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2.问皇上要了叶贞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时值轩辕墨午睡将起,叶贞抚了抚面颊上的五指印,径直走进了他的寝殿。(www.ziyouge.com)

重重帷幔撩开,叶贞进去时,轩辕墨正坐在床沿,一身金色绣祥云的寝衣宽敞着,露出胸口精壮的肌肉。极好的线条,清晰的古铜色,洋溢着健康的光泽。

叶贞垂了头走上前,殿内没有一人,他素来不喜太多人伺候。

“皇上。”叶贞行了礼,取来衣衫为他更衣。她修长而净白的手拂过龙袍上的金丝绣龙,吞吐的日月明珠,祥云暗纹。

腰间的金玉带层层关扣,她跪在他的身前,为他细细扣着。

他的手拂过她的面颊,挑起她精致的下颚,强迫她与自己对视,却只是看着不说话。叶贞的眸光有些闪烁,大抵因为面颊上鲜红的指印,让她有种对视时的窘迫感。于是她将羽睫垂着,顾自遮去眼底的精芒。

“怎么回事?”他问,声音却冷得出奇。

叶贞莞尔,“不过是寻常之事,皇上不必惊诧,奴婢如今还能好好伺候着您,便算是万幸的。”

他知道,若然她不肯说,便是他问上千遍,她也不会说。

松了手,他俯下身子,与她的跪姿保持着平行的高度,“以后学聪明点,让身旁的宫女来报朕。”

叶贞颔首,“奴婢谢皇上。”

“为朕磨墨吧!”他走出寝殿,带着她去了御书房。

案头叠着一摞接一摞的折子,叶贞上前为他磨墨,不言不语,只是偶尔会定定的看着他手执御笔的模样出神。等到他抬眸,她又低下头去。

风阴从外头进来,躬身行礼,“皇上,小公爷来了。”

闻言,叶贞骤然挑眉,眼中的异样没能躲开轩辕墨的眸子。

他依旧面不改色,只是冲着风阴道,“传!”

叶贞不说话,低头磨墨,佯装一切都与自己无关。只是方才的错愕,已然被他尽收眼底,他自然知晓其中之意。

她没能想到,洛英会出现在御书房。其实她该想到的,他是小公爷,她越是逃离就越发激怒了猎人的心思。她忘了,他是尊贵的小公爷,多少女人趋之若鹜的小公爷。

洛英终于走进门来,视线却第一时间落在磨墨的叶贞身上。

冲着皇帝行礼,洛英道,“臣参见皇上,敬祝皇上万岁金安。”

轩辕墨停了手中的御笔,抬头轻笑,“你与朕何须多礼,坐吧。”而后关了手中的折子,“说吧,有何要事,看你这般行色匆匆。”

收了视线,洛英正了颜色,“臣来请旨,家父即将归朝,原该入宫赴宴。但家父来信说是委实疲倦,实实想在家中饮宴,还望皇上恩准。赐国公府家宴,宴请百官。”

一语既出,叶贞的心咯噔一下,不由的抬眼看了看眼前的轩辕墨。

却见轩辕墨依旧眉目清浅,唇角勾勒出的笑意在叶贞看来,何其酸涩冰冷。大臣征战归来,理该帝君赐宴,宴请文武百官以示褒奖。如今臣子请旨府中设宴,宴请文武百官,这俨然就是帝君姿态,不知将天子威仪置于何处?

她看见他桌案下的手蜷握成拳,而后渐渐摊开。面上,依旧是不起波澜的笑靥,只是清浅道,“此乃小事,何须请旨。盈国公功于社稷,替朕征战万里,这等小事朕准了便是。你速速回去早些准备,也替朕通知百官赶往赴宴。”

洛英眉头微凝,面色不是很好,“臣知道,此举实属……臣谢主隆恩。”

终归,他还是行了礼,眸光沉沉,仿若他也是不愿的。到底是臣子,到底是帝君,哪有臣僭越君上之理?

“彼时朕会与贵妃一道赴宴。”轩辕墨道,又打开了折子继续批阅,容色平静。

“多谢皇上。”洛英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复又看了叶贞一眼,她还是进来时的模样,低头磨着墨,浑然不将任何的话语听在心头,更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。除了偶尔抬头看着自己的君上,眼中容不得分毫尘埃。

“不知叶贞大人脸上的伤可有好些?”洛英忽然问。

委实将叶贞惊住,当着皇帝的面,他怎么敢这般明目张胆。只是她忘了,他原就是个明目张胆恣意惯了的人。

“就不劳费心了。”还不待叶贞回答,轩辕墨冷冷的睨了他一眼。

洛英微怔,皇帝这一眼大有深意,显然带着几分敌意。难道他与叶贞……?不知为何,这般想着,心里竟有种闷闷的不舒坦,紧接着面皮都跟着稍变。

“皇上有所不知,此事原也是长姐之过,臣如今心内愧疚,若是皇上怪责长姐,臣……洛英开口,恭敬躬身。

轩辕墨看一眼叶贞,而后清冷道,“朕不会迁怒贵妃,也不会追究任何人的责任。叶贞是朕的御前四品待诏,但贵妃终究是贵妃,责罚宫人本是她的分内职责。你也勿要放在心上,免得心上放久了,便生生拿不下来!”

这最后一句显然是警告。

洛英颔首,“臣谢皇上不责之恩,想来长姐也会放了心。”

“你还有事吗?”轩辕墨顾自埋头批阅奏折,宛若无暇再估计与他。

“皇上日理万机,臣不便打扰。臣告退!”洛英行了礼,缓步朝着门口退去,视线却清清冷冷的落在叶贞身上。

却将她眉色稍缓,紧绷的面容仿若如释重负,徐徐吐出一口气。

心里忽然有种异样的错觉,竟然在门口站住了脚步。

叶贞的眉头骤然凝起,陡然察觉门口处的洛英投射而来的灼热目光,竟有种被烈日灼烧的炙热。不由的捏紧手心里的磨石,眼底的光寸寸冰凉。

终究,她的预感是对的,她的预感从来都是对的。

洛英站在门口,突然开了口,“皇上,臣有一请求,不知皇上肯与不肯?”

轩辕墨侧一眼叶贞,而后将视线徐徐定格在洛英略带绷紧的面庞之上,幽冷道,“不知卿有何请求?”

以手指着叶贞,洛英眉目素冷,“臣想问皇上要了叶贞,不知皇上可否允准?”

话音刚落,叶贞手中的磨石吧嗒落地,她的身子随即跪在地上。耳边却传来轩辕墨冷冽的回应,“哦?叶贞?!”

最后两个字,她听得心惊,却能感觉到来自轩辕墨的咬牙切齿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