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9.好厉害的一张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蓉清浅一笑,“承教于娘娘,不胜欣喜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”语罢才搀了洛丹青起身缓步走到案前,又细心的为洛丹青布菜,“今儿个都是娘娘喜欢的。昨儿个叶蓉想着,想国公爷就要回来了,娘娘这归心似箭定然少食,故而昨儿个便跟膳房的奴才们定好了菜式。尽量挑选娘娘喜欢的,素雅的菜式,清爽一些也不腻。”

语罢,洛丹青笑了笑,“亏得你心细。”

便是三言两语,叶蓉便转了话题。

然她此心并非在此,而是……叶贞。

敛了眉,叶蓉笑道,“听得御膳房的奴才说,皇上近日心情不错,想来是因为属下尽心得力的缘故。那叶待诏想来也有些本事,皇上委实欢心了不少。”

闻言,洛丹青的眉目瞬时暗沉下去,鼻间冷冷哼了一声,“叶待诏?便是那叶贞吗?”

脑子里骤然想起洛英为了叶贞而与自己不对付的情景,分明是自家姐弟,徒徒为了那个叶贞险些翻了脸。虽说洛英倒也没有这样的胆子,但当时那么多人在,自己这贵妃的颜面委实有些挂不住。

被自己的亲弟弟顶撞,诚然是种羞辱。

而这种羞辱,便是拜叶贞所赐。

“好似是教叶贞,竟与叶蓉本家小妹同名同姓,委实有些缘分在的。”叶蓉清浅笑着,看似漫不经心的为洛丹青布菜。

洛丹青骤然凝眉,“你是说国公府的三小姐叶贞?”

蓦地,洛丹青这才想起来,先前皇帝诚然是下旨让国公府三小姐入宫为婢,但不知为何国公府却上报,说是叶贞暴毙,此事最后也就不了了了之。只是如今这个叶贞……

叶蓉轻叹一声,“叶蓉该死,在娘娘面前多嘴!”

“无妨,你倒是说说看,你们本家三小姐叶贞,到底是何模样?”洛丹青忽然觉得内中蹊跷,想来不是这般简单。皇帝让叶贞入宫为婢,而叶贞却暴毙,如今这个叶贞竟颇得皇帝钟爱,看上去一切都太过巧合。

说着,洛丹青放下玉箸,这事必须弄个明白,否则她这执掌六宫的贵妃岂非要寝食难安。留着这样一个祸害,许是皇帝的刻意安排,如此这般宠爱,诚然是了不得的事情。

但凡能威胁后位的,她是绝然不会允许的。

叶蓉福了福身子,这才幽然道,容色诚然是惋惜至极,“小妹叶贞容貌极好,虽说不得父亲的宠爱,倒也生活无忧。国公府内,就数她与庶妹叶杏的容貌最为出众。偏生得一贯的古怪刁钻,也委实让人哭笑不得。”

“在府内,倒是嫔妾与其相从甚密,往往她闯下祸事,也惯来是嫔妾为她收拾。父亲素来对我们要求甚严,故而对三妹许是严肃了些,以至于三妹出落得事事叛逆不愿听人一言片语。百般无奈,父亲只得将其母女三人驱至北苑,名为思过实则也是为了三妹这闯祸的性子。”

“许是这般,三妹便恼了国公府上下。声言要与国公府势不两立。金殿落选,三妹一病不起,三姨娘日夜照顾也是没有起色。不多时母女二人双双魂归,倒是可惜得紧。”

说完,叶蓉竟生生挤出两滴泪,委实姐妹情深。

“这般刁钻无状的女子,死了也是好的。”洛丹青一脸的嫌恶。

自古女子以德为先,若然叶贞真的像叶蓉所说的不敬父母,不尊门第,显然有悖三小姐的身份。来日惹下祸事诚然是要连累国公府的,早些殁了也是国公府的福气。

谁知这叶蓉却又略带嘤嘤的哽咽道,“若是这样便也罢了,左不过是可惜了如玉的女子。只是后来叶蓉听得敛尸的仆役道,那叶贞临死前立下毒誓,声言做鬼也不会放过国公府上下,势必要国公府鸡犬不留。”

语罢,叶蓉扑通朝着洛丹青跪下,“娘娘,叶蓉委实害怕。都说恶灵素来喜欢附在人身上作祟,若然小妹魂魄不宁,若然她……那可怎么得了?”

“还有这种事?”洛丹青惊站起来。

叶蓉重重点头,仿若确有其事,这般的认真面貌,让洛丹青都有种打心底里发怵的错觉。意识到自己失了贵妃的仪态,洛丹青敛了面上的错愕,不紧不慢的坐回去。

犹豫了片刻,洛丹青这才道,“你可有证据?如今这个叶贞宛若皇上的心头好,不可轻易对付。若无确凿证据,不得轻举妄动。”

“嫔妾也曾试探过,但是叶贞生性刁钻,岂能轻易露出真容?”叶蓉摸了摸眼角的泪水,又道,“不若娘娘让国公府帮忙查一查这个叶贞,若然真是有名有姓的,倒也是真的,也教嫔妾放了心,不再胡思乱想。否则……这刻意安排,只怕是有大祸的。”

这般说着,洛丹青便点了点头,“确实有几分道理。只是没有证据便惊动母家,万一皇上知道,定然要以为本宫与母家……”

话未说完,叶蓉轻叹一声,“娘娘的意思,嫔妾自然是明白的。只是娘娘可曾想过,叶贞的身份一日不清不楚,小公爷那边诚然是不好交代的。”

闻言,洛丹青一怔,“此话何意?”

叶蓉道,“娘娘不曾听说吗?说是小公爷去了御书房朝见皇上,竟开口要问皇上讨要叶贞。皇上竟是不肯,两个人险些撕破了脸面。为了叶贞,小公爷怕是上了心的,皇上那头也怕是要嫉恨小公爷。长此下去,诚然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洛丹青再也无法镇定,这些日子只顾着母家的事情,竟然不曾留意。想来便是那日,洛英追了叶贞而去,继而去问皇帝讨要一个贱婢!

冷了眉,洛丹青冷哼两声,“皇上竟也不肯?”

叶蓉颔首,“宫中妃嫔如今议论纷纷,说是叶待诏不日便要飞上枝头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
长长吐出一口气,洛丹青眉目生冷,一身肃杀之气,“飞上枝头?哼,凭她是谁,也敢在后宫放肆!不过一介贱婢,皇上给了她几分颜面,她倒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。”

横竖,都不能让她再靠近皇上,否则……怕是要出大事的。

“娘娘?”叶蓉一怔。

却见洛丹青冷喝一声,“元春!”

话音刚落,外头的元春快速走进殿内,“娘娘?”

“吩咐下去,让人去查一查叶待诏的身世背景。本宫偏不信,挖不出个所以然!”洛丹青冷笑两声,眸色杀气腾腾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