouge.com)嘴角的污血不断的落在白色袍子上,在凄冷的夜里晕开迷人的红梅花。

尹妃迷迷糊糊的谁在榻上,陡然张大眸子,看见床前立着的白影,眼中流血,青丝覆面,右胳膊就捏在她左手上。

“啊……”她厉声尖叫,双手死死捂着自己的脸,恨不能将自己的眼珠子挖出来,恨不能不曾看见这阴森恐怖的一幕。

白影蠕动着淌血的唇,低低喊着,“娘娘,好疼啊,您帮我把胳膊装回去如何?奴婢是月儿啊,娘娘怎么不认得奴婢了?娘娘,月儿的胳膊原来在您这里,您帮月儿装回去吧!”

她径自将青紫色的胳膊递给尹妃,尹妃早已吓得花容失色,整个人蜷缩在床角厉声惨叫。

见状,白影的身子缓缓浮上半空,胳膊却突然跌落在尹妃的身边,那只青紫色的胳膊,五指蜷握着相似要夺人性命。

尹妃瞪大眼眸,眼睁睁看着白影悬浮半空,没有脚,缺了一条胳膊。缺口处不断淌着血,刺目嫣红的颜色,让她眼前一黑,瞬时晕死过去。

外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白影眸色暗沉,白袖轻拂,便将那条胳膊握在手里。纵身轻跃,在众人推门而入之前,彻底消失在窗口处。

隔日,华清宫闹鬼之事传遍整个宫闱。

所有人都只当是尹妃寻日作孽太深,不过是应有此报,谁都不将此放在心上。一个个都巴不得将尹妃活活吓死才好,腾出妃位,也好让自己成为候补之人。

叶贞站在御芳斋的门口,清冷的笑着。月儿,你可听见尹妃尖锐的惨叫声?你放心,这样的声音以后会不绝于耳。日日受着良心的折磨,夜不成眠,这样的折磨比杀了她更让人觉得痛快。月儿,你觉得呢?

离歌,果然了得。

她知道离歌身上还有秘密,可是离歌既然肯告诉自己那么多的往事,便已经足够。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秘密,有秘密的人,才有活着的价值。

华清宫尹妃见鬼之事,闹了四五日左右。叶贞让人每日都给华清宫送安神汤,而后派人盯着尹妃的一举一动。

宫娥绿儿从外头走来,见着叶贞浅浅行礼,“大人,华清宫又闹开了。”

“尹妃还在哭闹?”叶贞问。

绿儿摇头,“如今不是哭闹,是悄悄从宫外请了法师作法驱鬼。”

叶贞唇角微扬,“看样子尹妃娘娘病的愈发厉害,既是如此,去请了贵妃至华清宫。贵妃娘娘执掌六宫事,想来这样的事情,应该让她处置。”

闻言,绿儿似乎有所顿悟,忙颔首,“奴婢明白。”

绿儿是风阴拨给叶贞的,既然是风阴的人,叶贞用着也顺手。虽说绿儿会将自己出卖给风阴或是皇帝,但却不会将她出卖给其他人。对此,她心知肚明,但又能怎样呢?皇帝暂时不会动她,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,落在皇帝手里比落在任何人手里都要安全。

尹妃娘娘,祝您好运!

贵妃,素来不是个心慈手软之辈,何况尹妃的母家惯来依附东辑事,尹妃的父亲乃是大学士,兄长是兵部侍郎,想来……贵妃早已容不下她。

如今正好给了贵妃由头,也趁机断了尹家的图谋后位的念想。

去了尹妃,连带着东辑事在后宫的势力也会影响。

尹妃在后宫横行无忌这么多年,多少也是仗着东辑事和自身母家的缘故,如今贵妃却用名正言顺的名目除了她,岂非痛快?

宫中,最忌巫蛊!

果不其然,洛丹青领着人闯入华清宫,正殿内,尹妃正披着袈裟坐在正殿中央,四周带着鬼面具的几名巫人在跳着不知名的舞。驱鬼?很好!

洛丹青冷笑两声,但听得元春快步上前,大声呵斥,“放肆!都住手!住手!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乍一眼尹妃,连洛丹青都面色稍怔。

容颜消瘦宛若枯槁,眼眶凹陷,颧骨突出,原本饱满的红唇干涩脱皮。一双凌厉的眸子,此刻只有慌乱与惊恐。她披着袈裟,缩成一团盘坐在蒲团上。上座一个手持桃木剑的道士摆了桌案施法,底下是跳着驱鬼舞的巫人。

不愿再看尹妃一眼,洛丹青冷着眉眼,“你们到底在做什么?”

尹妃忽然扑上来抱住洛丹青的脚踝,生生将洛丹青吓得险些跌倒。所幸被元春一把扶住,这才定了心神。

左右随侍上前,强行扯开尹妃,却见尹妃浑身颤抖止不住的喃喃自语,“不要来找我!不要来找我!本宫是尹妃!”

蓦地,她抬头盯着洛丹青的脸,好似又看见什么惊悚恐怖的东西,突然抱头尖叫,“贵妃娘娘,她就在你身后!你看你看,她就在你身后。”

那一刻,就连贵妃洛丹青也觉得脊背处有一股寒意蹭的冒出来,笔直窜入心窝,连带着头皮都有些发怵。数日不见,尹妃瘦如枯槁,整个人陷入疯癫般的惊悚之状。

耳边,尹妃的尖叫声不断传来,“贵妃姐姐,你看她的手就落在你的肩头,她的牙齿正在你的脖颈上吸血。好疼啊……贵妃娘娘,她说好疼啊……我的胳膊没了,你能帮我装一下吗?娘娘……好疼……啊……有鬼啊……有鬼……”

洛丹青禁不住打了个冷战,不觉手心濡湿。

环顾殿内,到处贴着朱砂桃符,到处是血迹斑驳的模样,大抵是泼着黑狗血的缘故。四处白绸翻飞,风从殿外吹进来,房内的冥币纷纷扬扬,宛若到了坟场。

看一眼尹妃形同鬼魅的容颜,洛丹青只觉得浑身阴冷无比,不由的扭头看一眼同样有些打怵的元春。唇线越发抿紧,“够了尹妃,你知不知道在宫中行巫蛊之术是……”

还未说完,尹妃忽然将一张桃符贴在洛丹青的额头,朗声大笑,“妖孽,本宫乃天师下凡,此刻便收了你!”

那洛丹青更是火冒三丈,一记耳光刮在尹妃的脸上,直接将她打翻在地,“来人,把这一群妖人给本宫拿下。”

元春忙搀住洛丹青,“娘娘,那这尹妃……”

“如此疯疯癫癫成何体统,若然惊了皇上,谁敢担当?”洛丹青眉目生凉,“打入冷宫作罢,本宫将会上禀帝君。”

“可是尹妃娘娘的母家是……”元春一怔。

洛丹青冷笑两声,“别忘了他们的千岁爷可还在千里之外,便是赶回来也改变不了既定的事实。”语罢,快速拂袖而去。

多留片刻,洛丹青觉得自己也会跟尹妃一般疯癫。这般阴森的华清宫,还是早早离开,免得沾了晦气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