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0.自相残杀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蓉诚然是成功的计谋家,鲁国公府较之盈国公府相差很多,故而她自己暗中调查,而让盈国公府露在明处。(www.ziyouge.com)若是来日有人追究,她也能安然无恙。横竖前头有洛丹青这个贵妃挡着,她又何乐而不为呢!

再者,若是叶赫查不出来,她就不信洛丹青也查不出来。盈国公府的势力,想必很容易办成此事。

她就等着,撕破叶贞的脸面,她倒要看看,此叶贞到底是不是自家小妹。

叶杏风风光光的又成了宫中的头榜头条,那人人践踏的含烟阁再次热闹起来,原本都恨不能落井下石的,此刻都成了逢迎巴结之辈。

宫中,素来都是人心隔肚皮,素来都是风往哪吹就往哪倒。

这是定律也是生存的法则。

御花园的假山下头,叶贞与叶杏比肩而立。叶杏自然是满心欢喜,“叶待诏的再生之德,本主莫不敢忘。”

“小主客气,左不过是见着小主如此狼狈,委实替小主可惜。”叶贞面色谦卑,“小主如今得了宠,奴婢怕是要与小主保持距离才是,否则教人看见势必要诬奴婢存心不良。”

说着,叶贞便行了礼作势要走。

“叶待诏?”叶杏一惊,如今这复宠刚开始,她岂能让叶贞全身而退。经过这件事,叶杏也是看清了,叶贞在皇帝面前果然是有几分话语权的。自己这半身荣耀还指着叶贞在御前美言,岂可轻易纵了她。

上前一步握住叶贞的手,叶杏目露诚恳,“叶待诏不必如此,旁人不管说什么,本主诚然是不会相信的。你的为人,本主心知肚明,岂会随便听人挑唆。如今你与我算是自家姐妹,有本主一日将来定少不得你的好处。你只管放心便是!”

闻言,叶贞恭敬行礼,“小主这般厚待,奴婢受宠若惊,自当为小主竭尽全力。”

叶杏满意的点头,自以为自己收服了一员得力干将,殊不知自己早已身处棋局。

叶贞这才道,“小主如今复了恩宠,自当小心。前车之鉴,可是防不胜防。”这话隐晦的告诉叶杏,小心着叶蓉的旧技重施。当日叶杏恩宠优渥,不就是因为中了毒才会变得这般人人践踏吗?

听得这话,叶杏眸色冷冽,“这一次本主定然不会再让她得逞。”

叶贞颔首,“小主能谨慎些,奴婢便放心了。”便道,“奴婢不宜出来太久,暂先告退。”

说着便走出了假山,心头却很清楚,这叶蓉与叶杏此生都会势不两立。自己这一刀子,诚然是精准狠!

叶杏走出了假山,迎面却见着刚从栖凤宫回来的叶蓉,面色当下就变了。睨了叶蓉一眼,掉头便走。

“妹妹。”叶蓉喊了一声,让叶杏止住了脚步。

看了碧夏一眼,碧夏会意的让身后的宫人屏退一旁,梧桐眼尖自然也如此这般做。

转身,叶杏冷笑两声,浅浅行礼,“见着贵人忘了行礼,诚然是妹妹的不是。妹妹这厢请罪,还望姐姐宽宥!”

“妹妹何时变得这般见外,你我可是亲生姐妹,何来这般生分?”叶蓉急忙搀起叶杏,容色若在家时的温和。

谁知叶杏缓缓掸落叶蓉的手,静静站在一旁,“姐姐若是没有什么吩咐,那妹妹就先行告退。”

语罢,作势要走。

叶蓉上前一步握住叶杏的手,“看见妹妹身子康复,姐姐诚然心安不少,咱们姐妹许久不曾说说体己话,你这般急着要走岂非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那叶杏却是冷哼一声,“怎么,妹妹身子不爽姐姐便觉得不安?还是姐姐心虚已极,故而不安?妹妹病中,劳姐姐侍奉皇上,如今妹妹痊愈,那姐姐可要当心了。”

“你这话何意?”叶蓉眸色哀戚,温婉的面庞十分惹人怜惜。

“你我姐妹,各自肚肠当然是心照不宣。”叶杏狠狠抽回自己的手,冷眼看着叶蓉娇颜柔弱的姿态,“姐姐不必可怜妹妹,如今妹妹只想好好活着,不再任人践踏!”

叶蓉哽咽着,“妹妹这是要断了你我的姐妹情分吗?难道你听信了谁的谗言,竟也觉得当日是我对你下的手?妹妹怎生得这般糊涂,且不想想那人定是心存不轨,想来就是要你我姐妹心生嫌隙,你怎的还看不明白?”

叶杏冷笑两声,“姐姐是说我听人挑唆?”

分明是亲耳所听,还用得着旁人挑唆?

“诚然如此!”叶蓉泪眼朦胧,急得都快哭出来,这一番眸中噙泪的姿态,委实教人心软不少。

叶杏眸色微转,“那姐姐觉得旁人该如何挑唆你我,这中间到底是何用意?”

叶蓉道,“你我姐妹同属国公府,无论哪个承宠都是有利无弊,我又何必害你?何况……”

“何况姐姐是嫡妹妹是庶出,想来妹妹若是抢了姐姐的风头,姐姐这个国公府的嫡长女浑然是没有脸面的。如今妹妹退了恩宠,正好成全了姐姐,姐姐你说是与不是?”叶杏拂袖,眸色生冷。

叶贞所料果然不差,自己这厢刚刚复宠,叶蓉就迫不及待的让她别听人挑唆。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不是刻意要让自己与叶贞翻脸,而后她好做渔人之利吗?

心头冷笑,叶杏想着,这一次定不会再听叶蓉分毫。

“愚蠢!”叶蓉焦灼,竟一记耳光甩在叶杏的脸上,“你不看看那人是谁?你忘了她叫叶贞吗?若然她真的是三妹叶贞,你当她还会放过你吗?”

“姐姐这是见不得妹妹好吗?”叶杏捂着刺辣辣的面颊,恨意阑珊,“她是不是叶贞,我心头最清楚,不需姐姐提醒。姐姐既然容不下我,就别怪做妹妹的翻脸无情!”

转身,叶杏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叶蓉,这一记耳光我会记住的,早晚我都会还给你的!

不就是嫡庶之别吗?来日我便要你看看,我这个庶出的女儿,定然不会输你分毫!

身后,碧夏上前,“小主何必如此着急,二小姐如今怕是铁了心要与小主势不两立。”

“那便由着她去,有她哭着求本主的时候!”叶蓉冷笑。这个叶贞果然了不得,竟能迷了叶杏的心。这样也好,姐妹两个总该有输赢,总该有人哭有人笑。但是她肯定,那个哭的人,定不会是自己!

叶杏,你自作自受,来日可莫要怪我!

礼炮声声,盈国公班师回朝,城内百姓悉数跪迎。轩辕墨领着文武百官出城相迎,场面异常浩大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