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.君不君,臣不臣,立后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帝君亲身迎接,偕百官同往,何等殊荣。(www.ziyouge.com)

轩辕墨站在宫门之下,看着浩浩荡荡的军队开入城中,一辆精致无比的黄布马车上走下一个人来。

浓眉阔目,虽说头发花白,但是精神烁烁。只这锐眸稍稍一震,便能让人肝胆俱裂。一生戎马的老者有着教人不敢轻易靠近的威严,快步走到君王之前,却不是行跪礼,而是躬身抱拳,“老臣参见皇上!”

轩辕墨上前,深吸一口气托了托老者的胳膊,“老国公多礼,你乃大彦的功臣,朕这万里江山尚且要仪仗老国公。老国公一路辛苦,朕见国公爷一身风尘仆仆,委实心内不安。”

这不是旁人,正是班师回朝的盈国公——洛云中。

而今一身金色的铠甲,虽说年逾六十却仍威风不减当年,行动之间铠甲发出整齐的声响,如同战场上的擂擂战鼓。身后万千子弟兵,列队成仪仗,这般威风凛冽的老者,举朝之中独此一人。

眸色冷冽的拂过一殿众臣,各人生百相,或恭维或敬畏,或欣羡或战战兢兢。唯有东辑事的那帮阉人部下,才会显露着略带鄙夷的颜色。

也不消去理睬,身后的洛丹青盈盈走出,浅浅行礼,“女儿参见父亲,恭喜父亲得胜归来班师回朝!”

语罢,洛云中报之躬身,“贵妃娘娘多礼,君臣有别,众人跟前请贵妃娘娘莫要忘了自家本分。”

闻言,洛丹青这才轻笑着,“本宫谢国公爷的提点,莫不敢忘。”

见状,轩辕墨缓步走来,“国公爷辛苦,朕特此恭迎!”

却见洛云中手一扬,身后的万千子弟兵忽然齐刷刷跪地,瞬时高声齐喊,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那一刻,轩辕墨面色无恙,眸光却寸寸冰冷。

但凡是君,臣子拥兵自重从来不是好事。何况国公府拥兵多年,其势力早已凌驾皇权之上。皇帝不说,朝臣不说,但每个人都心知肚明。唯独国公府依旧一意孤行,任凭他人言语,握在手里的权力任谁都无法动摇。

既然如此,又何必在乎旁人所言。

巍峨的金銮殿里,洛云中坐于御赐的座椅上,置于殿内正中央。这样的气势,除了东辑事的那位,自然是无人可比的。

叶贞站在后殿内,透过屏风看着殿前极为刺目的君臣。诚然如她那日的琵琶声,君不君,臣不臣。洛云中双目直视龙颜,仿若这大殿也不过自家庭院。

风阴站在她的身侧,目光冷冽的落向屏风后头。叶贞转头看他,却见他身子僵直,握紧了手中的剑柄,这样的情景只让叶贞想到了四个字:剑拔弩张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素来知道这位国公爷不好对付,今日亲眼所见,诚然是恣意惯了的,皇帝驾前也不知收敛。

听得外头轩辕墨道,“国公爷平叛辛苦,朕定要好好嘉赏。”顿了顿,又道,“来人,传朕旨意,犒赏三军,有功将领连升三级。”

洛云中也不起身,只是抱了抱拳,点头作揖,“多谢皇上恩典。”

继而又道,“皇上,三军乃皇上的三军,驰骋疆场厮杀仇敌乃是本分。皇上放心,只要有老臣在,定不叫逆贼猖狂。”

轩辕墨颔首,“有国公爷在,朕自然是宽心的。”

四下陡然一片寂静,叶贞的心忽然提起,她已然知道洛云中接下来会做什么。所幸她早已安排妥当,否则……

虽说自己准备充分,但是这厢剑拔弩张,还不能放松片刻。

听得洛云中铿锵有力的声音在金殿内回荡,“敢问皇上,老臣的八百里急奏可曾收到?”

轩辕墨迟疑了一下,终是开了口,“已然收到。朕明白国公爷的意思,如今已经下旨,册了洛英为世子,等同皇子待遇。”

语罢,朝内有些细微的声响。

如同皇子待遇,岂非……

一介国公府独子,竟然要享受皇子待遇,那国公爷是什么?岂非成了先帝?岂非谋逆?当下朝臣开始交头接耳,轩辕墨冷眼扫过众臣,虽说一殿众臣皆是议论,但没有一人敢驳斥。到底,一个个还是摄于国公府的威势。

洛云中继续道,“如此,臣替犬子谢过皇上。不知皇上,立后之事该如何处置?”

立后二字如同重磅炸弹,一下子让群臣慌了神,一个个不知所措的议论。

东辑事自然也是不肯的,随即有人上前启奏,立后之事还为时过早不宜现下提出。待国土稳定,再行立后也是不晚。

那洛云中自是冷哼一声,“为时过早?皇上早已过了立冠之年,如今后位空悬已久,小女立于后宫为贵妃,执掌六宫事多年,难道还当不得皇后之名吗?”

叶贞冷了眉,臣子对着当朝帝君,竟敢如此放肆,直言要君王赐自己的女儿为后。这般大逆不道,教叶贞寒了心,忽然就明白了,轩辕墨为何谨慎布局。

原来,他已到了绝境。

眸子,微微眯起狭长的缝隙。

立后?盈国公,只怕要让你失望了。今日有我在,只怕你这贵妃娘娘是做不得一国之母,做不得母仪天下的!

长长吐出一口气,叶贞转身便走。

风阴微怔,伸手便扣住她的胳膊,“你确定可行?”

叶贞低眉,“事在人为,现下,你觉得还有第二条路吗?”

眸色闪烁一下,风阴缓缓松了手,只是低低呢喃着,“小心!”

闻言,叶贞微微颔首,“奴婢不会让自己有事,更不会让皇上有事。大人只管放心就是。”深吸一口气,叶贞敛了眉,快步走出门去。

她自然知道洛云中咄咄相逼,定然不会善罢甘休。

她也知道,洛家对于皇后之位早已垂涎,只是苦于没有机会。如今盈国公平叛有功,这样的军功,足以让他的女儿走上母仪天下的后位。所以无论如何,洛家都不会放过这一次机会,因为错过这一次还不知何时才能有机会。

后宫的女子要做皇后躲不开三种原因:一则是帝君极度宠爱;二则是母凭子贵;三则母家荣耀。

不知为何后宫却迟迟没有子嗣,宫内外隐隐有传,说是帝君不能传承子嗣故而……

虽不知是真是假,但如今洛丹青委实是凭着母家荣耀,作势要登上后位。已然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叶贞自然是要帮轩辕墨一把。否则这洛家,岂非要只手遮天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