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3.带尸体出宫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一刻御书房内的气氛陡然变得异常诡谲,隐隐如同冷风掠过,漾开寒若冰窖的死寂与冰凉。|www.ziyouge.com|三个人以最不协调的姿态呈现着,一个稳坐龙椅,一个跪身在地,一个伫立门口。偏生得一张张倔强的面孔,有着各自不为人知的心头魑魅魍魉。

轩辕墨唇角微扬,却是看一眼翘首的洛英,复而起身走到叶贞身旁。他俯身蹲下,指尖捏起她精致的下颚,力道之大几乎要将她的下颚骨捏碎。

叶贞倒吸一口气却不敢喊疼,只是迎上他锐利如鹰隼的眸子。耳边是轩辕墨冰冷彻骨的声音,“叶贞,你可愿……”

还不待他说完,叶贞斩钉截铁的开口,“奴婢不愿。”

闻言,轩辕墨挑眉,幽暗的眸子没有半分光泽。她看见他幽冷的瞳孔绽放着隔世的彼岸花,那是鲜血的颜色,也是魂灵的祭奠。不由的心下微凉,却一头撞进他的眸中,再也无法从他的眼中走出来。

她想,也许世间真有一种东西叫宿命。

可是……

“为何?”他的脸上依旧是毫无波澜的表情,如同无关痛痒,只是眼底的幽冷稍稍淡去少许。语罢,他却将视线投向门口略显错愕的洛英。

叶贞深吸一口气,“奴婢此生只愿侍奉皇上,不愿易主。”

轩辕墨松开她,徐徐起身,她伏跪在地,看着他金色绣龙的靴子从她的视线里走出去,而后便传来他无温的声音,“洛英,你如今还想要吗?”

仿若是倔强的挣扎,洛英冷了声音,“若皇上肯赐,臣自然是要的。”

“好。”轩辕墨道。

却让身后的叶贞身形一震,羽睫不自觉的轻轻煽动。那一个好字,如同利刃刺入心窝,深不见血却痛彻心扉。

“谢皇上!”洛英甚是高兴。

叶贞不紧不慢的扭转身子,朝着轩辕墨磕了头,不卑不亢的直起身子,“请皇上赐奴婢一死!”

那一刻,她扬起羽睫,清澈的眸子看见轩辕墨脸上清冷的表情,回头却是唇角微扬。他早已料到她会如此这般?或是,他又拿她赌了一场。

洛英怔在当场,良久才扯动了唇,“你宁可死在这里也不肯与我走?”

叶贞朝着洛英磕了个头,“奴婢的心在这里,小公爷就算带了奴婢走,也是于事无补。若然小公爷强行带走奴婢,便只能带着奴婢的尸体出宫。奴婢谢小公爷抬爱,来生结草衔环报答小公爷的恩德。”

轩辕墨望着洛英,“现下你是要留下她,还是带她的尸体走?”

身子稍稍僵持,洛英忽然低头轻笑一声,“罢了罢了,左不过见她在皇上身边得力,想着带出去尚算划得来,如今委实不值得。偏生得这丫头这般倔强,若是带出去还不定要给臣惹什么乱子。”

躬身行礼,洛英轻叹一声,“多谢皇上,臣告退。”

叶贞垂了眼帘,听着洛英走出御书房。

寂静的房内,剩下轩辕墨与她二人。

她抬头,看着轩辕墨抬步走到窗口,眸色清冷无比的望着天际。仿若这是他一贯的举动,仿若只有这样,他才能忘掉自己是个君王的事实。他就站在那里,背对着她,再也不叫她看见自己的任何表情。

跪在他的身后,她静静等着他开口。

过了良久,久得连她都不知有多长。

终于,她听见他浅浅的声音,一如往昔的平静,却没有习惯中的冰冷。他说,“贞儿,过来!”

心头微颤,叶贞起了身,因为膝盖处的久跪而略显痛麻。小心翼翼的走过去,她站在轩辕墨的身后。那一刻,阳光落在他的身上,她忽然觉得他还是昔日的墨轩,还是那个曾经在雨中为她打伞,而后手执红丝线,问一句“可愿”的男子。

可她也明白,左不过自欺欺人的笑话,待他转身他还是君王,高不可攀的九五之尊。

便也是这般小心翼翼的心里,让她忽然有种悲凉的悸动。手,不自觉的抚着腕上的红丝线,心,微微疼着却不欲让任何知道。

蓦地,温暖的掌心握住她的手,叶贞愕然抬头。

轩辕墨依旧站在那里,身子没有半分挪动,甚至于没有回头看她一眼。他只是伸出一只手握住她微凉的柔夷,她却垂眉定定的看着他的手良久没有回过神。

“皇上,万一教人看见,奴婢……”

她挣扎了一下,谁知他却握得越发生紧。

“别动。”他冷冽的开口,如同命令,却是圣旨般不可撼动。察觉她的安静,他才缓了口吻,“陪着朕,片刻便好。”

叶贞不再挣扎,只是任由他握着手,站在他的身后。而轩辕墨,至始至终没有回头看她一眼。这是一种极为微妙而怪异的相处,带着无以言表的情愫,一个君一个奴,一个高高在上,一个卑微至尘埃。

她就这样陪着他静静站着,什么都不去想,什么都不去看。

静静陪着就好,这样……很好。

直到夕阳西下,风阴走进了御书房,只一眼他们紧握的手便垂下了眼帘,“皇上,敬事房的人来了。”

叶贞的羽睫颤了颤,手上一松,他已放开了她,心头一空,宛若冰冷的潮水顷刻间将她淹没。敬事房……垂首退到一旁,他还是君,她还是奴。

轩辕墨转过身来,也不去看她一眼,只是冷了眉眼,“进来。”

敬事房的太监端着各位小主的绿头牌走进来,恭敬的托与头顶,奉与皇帝翻牌子。轩辕墨看了风阴一眼,却是翻了叶蓉的牌子,“朕已经许久不曾见到叶贵人了。”

身后,叶贞的心狠狠疼了一下。

叶蓉……他分明知道她们的恩怨,可是当着她的面还是这么做了。她没有资格说什么,他是君,他不是她的谁,只是主子而已。他有他的万里江山,她也有她的血海深仇。

“退下吧!”他扭头看了她一眼。

叶贞颔首,躬身行礼,“奴婢告退!”

仰起脸,她的脸上一如他的平静,素来她便是伪装高手,素来不愿任何人知晓她的心事。可是……她知道瞒不过他,那双锐利的眸子总是能刺透人心。

今晚,叶蓉侍寝。

当着她的面,他翻的绿头牌。

天色渐暗的时候,她看见风吹过回廊里的宫灯左右摇晃,她数着那微弱的光源。数着数着,便忘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