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.贵妃掌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虽说贵妃执掌六宫,但是尹妃到底是妃位,就算洛丹青要将尹妃打入冷宫,也必须征得皇帝的同意。-www.ZiYouGe.com-到底后宫不是洛丹青一人的后宫,这是皇帝的后宫。

叶贞看一眼快步而来的洛丹青,自然知道她是为了尹妃之事而来。

及至乾元殿前,叶贞躬身行礼,“贵妃娘娘请留步,皇上吩咐,后宫之事娘娘做主便是,无需再来请示皇上。”

洛丹青一怔,看样子皇帝一早便知道了尹妃之事。只不过这般做……

见着叶贞,洛丹青忽然挑眉,“你便是叶贞?”

叶贞颔首,“奴婢叶贞,叩见贵妃娘娘,恭祝娘娘凤体康安。”

“倒是个会说话的,莫怪皇上如此青眼相待。”洛丹青的口吻清冷无比,一个本该赐死的奴才,如今一跃成上做了这四品御前待诏,可想而知皇帝的心思。一曲琵琶吟,委实大逆不道,没想到竟适得其反。

皇帝,到底含的什么心思?对她若是垂爱,为何不册封妃位,反倒做了女官?

“奴婢不敢!”叶贞垂首,却能听出贵妃口中的肃杀。

若不是她做了御前待诏,上头有皇帝压着,想来贵妃是容不得她的。

“你这琵琶弹得委实不错,不知师承何人?”洛丹青冷冷道。

叶贞眸色微敛,“奴婢无师自通,左不过雕虫小技,上不得台面。多谢娘娘谬赞,奴婢愧不敢当!”

洛丹青眉目生冷,“好一张伶牙利嘴!”

见叶贞不答腔,洛丹青冷哼两声,“随本宫来,本宫有话问你。”语罢,拂袖而去。

叶贞扭头看了身后的绿儿一眼,顾自跟着洛丹青走出乾元殿。

长长的宫道上,元春退居叶贞身后,到底叶贞的位份比之元春更高一些。站在洛丹青的身后,叶贞面色平静而从容。

只听得洛丹青道,“原先听得国公府三小姐也是叶贞,不知你……”

“娘娘容禀!”叶贞道,“奴婢叶贞并非国公府三小姐,左不过乡下丫头。早些时候尹妃娘娘也作此疑虑,后来查明了奴婢的身份,便也打消了如此做想。否则尹妃娘娘哪里能容得下奴婢。”

洛丹青颔首,尹妃委实是个厉害角色,若是知晓她是国公府三小姐,岂能容她。

想来,叶贞所言也有几分可信。

随即又问道,“你与尹妃这么长时日,可有发现尹妃身子异常?”

叶贞眸色微转,只是淡淡道,“尹妃娘娘素日忧心后宫之事,却又将自己的心事一贯的藏在心里,闲暇时便自己与自己说话。奴婢侍奉尹妃时日不短,但也不敢问及主子们的事情,偶尔听得三言两语,也不过是宫里的老人疏漏而出。奴婢委实不太清楚尹妃娘娘的实情,还望贵妃娘娘恕罪。”

洛丹青唇角微扬,却在心头冷忖,好一个刁钻的贱婢。

分明已有所指,提及尹妃素来心性不定,偏又将自身撇得一干二净。一句委实不清楚便将自己置身事外,便是她有心拿叶贞的把柄,也是没奈何的。

叶贞自然明白洛丹青的心思,那日生辰,她摆明了是可以靠近皇帝,如今皇帝不但免了她的死罪还提拔为御前四品待诏,岂非惹来旁人嫉妒。洛丹青身为贵妃,自然容不得叶贞这样的人靠近皇帝。

任何可能危及后位的人和事,她都不会允许。

望月亭内,洛丹青正襟危坐,冷眉看着侧身一旁的叶贞,“听说那日尹妃所献的百花争艳图处自你的手笔?”

叶贞摇头,“娘娘恕罪,奴婢委实没有这般好妙笔,诚然是尹妃娘娘所画。”

瞧着洛丹青投射而来的极度不信任,叶贞又道,“奴婢不过略尽绵力,为尹妃娘娘备下笔墨罢了,娘娘明察。”

洛丹青凝眉,“何种笔墨竟有这般惊艳之举?”

“奴婢以花汁入墨,因为有些花汁需得入水才得显现,故而画成时墨汁干涸,花瓣隐去便唯有内中花蕊尚在,夜里模糊不清便如同花蕾一般。这才又尹妃娘娘讨酒泼画,实则是为了亲近皇上,也教这画能一赏即毁。”叶贞不紧不慢道。

“这是为何?”洛丹青不解。

叶贞扬了唇角,“娘娘所有不知,百花争艳图因为以花汁入墨,故而画成时异常不雅,斑驳间颜色不晕,甚是难看。唯有夜间就着昏暗的烛光才能一观艳丽,除此之外委实没有可圈可点之处。”

“献画当夜,奴婢让宫娥取出早已准备的萤火虫,取之萤光敷在花蕊中央。如此这般众人才会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亮出,故而忽略了其他。带神迹出现,众人只觉惊艳无比,却因焰火之下,百花争艳异常耀眼非常。”

语罢,叶贞跪身,“雕虫小技,让娘娘见笑了。”

洛丹青这才恍然大悟,不觉惊诧的盯着眼前这个年方十六的女子。这般恭敬,心思却胜过旁人的百倍。

不由的眯起冷厉的眸子,皇帝晓谕六宫,若谁敢伤其分毫,便要谁提头来见。

冷睨元春一眼,元春随即会意冷喝,“放肆,娘娘面前竟然不自称奴婢,这般妄为是长了谁的胆子!”

叶贞跪在地上,唇角却是冷冽的笑。

她之所以吐露一切,等的便是这个。

洛丹青太强势,自然容不得太聪明的人。何况这百花争艳图如此繁琐的设计,委实超乎洛丹青的预料,她定寻思着,既然叶贞有这般厉害的心思,便诚然是个祸害,定不能留在宫里。只是现下皇帝有言在先,她也不能驳了皇帝的颜面,自己找死触怒容颜。

所以惩处叶贞一番倒是允准的,左不过是个大不敬之罪,只要不取叶贞的性命,皇帝定然不会追究她这个贵妃娘娘。

“奴婢……”

叶贞还不待开口,却听得元春冷喝,“来人,掌嘴!”

话音刚落,便有左右太监上前按住了叶贞的双肩,元春缓步上前撩起了袖子。

“娘娘就不怕皇上那里不好交代吗?”叶贞冷蔑,无疑是在激怒洛丹青。

果然,洛丹青冷喝,“元春,给本宫好好教训这不分尊卑的奴才!”

“啪”的一声,叶贞的脸上坚坚实实的挨了一记耳光,她骤然冷眸,死死盯着元春凶神恶煞的得意面容。眼见着元春的手掌高高举起,却陡然传来一声冷笑,“是掌嘴吗?元春下手轻了些,不若让我来如何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