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8.叶蓉起疑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小主?”碧夏为叶蓉铺好被褥,“快些睡吧,时辰不早了,明日还要去贵妃宫中请安呢!”

叶蓉站在凝香殿门口,眸色冰冷,“皇上为何突然想起叶杏来了?”

虽说叶杏当日诚然是恩宠不错,但自从她中了毒,皇帝便不再理睬于她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及至她痊愈,帝君也不曾再召幸过。如今好端端的突然召幸,其中莫非有什么缘故?是叶杏旧技重施博了皇帝的心,还是有人动了手脚?

若是真有人动了手脚,只怕也是皇帝身边的人。

这般想着,叶蓉的眸子不由的冷厉非常。叶杏素来没什么脑子,现下一度怀疑是自己下的毒,若然让她得宠,势必要生出乱子。但那个能让叶杏重获恩宠之人,诚然也是不简单的,若是……若是刻意为之,只怕自己的主动权就会失在他人手中!

看样子,此事还需与贵妃商议,定要弄清其中原委。

碧夏走上前,“小主您说什么?”愣了愣又道,“那二小姐委实奇怪,先前小主这般好心好意的待她,她竟视小主为仇敌般恶言相向。宁可受人欺凌也不肯求小姐,诚然是自作自受。现下皇上想起了二小姐,怕是二小姐也不会给小主好脸色的,如今越发要得意。”

叶蓉眉目微敛,“其中莫不是有人作祟?”

闻言,碧夏心惊,“小主您是说有人挑唆了您与二小姐?”

“只是……”叶蓉凝了眉,“会是谁呢?”她与叶杏同属于国公府,按理说宫中之人应该都知道这层关系,谁会冒险来挑唆他们的姐妹情谊?如此这般煞费苦心,诚然不是简单的宫闱争宠,想必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蓦地,羽睫骤然扬起,叶蓉忽然用一种极为阴冷的眸子死死盯着碧夏的脸。

碧夏吓得扑通跪在身上,“小主,奴婢万不敢出卖小主的,小主明察。”

叶蓉的视线缓缓移至桌案处的烛火之上,冷冷的眸光足以将眼前的一切都化为灰烬,“难道是她?”

闻言,碧夏才松了口气,脊背微凉,手心濡湿一片。

“起来吧!”叶蓉清浅道。

碧夏起了身子,面色微白,“小主您说的是谁?”

深吸一口气,叶蓉敛了眉色,“无碍,睡吧!”

见叶蓉不说明,碧夏自然也不追问。便是她的心腹侍婢,也全然不懂叶蓉的心思,叶蓉自然也不肯将所有事情对她言明。奴婢到底是奴婢,委实贱皮贱肉,岂可全心相托,岂非自寻死路?

熄了烛火,叶蓉却没能合上眼眸,脑子掠过叶贞的容脸。

难道真是她?可是……她试探过叶贞,上一次在荷池,若不是叶贞命大早已淹死,分明是不会水性。要知道国公府三小姐,素来水性极好,岂会……

蓦地,黑暗中叶蓉嗖的坐起身子,“难道她是装的?”

若然真是装的,那她说不定就是自家的小妹叶贞。如此心计,难道是为了她的杀母之仇?这样一想,仿佛以前种种,包括叶杏的突变都有了答案。若然真是叶贞在背后作祟,委实是防不胜防。

她步步上位,从尹妃宫中的教习嬷嬷,如今一跃成为御前四品待诏,其用心可诛!用意可恨!她定然是想要叶杏与自己姐妹相残,故而达到毁灭整个国公府的目的。杀母之仇,岂能忘却!

叶贞,素来是个有心之人。

在国公府时,她便看出叶贞不同常人的心性,故而时常留意,便是叶杏他们折磨叶贞,她总会施以援手。不为其他,只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,谁知……只怪叶杏不够狠,没有斩草除根!

只是若然她真的是叶贞,那叶年又在哪?

黑暗中,只看见叶蓉闪烁不定的眸光,幽暗清冷。

不行,她的身份必须弄清楚!她不是宫婢叶贞吗?她不是农家女吗?很好,那便让哥哥去查,无论如何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将她的真实身份挖出来!

思及此处,叶蓉才稍稍松了口气,继续躺回去。

不管她是不是国公府的叶贞,只要她敢作祟,自己诚然不会纵了她。国公府的门楣,岂容他人染指。

司库房烧了不要紧,只要人活着,总该会有痕迹。

翌日,叶蓉便休书一封让碧夏托人送回了国公府。叶赫办事她自然是放心,叶赫素来无所不用其极,为了目的不折手段。虽说这与叶蓉素来的谨慎相左,但到了关键时候,这样的掘地三尺无疑是对的。

两天后便是盈国公归朝之日,栖凤宫内早已将礼品备齐,如今元春正在清点礼单。一些想要巴结奉承盈国公府的,明里不好送礼至国公府,便也由宫中的各位小主委托给洛丹青。名义上借着贵妃敬礼,实际上便是变着法的贿赂。

别看盈国公府门第阔绰,但府大人多,花费也甚为奢华,故而许多时候朝廷的俸禄乃捉襟见肘。这个时候,就需要这些蝼蚁般的人物奉上他们的孝心,让国公府继续光耀万千。

人人皆知,但人人不敢言。

是故朝廷中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横竖盈国公乃三公之首,又握有朝廷大军,岂敢轻易得罪。

若偶有弹劾的折子,便是东辑事那帮人。虽不起作用,但也乌龙一番触国公府的晦气。

元春的记事簿上记得清楚,哪宫哪院送的何物。

叶蓉进去时正巧遇着赵蓝衣奉上一箱子的奇珍,便也只当没看见,径自朝着寝殿去了。这个时辰,洛丹青估摸着刚刚起身。

果不其然,叶蓉刚进寝殿,正巧洛丹青端坐梳妆镜前。

梨花镜,美人颜。

示意奴婢退下,叶蓉接过宫娥手中的篦子轻轻的为洛丹青打理发髻,“娘娘的发乌黑光亮,果然是极好的。后宫之人望尘莫及,万万比不上呢!”

洛丹青轻笑,“你这张嘴委实能活死人肉白骨。日日都赶早为本宫打理发髻,倒也难为你了。”

叶蓉低眉和顺微笑,“能伺候娘娘左右,乃是叶蓉的福分。叶蓉不过为娘娘打理发髻,委实没什么大的用处,只要娘娘不嫌叶蓉笨手笨脚便罢!”

闻言,洛丹青甚是满意。

这般恭谨卑谦,而又颇为聪慧一点就透,实诚是给得力的助手。

发油微凉,发髻清爽,叶蓉的手极为巧妙,一头发髻梳得极好。甚是得洛丹青欢心,而又一脸的垂眉顺目,委实不似有什么野心之人。

见状,洛丹青轻叹一声,“你有心侍奉着本宫,何不多花点心思在皇上身上。自己的恩宠自己去夺,难不成还要本宫告诉你怎么做吗?你看看你那庶妹,如今可是风光正好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