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6.谁说狠了心就不会疼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那日她便当本主昏迷,亲口对碧夏所说,此次本主命大,若然再与她争势,定然不会再轻易饶了我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那碧夏竟也答到,奴婢谨遵小主之命,拿捏了下毒量,否则这二小姐怕是这辈子都下不来床的。”叶杏便将当日听到的话语全盘托出。

语罢,她又道,“她们横竖是要本主的性命,若非身处宫闱,怕惹出事端,诚然不会这般轻易纵了本主的性命。这话旁人本主倒也不敢说,不会有人信,说多了只会落得诬陷宫妃之名,到底她的位份比本主尊贵,本主虽有心撕破她的伪善,却是有心无力的。”

见叶贞不敢置信的表情,叶杏敛了眉色,眼底愠色,“本主知道,你也不信。”

叶贞忙道,“并非奴婢不信本主,实在是兹事体大,容不得丝毫的马虎。何况那叶贵人素日温婉,怕是无人会相信小主之言。”

“本主自然晓得,故而……”轻叹一声,叶杏眸光冷厉,“无论如何,这笔账,本主绝不会轻易算了。”

叶贞颔首,“性命攸关,诚然是不能轻算的。”

闻言,叶杏瞪大眸子,“这么说叶待诏是答应帮本主?”

“嗯?”叶贞微怔,“小主这是何意?”

想了想,叶贞又道,“皇上宠幸于谁,奴婢岂敢左右。那绿头牌皆是皇上自己抉择,奴婢卑微,怕是帮不了小主的。”

“方才本主自知你是帮着忙的,现下为何不能救我一救?”叶杏焦灼,叶贞越是推辞她越是急不可耐。要知道,如今能帮得上忙的也只有叶贞了。转念道,“昔日叶待诏侍奉尹妃,也算与本主有过交情。虽说现下尹妃不在了,但是你我的情义尚存。叶待诏何以见死不救,难道眼睁睁看着本主死在这里吗?”

叶贞摇头道,“小主言重,莫说什么死不死的?”

“当日尹妃娘娘助本主夺宠,想来你也是知情的,若是你不愿帮本主,那本主只好鱼死网破。大不了将当日只是和盘托出,你我一拍两散!”叶杏竟冷声威胁。

听得这话,叶贞冷笑。果然是国公府的二小姐,素来是个心狠手辣的,如今连她都要拽下水。殊不知,正中叶贞下怀。

叶贞故意愠怒,“想不到叶美人是个如此狠毒心肠之人。既然如此,奴婢告辞,小主只管去御前告状。说不定皇上龙颜大怒,让奴婢与小主一道奔赴黄泉,乾元殿还有事,奴婢告辞。如此,奴婢就等着小主的好消息。”

说完,叶贞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口走去。

身后扑通一声,叶杏竟跪了下来。

叶贞赫然顿住脚步,眼底的光明灭不定,教人无法一窥究竟。

叶杏哀戚道,“叶待诏若是不施以援手,本主只能……只能……”她哽咽着,门外的梧桐探入身子,忽然奔过来,一把拽住几欲触柱的叶杏。

“小主万万使不得!若是小主死了,奴婢怎么办?”说着,梧桐抱着叶杏,跪求在叶贞跟前。

叶贞徐徐转身,看着这一对主仆深情的模样,心底却寒冷彻骨。

彼时她也曾这般苦苦哀求,却是求助无门,如今她便要他们知道什么是绝望。她昔日所受的苦楚,她要她们千倍偿还。

轻叹一声,“你们这是何苦?”便蹲下身子,搀起了叶杏至软榻上,“小主莫要轻生。死还不容易吗?可偏多少人等着看小主一脖子吊死,小主这般岂非遂了她们的心意。说起来奴婢与小主多少有些缘分,也不忍看着小主这般落魄。”

叶杏泪眼朦胧的看着叶贞,叶贞心想,此刻的自己在她们眼中,诚然是观世音转世,想来是可以逆转乾坤的神祗。

“奴婢自当为小主在御前美言几句,成与不成还要看皇上的意思,小主看这样成吗?”叶贞细细的关慰。

叶杏自然是感激涕零的,“有叶待诏开口,定然是可行的。无论成不成,本主对叶待诏都是感恩在心莫不敢忘。”

叶贞摇头,“莫说恩德,好歹小主是尹妃娘娘一手提拔的。只愿能偿了尹妃的心愿,也算咱们做奴婢的一点心意。”

起了身行礼,叶贞便退出了含烟阁。

叶杏与梧桐站在门口,一直目送叶贞走出去。

长长的宫道上,叶贞缓步走着,太监小心的为她撑着遮阳伞。叶贞的唇角,笑意冷冽。当日她借着为尹妃取巾绢时可以模仿叶蓉与碧夏的声音,在叶杏的耳畔说了那么一段话,想不到效果这般好。

叶杏将叶蓉视为死敌,想来那叶蓉也不会容了叶杏。

入宫前姐妹情深,如今姐妹相残,果真是一出不得不看的好戏。

她方才故意推辞,等的就是叶杏的那一跪。她很想看见,叶杏像狗一般跪在自己的跟前,会是怎样的表情。是否也如自己昔年般的生不如死,这般苟延残喘的凌辱?

娘,您看到吗?

一切才刚刚开始,早晚有一天,贞儿会拿国公府满门的鲜血来祭奠你的在天之灵。

绿儿在后头慢慢跟着,不觉低语,“大人真的要帮叶美人么?”

叶贞笑了笑,“有何不可?”

闻言,绿儿道,“大人这般做,岂非与贵妃为敌?想那叶贵人是依附着贵妃娘娘的,想来贵妃娘娘是容不得叶美人的。”

“盈国公归朝在即,贵妃哪里有心思顾得了后宫之事。她只心心念念她的后位,她洛家的满门荣耀,叶美人到底只是个美人,对她根本不成威胁。何况若是后宫没有抗衡的势力,任由叶贵人一方独大,你觉得她这个贵妃还睡得安寝吗?”叶贞不紧不慢的说着。

便是一席话,说得绿儿连连点头,“诚如大人所言。只是皇上那边……”

“后宫不出点事情,皇上怕是真心要封后了。”叶贞深呼吸,而后长长吐出。

后宫之事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却足以撼动前朝。自古女人多是非多,男人多厮杀多。所以只要能平衡二者之间的关系,想来皇帝也是肯的。

只是……叶贞顿住脚步,她的眼眶红了一下。世事便是这般可笑,她送了叶杏上轩辕墨的龙床,如今是二送。那一刻,她觉得自己如此肮脏,卑贱得连自己都觉得可笑。

袖中五指蜷握,她忽然迟疑,心狠狠疼着,任由心头血慢慢流淌。

走进御书房的那一刻,叶贞险些哭出来。

谁说狠了心就不会疼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