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6.盈国公府家宴,各怀鬼胎 钻石满50加更!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盈国公府门庭若市,府门前车水马龙,热闹得整个皇城都跟着沸腾。-www.ZiYouGe.com-入得府门,须得有位有份有官位爵禄,否则便是你有万顷家财也是入不得厅堂半步。是而外头皆知,盈国公素来瞧不起商贾之流,总觉得商贾多刁钻,乃小人得势,素来不屑一顾。

张灯结彩,红绸漫天,便是当年新帝登基也这般隆重。

偌大的国公府,到处洋溢着欢悦的氛围。舞池内的歌舞姬皆是来自宫闱,一众奴婢太监亦是宫闱点拨,所用酒水茶点也全部都是宫中御膳房的饮食配置,场面宏大教人叹为观止。

洛英站在洛云中的身后,笑道,“父亲今日归朝,委实热闹。”

洛云中却因为午后天降神迹之事而耿耿于怀,不由冷哼一声,“左不过是趋炎附势的小人罢了,有什么热闹。若然真想恭祝本公,莫不如……”

“父亲!”洛英适时打断了洛云中的话,他自然明白父亲接下来要说什么。然而当时大殿上是洛云中自己回绝了皇帝,如今再故事重提,怕是惹人笑话。

察觉自己险些失言,洛云中的面色愈发难看,“所幸皇上还是册了你为世子,如今你的身份俨如皇子,自当自律其身,不得像以往这般恣意。”

洛英浅浅行礼,“儿子明白!”

舒了一口气,望着满门宾客,洛云中依旧容色肃穆,一张板正的面颊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。常驻军中,洛云中一身军人气度,自然不苟言笑。所幸众人也是见惯不怪,数十年如一日的面孔,当然最熟识不过的。

管家快速的走来,弓背哈腰道,“国公爷,鲁国公到。”

洛云中看了洛英一眼,眸色微转,“现下何处?”

“此刻人已在花厅。”管家低语。

凝眉阔步,洛云中大步朝着花厅而去。彼时两国公因为扶持幼帝之事而颇有分歧,险些兵戎相见。不过最后自然是盈国公慧眼,如今风华无限,而鲁国公府日渐衰败,以至于三公之一的鲁国公,如今连寻常的一品大员尚且不如。

洛云中进去的时候,各位大臣依例对着叶惠征行礼,但大多数都是常礼,不似朝堂上的毕恭毕敬。到底这是盈国公府,也无需大礼朝见。

见着洛云中进来,众臣急忙大礼参拜,异口同声道,“参见国公爷,参见世子。”

“本是家宴,各位大人不必如此。”洛云中浑厚有力的声音传来,却见他不紧不慢的行至主位坐下,“鲁国公,好久不见,不知近来可好?”

叶惠征年轻时尚算容貌端正,浓眉阔目厚唇,标准的国字脸。彼时手握大权恣意张狂,愈发显得威风凛冽,不知迷了多少少女心肠。如今炯目锐利稍减,头发略显花白,虽说精神依旧健硕但委实不如从前的意气风发。

闻得洛云中开口,叶惠征拱了拱手,虽说是平辈,皆为三公。但是今时不同往日,他这鲁国公见了盈国公显然也要低三分,“盈国公越发精神,我却是越发的不济了。”

“鲁国公何出此言,想当日鲁国公何其意气风发,怎的今日却服了老?”洛云中不冷不热的说着,众臣在场,却无人敢说什么。

叶惠征自然是明白洛云中还记恨着当年之事,但现下他委实不得不服软,须知自己这鲁国公每况愈下,若是不找到盈国公府做靠山,不日将被东辑事吞并。

“年岁渐长,不服老也是不行的。”叶惠征轻叹一声,眉目间染着沧桑。

闻言,洛云中朗声大笑,好似赢了一程,便道,“来者即是客,府中事忙本公这厢就不多作陪,各位大人自便。”

说完,也不顾及众人的颜面,洛云中领着洛英大步流星的走出花厅。

身后众臣行礼,“恭送国公爷。”

叶惠征凝眉,这个老狐狸!明里暗里的贬斥他一顿,想来应该出了气。如今只能静观其变,再谋它路。

洛英紧紧跟着洛云中,“父亲为何对鲁国公如此冷淡?”

洛云中冷笑两声扭头看着洛英年轻的面庞,“为父接到密报,东辑事已经着手调查鲁国公这几年贪污受贿之事,怕是很快要对鲁国公府下手。叶惠征那老小子才会如此着急想要依附为父,想着唯有为父的势力才能与东辑事抗衡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洛英若有所思的点头,“那父亲打算如何处置?”

“东辑事那老妖孽,为父岂能容他。此时此刻,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盟友。”洛云中混迹官场多年,又因手握大权,不管做任何事情都是一锤定音不容置喙,“吩咐下去,好生款待,待宴席结束让鲁国公来书房一趟。”

洛英凝眸,“明白!”

洛云中转而又道,“宫中近况如何?你常去宫中走动,皇上可有异常?”

心头骤然掠过叶贞的影子,洛英随即敛了眉,“宫中还是一如既往,只是如今后宫充盈,少不得要看一看。如今小主多了些,想来是要乱一阵子。”

“听说鲁国公的两个女儿都入了宫?”洛云中凝眉。

洛英颔首,“是,嫡长女叶蓉如今是贵人,长姐道叶蓉如今常侍身旁,倒也是个懂事乖巧的。此女叶杏委实刁钻,尚且拿捏不住。”

闻言,洛云中一怔,“这两个女儿的性子如此不同?”

“听得不是一母所生,龙生九子尚且不同,故而父亲也不用担心。姐姐虽说未能登上后位,但执掌后宫事多年,想来也容不得恣意妄为之人。”洛英不紧不慢的开口。

洛云中点了点头,“仔细些,断不容东辑事那帮阉人趁虚而入。”

“是。”洛英自然明白其中厉害。

东辑事,素来是无孔不入的。

门外一声高喊,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声响,“皇上驾到!贵妃娘娘驾到!”

洛云中快速携了洛英朝着门口而去,皇帝的銮驾就停在门外,轩辕墨与洛丹青各自从轿辇里下来,一个是天之骄子,一个是风华无限。

群臣在门口跪迎,洛云中伫立皇帝跟前,稍稍躬身,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参见贵妃娘娘!”

轩辕墨笑了笑,“众卿平身!”

身后风阴与叶贞左右而立,叶贞眸色微抬,骤然看见熟悉的面庞,身形不由的稍稍一怔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