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7.求来的宠幸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进去的时候,轩辕墨还在低头批阅奏折,叶贞的心揪了揪,眉目将晕开平静的容色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原来有时候刻意伪装,只会让自己的心,沉沦得更快。

轩辕墨眉头抬头,御笔朱砂,“贞儿,磨墨。”

叶贞行了礼,缓步走到他的身边。朱砂墨,墨如血,字字珠玑。

“皇上……”叶贞顿了顿,羽睫轻轻颤动着。

他依旧没有看她,只是执笔继续批阅,却清浅道,“说吧!”

“外头的芙蕖开得极好,皇上常日在书房里批阅折子,怕是身子会吃不消,不若出去走走如何?莺鸣柳,荷香四溢,委实是不错的。”叶贞淡淡的开口。

闻言,轩辕墨终于抬头看她,“值得吗?”

叶贞稍稍一怔,“皇上?”

“莺鸣柳,柳叶合心;俏佳人,莲叶田田。”她当他不知道吗?她当他是谁?这点小心思岂能瞒过他的眼睛。他在夹缝中做了幼帝而后活到现在,没有这点本事,只怕早已不复存在。

羽睫微微垂着,叶贞跪身在地,“皇上恕罪。”

轩辕墨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,却是目如鹰隼 ,凌厉无温,“叶贞,朕说过,若你敢背叛朕,朕一定会杀了你!你全忘了吗?”

“叶贞不敢忘,所有的所有奴婢都不敢忘。”叶贞低着头,不叫他看清自己眼中的精芒。有些人最不能凝视,因为看着看着,就会把心丢了,忍不住想跟着他逃。

“你偷偷去见叶杏,却当朕不知道吗?”他冷冽的眸子,如刃的划过她的面颊,手中的朱砂御笔依旧紧握,随时都能拧出血来。

叶贞知道瞒不过她,因为有绿儿在,什么都会传到皇帝与风阴的耳朵里。所以她也不打算瞒着,任由绿儿去。否则若她排斥绿儿,皇帝会越发疑心自己。无论他是墨轩还是轩辕墨,她要不起信任,但也经不得疑心。

自古帝君多疑心,她素来是心里清澈之人。

所以她不求他的信任,只求让疑虑少一些,再少一些,然后找个借口告诉自己,他正在做回曾经的墨轩。

可惜她忘了,做了皇帝那只能是一辈子的轩辕墨,再也回不到昔时的雨下,再也回不到当日的手执红绳细细牵。

御笔吧嗒甩出去,狠狠撞在门上,发出清晰的声响。他忽然俯身掐起她的下颚,力道之大似要狠狠捏碎她的骨头。

他强迫她迎上自己的眸子,她羽睫微扬,狠狠撞进他冰冷幽暗的眼睛里。幽暗的眸子没有一丝光亮,若九幽地狱的风拂过脊背,又似利刃狠狠剥离了皮肉,顷刻间能让人鲜血淋漓。她的身子不禁颤了颤,只为这无温而冰凉的直视。

她知道,那不是愤怒,君王岂会轻易的表露自己的情愫,无论是喜还是怒,都不该有。

“既然不敢忘,那又为何要来求朕?你来求朕,不就是想让朕传叶杏侍寝吗?叶贞你好啊,果然是极好的,如今都能将心思摆弄到朕的面前,你真当以为朕不敢杀你吗?”他咬牙切齿,死死盯着她依旧平静得出奇的面颊。

叶贞唇角牵起一抹微凉的笑意,“既然皇上都知道,那奴婢敢问皇上,是肯与不肯?”

只是一句话,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被撕裂开来,将心头血悉数摆在他的面前。可是她却看不见一丝一毫的怜悯,甚至于再也没有墨轩的犹豫与迟疑。

她看见他的唇角微扬,半晌才扯出一个字,“好!”

狠狠松开她,轩辕墨起身走到殿前中央,背对着她,不叫任何人看清他的容色,“朕会如你所愿。但是……你最好能达到初衷,有一个让朕满意的结果,否则朕会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。”

叶贞伏跪在地,“奴婢一定如皇上所愿。”

起身的时候,她看见他又站在窗口,双手负背,冷然若冰雕一般。他的世界那么高高在上,无论谁的靠近,都会被拒之千里。因为他是皇,是这大彦皇朝的帝君。

她一步一顿的朝着门口走去,却听得身后一声轻叹。

顿住脚步,身后的男子幽然低语,“你恨朕吗?”

他知道她所有的恨,不是吗?

“奴婢不敢!”她倔强的回应。

轩辕墨冷笑两声,“朕要听实话。”

叶贞眼中噙泪,嘴角却如他一般扯开冰冷的笑意,“奴婢的恨,皇上不是最清楚吗?”

他早已看尽她所有的狼狈,为何还要这般问,岂非多此一举?他视她如棋子,如今却要这般问,不是好笑至极吗?

“好!”他说得很轻,“今夜朕会传叶杏侍寝。”

那一刻,叶贞的羽睫轻轻垂下,却是清清冷冷的应了一声,“谢皇上!”

撩开帘子出门,叶贞倔强得不肯让自己落一滴泪。

门外,风阴一把扣住她的胳膊,强行将她带到僻静的角落,目光灼灼盯着她那张永远都没有波澜的面颊。

“大人有何吩咐?”叶贞深吸一口气,尽快平复。

他定定的看着她良久,久得连叶贞都觉得有种寒凉的错觉。

终于,他握紧了手中的剑柄,“你真的要这么做?”

“是!”她知道,风阴什么都知道。

风阴的身形稍稍一怔,面具在阳光下绽放着如月的冷光,“这么做,你会觉得快乐吗?”

“离自己的目标又进了一步,大人觉得叶贞是否会快乐?”叶贞冷了眉眼,“大人该知道,奴婢要的是什么。”

“如果复仇就要连自己的心都被算计,你还觉得复仇如此重要吗?”他定定的看着她,宛若要在她的脸上,寻到一丝一毫的犹豫,哪怕只是一星半点也好。

可惜,他失望了,叶贞还是叶贞。

无论心多疼,她的脸上永远都不会有昔时的犹豫。

叶贞站在回廊里,目光清冷的望着外头的烈日,“是,很重要,就算将心赔付又能如何。大人也许不会明白奴婢为何这般执着,可是奴婢却明白当你亲眼看着亲人的血流过自己的心头,是怎样的刻骨铭心!”

袖中的手,紧握成拳。

他顿了顿,却知道低低道,“在我心里,你从来不是奴婢。”语罢,他缓缓背过身去,“既然如此,我便如你所愿。如你所愿……”

叶贞愣在原地半晌,却只看见风阴渐行渐远的背影,落寞萧瑟。

今夜,叶杏侍寝,让多少人红了眼睛,伤了心肠。那些个伤过叶杏的,只怕要彻夜难眠,而叶蓉……叶贞站在御芳斋的门口,昏黄的宫灯摇曳着落下斑驳的光。叶蓉只怕也要辗转反侧,不知其中缘故,却也担忧着叶杏的恩宠早晚会超过她。

姐妹相残,暗中较劲,果然是极好的。

只是,视线微凉的落在乾元殿的门外,心还是忍不住疼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