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5.大闹含烟阁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蓝衣领着一帮妃嫔踏入含烟阁,身后的宫娥手上各自拿着柚子叶,桃符等驱邪之物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颐指气使的模样,丝毫不逊当日的叶杏。

含烟阁内闷热异常,梧桐道,“小主,这是咱最后的冰块,待会奴婢去打一桶井水。井水性凉,还能降一降屋子里的热度。”

“这些瞎了眼的狗东西,便瞧着本主失了势,如今一个个都骑在本主头上么?待皇上重新召见本主,本主非要扒了他们的皮。”叶杏恨然,如今连带着冰块都不给送。大热天的,没有冰块镇着屋子,生生要热死的。

“叶美人这般心浮气躁,当真是要脱几层皮才是。”赵蓝衣冷笑着走进来,巾绢嫌恶的在半空挥了挥,“什么味这么难闻?”

身后的李美人笑着,“大抵是汗臭味,估计皇上闻着都要恶心呢!”

还不待叶杏发怒,刘美人却咯咯笑着,“还说呢,皇上都许久不来了,如今皇上去的可都是凝香殿。素闻凝香殿的叶贵人乃是美人的长姐,这般厚此薄彼,想必叶贵人要心内不安才是啊!”

赵蓝衣凝眉,“放肆,不得擅议皇上。”

闻言,那刘美人敛了眉色,没有再作声。

李美人却道,“好了好了,叶美人也不必动怒,今儿个咱们来可不是跟你挑事的。左不过前阵子听说你这含烟阁阴气太重,许是多有不祥,还是赶紧去去邪才是。免得教咱后宫都要鸡犬不宁,徒生晦气。”

“你!”叶杏怒然,双目圆睁。

梧桐上前,“你们胡言乱语什么?小主何时不祥?左不过宵小胡言乱语,你们岂可相信。小主不过病着静养,何来的晦气!”

还正说着,赵蓝衣手一挥,便有宫娥上前用沾了符水的柚子叶到处洒水,桃符贴的到处都是。房内本就闷热,如今这一闹,叶杏整张脸都涨红了,额头香汗淋漓。

“你们做什么?”梧桐上前去抢夺符水,却被李美人的婢女一把拽到地上。赵蓝衣冷眼看着,那些婢女似乎得了默许,对着梧桐便是一顿拳打脚踢。更有甚者,将一盆符水悉数从头到脚浇在梧桐身上。

铜铃般笑声充斥着整个含烟阁,叶杏早已没有昔日的凌然之气。

“各位小主好兴致,这般戏耍不知贵妃娘娘若然知晓,又当如何处置?”银铃般的声音,伴随着冷冽之风从门口涌入。遮阳伞下,叶贞缓步走进房内,看一眼地上浑身湿透,面颊淤青的梧桐,复一眼床榻上几乎要气得晕厥过去的叶杏。

抬步走到赵蓝衣跟前,叶贞躬身行礼,“小主吉祥。”

赵蓝衣自然是认得叶贞,上次在荷池她便险些处置了叶贞,心头虽然不痛快,但是如今叶贞身为御前四品待诏。皇帝晓谕六宫,不得任何伤她分毫。可见她在皇帝心中的分量委实不轻,便是赵蓝衣有心想要说什么,也是不敢轻易吐出。

想着叶贞的心头,大抵还是对当日之事耿耿于怀的,若是她在御前说些什么,那自己的荣宠怕是要覆灭了。

思及此处,赵蓝衣扯开一丝笑,“免礼。不知叶待诏到此何事?”

“无碍,左不过方才经过含烟阁听着动静不小,所以进来看看。昨个儿皇上还惦记着,叶美人不知是否伤愈。若不是奴婢近日要事缠身,给忘在脑后,想着早该来瞧瞧才是。”叶贞不紧不慢的说着,将各位小主脸上的惊慌尽收眼底。

想着她们如今这样对待叶杏,而叶杏素来是个睚眦必报之人,若是让叶杏再得恩宠岂非要寻她们麻烦。

赵蓝衣顿了顿,“皇上他……”

叶贞却不理睬,自顾自的说着,“方才瞧着挺热闹,不知各位小主可与叶美人开着什么玩笑?瞧着梧桐的样子,想来是输了玩笑吧?不知是否还要继续,若然真当有趣,奴婢回去禀了皇上,许是能让皇上也开怀一笑。”

李美人立刻上前,“叶待诏果然聪慧,诚然是玩笑!玩笑罢了!入不得皇上的慧眼。”

语罢,随即看了赵蓝衣一眼,眼神交换,叶贞却已经知道她们要做什么。

“既然叶待诏有心,那本主也不便在此。”赵蓝衣有种自讨没趣的感觉,一场闹剧,竟被叶贞轻而易举的化解,自己反倒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。

叶贞躬身,“恭送各位小主。”

赵蓝衣长长吐出一口气,领着一帮人又浩浩荡荡的走出含烟阁。

叶杏扑通坐在软榻上,目光冰冷如刃,“瞧着本主失了势,一个个都要过来踩一脚。”

梧桐在地上嘤嘤哭着,湿漉漉的跪在叶贞跟前,“多谢大人!”

叶贞轻笑,多年前她曾跪在梧桐跟前,求着她向叶杏求情,饶了她的哥哥。彼时哥哥高烧不退,无钱寻医,她只能四处求告,却没有一人肯施以援手。那时候,觉得自己连一条狗都不如,在他们眼里连摇尾乞怜都不配。

可是现在,她却站在这里,看着她们一身的狼狈,而后跪在自己的跟前苦求。

只是,她并未有一丝一毫的痛快,她要的屠戮至今还没有得到。

所以她不能心软,更不能手软。

“起来吧!”叶贞道,随即走到叶杏跟前行礼,“长久不见,美人可好?”

叶杏起身,眼中噙着泪,却一贯的倔强,“如今能及得上叶待诏,如今你都是御前待诏了,而本主却荣宠尽失,任人凌辱。”

“当初小主中毒,宫中查不出所以然,委实可惜不能让皇上为小主做主。”叶贞摇头轻叹,“如今见着小主身子好些,奴婢也就放心了。”

一提起中毒,叶杏的眸子霎时变得阴冷至绝,“旁人不知下毒之人,本主却是心知肚明。她够狠,她好狠,便是自家姐妹也这般下得了手。不过她是嫡我是庶,却要这般害我,我与她势不两立。”

叶贞当下瞪大眸子,“小主的意思是,下毒之人是叶贵人?”当下环顾四下,冲着梧桐道,“去外头守着,别教人进来。”

梧桐自当明白叶贞的意思,连滚带爬的跑出去,守在了门口。

如此一番,叶杏越发青眼叶贞,这般稳重,诚然是真心为她着想的。见状,叶杏才道,“横竖本主与她是势不两立的,她要本主的命,本主自也容不得她。”

叶贞佯装错愕,“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