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3.心软如此,何成大器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立后之事犹如一场闹剧,便是因为天命而更改,任谁也不敢再轻易提及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须知钦天监素来监管卜算天象,既然是天象不吉,自然不能轻易立后。否则触怒天神降临祸事,任谁功高也无法将功折罪。

说也滑稽,不过是一场雷雨,竟然化解了轩辕墨被逼至悬崖的困境,瞬间柳暗花明,竟然让盈国公自己退了方才的强势坚持。

只是……他长长吐出一口气,她委实太大胆,竟然伪造天机。须知若然被人拆穿,便是他也保不住她,势必会被赐以极刑。

洛云中大摇大摆的离开金殿,离开宫闱,甚至没等皇帝挽留赐宴便回去了盈国公府,这般的恣意张狂除了东辑事那人,便只有这位三公之首了!

百官簇拥着盈国公从宫门出发,去了盈国公府。

那一刻,宛若盈国公才是帝君,而所谓的帝君不过是一介臣子。

目光冷冽,轩辕墨缓步走回金殿后侧,面色依旧平日里的从容镇定,只是那不起波澜的眸子里却掠过冰冷哧寒之光。

叶贞从外头走进来,也不消抬头只是跪在他的面前,“奴婢参见皇上,幸不辱命。奴婢敬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,诚愿大彦江山永固,国祚昌隆。”

“你可知罪?”轩辕墨说得很轻,口吻异常沉重。

眉睫微扬,叶贞颔首,“奴婢知罪。”

风阴的身子稍稍一怔,“皇上?”

轩辕墨摆手,示意风阴莫要开口,却突然起身拽起她的手,二话不说便将她拖离金殿。她就跟在他的身后,便是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震住。忘了该做什么,忘了该说什么,她跟着他的脚步拼命的在回廊里快步走着。

可是渐渐的,她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他的脚步。只能看见他的背影,再也看不见他的容颜,他那双微凉而带着隐伤的眸子。

她张了张嘴,终归没能喊出那两个字。墨轩二字就像一道伤,只能慢慢结疤,慢慢忘了疼却是再也无法抚平痕迹。

一路上宫娥太监悉数转过身去屏退两侧,任谁也不敢朝这边多看一眼。

轩辕墨拽着她的手,直接将她带回了乾元殿,寝殿的大门砰然关闭。

风阴站在外头,抬起的手几次抬起放下,终归垂下眼眸守在门外。

气喘吁吁,她面色绯红,一双如水的眸子死死盯着这个突然做出奇怪举动的帝君。手被他握得紧紧的,濡湿的掌心不知潮了谁的心。

缓缓转过身来,轩辕墨有些气急,双眸闪烁着教人无法捉摸的光,他定定的看着她,唇线抿出凉薄的弧度。他说,“你可知道,若是出了事,朕也保不了你!”

她从未告诉他,她会怎么做,如果知道她会冒如此之大的险,无论是为了江山皇位,还是为了她的性命,他都不会准许的。神迹,岂能控制,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。然迎上她坚毅镇定的眸子,他才想起,她素来是个不顾一切的人。

“奴婢知道。”叶贞清浅的回答,缓缓抽回自己的手,“只是盈国公强势,无论发生何事都不会动摇他让皇上立后的决心。除非天有不测,除非天降神迹,唯有如此才能以天下苍生为要挟,才能让盈国公知难而退。除此之外,奴婢委实没有办法。”

语罢,叶贞的眉睫微微垂下,不叫他看见自己眼底的精芒。若说不怕,那是骗人的。盈国公岂是好糊弄的,而她是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赌一把。仿若自从入了宫,她便如同入了赌坊,一直用自己的命去换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时间久了,连自己都不清楚这条命到底还能赌多少次!

顿了顿,叶贞低头笑着,只是唇角扯出的一抹清浅却让人看着心疼。

她低低道,“奴婢没有办法,若是让盈国公得逞,只怕三公之首将不再满足于他。自古功高震主,从来不是什么好事。何以帝君要斩杀功臣,只因功臣恃宠而骄,凌驾于皇权之上。世间唯有一个君王,君王枕畔岂容他人酣睡。皇上莫要担心,奴婢行事之前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横竖不过一条命,到底比不得皇上的万里江山。”

轩辕墨定定的看着她,眼底掠过异样的光泽。他从未想到,最了解自己的人,竟会是她!是一个卑微的女子!她的聪慧诚然超过他的预想,若她是个男儿身,也许他们会成为最好的盟友!只是……她是个女子,卑微而柔弱的女子。

轻叹一声,了解又如何,到底他这帝王举步维艰,何以还顾得上她。

他凝眸看她,拦了手,清浅道,“贞儿,你过来!”

叶贞抬了眸,犹豫了一下才迈开步子。如今这仿佛是他的习惯,他总是清浅的说,贞儿过来。而后轻轻的拥她在怀,不许她挣扎,不许她有半分的抵抗。他也不做其他,只是拥她在怀,轻轻的说着话。

也许对他们而言,这些已然是世间最奢侈的事情。

一个是君,一个是奴。

一个是高不可攀,一个是卑微如尘。

打从一开始,他们就走在了人生的极端,可惜红线系错了玉腕。可惜美人错付了心,男儿生错了帝王家。

“皇上放心,盈国公想来近段时间是不会再强迫皇上立后的。后位空悬,想来可以撑到东辑事的首席回来。”叶贞低低道。

轩辕墨一怔,“你如何猜到朕在等慕青回来?”

“最了解自己的往往是跟自己势均力敌的敌人,而盈国公此举势必会惊动慕青。虽说慕青巡牧在外,想来得了消息定然会在第一时间赶回来。皇后乃一国之母,慕青虽然失了尹妃,但也不会任凭后位落在盈国公手中。否则,他岂非又失去一个筹码。须知后宫与皇位素来是关系最密切的,皇上的宠爱能让朝堂倾斜。无论他们是否敬皇上,明面上还是要维持的。”叶贞不紧不慢的开口。

他只是将她拥得更紧,“诚然如此。只是你下手快了些,尹妃虽说无能,倒也可以留一留。”

叶贞陡然抬眸看他,眼底闪过一样的颜色,“皇上……”

轩辕墨松开她,低头笑了笑,“你道朕不知道吗?你派人装鬼吓唬尹妃,却是为了能在安神汤里下药。想来那些是能致人迷幻的药物,尹妃素来心亏,故而便愈发的惶惶不可终日。”

闻言,叶贞点了头,面色微恙,“尹妃知道太多,奴婢不得不如此。何况她伤了月儿,奴婢更不能容她。”

“是吗?”轩辕墨的尾音拖长,骤然变得冷然,“既然容不下,就不该让她活着!心软如此,何成大器!”

叶贞赫然抬头,却见他眸中肃杀冷戾,尽褪方才的平和之气。不由的心头一颤,攥紧了袖中的拳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