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7.你诚然不愿跟着我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惠征的脸毫无遮碍的出现在叶贞的视线里,却让她不禁倒吸一口冷气,下意识的攥紧了衣袖,脸上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变化。(www.ziyouge.com)

洛云中迎了皇帝与贵妃进府,叶贞悄悄环顾四下,诚然见到盈国公府的派头比鲁国公府胜过百倍,由此可见叶惠征想要依附盈国公,也是形势所趋。

君王位于主席,身侧洛丹青盈盈而坐,容貌端庄秀丽,盈国公与鲁国公则分坐两旁。文武列坐吃席,若是这阵仗位于宫闱,是皇帝赐宴倒也罢了。偏得是一朝之臣府邸,便生生换了滋味。

每个人都心知肚明,只是不敢言明罢了!

叶贞悄悄的扫视一遍,唯独少了司乐监的慕风华。想来他这般骄傲的人,是不屑来凑这个热闹的。何况东辑事与盈国公府素来水火不容,他自然也是不肯委屈自己的。诚然这样一个妖孽般的人物,少了他却让这宴席有几分冷清。

想当日皇帝生辰,他那一出献头颅委实不错,着实惊艳四座。叶贞想着,若是现下再来这么一出,不知这盈国公的脸面会不会当即发作,定不似皇帝这般好打发。

虽说是在盈国公府,但皇帝的饮食还是要格外仔细的,检查御用之物自然是叶贞的责任。退身去了厨房,叶贞用银针细细的探过每一样菜式,不管身处何地,她都马虎不得。闻其味,查看银针色,断其有无毒性。

叶贞素来对气味格外敏感,故而一些雕虫小技诚然是瞒不过她的心细如尘。

“端走吧!”叶贞松了口气。

宫娥们将菜肴悉数端出去,叶贞环顾这偌大的厨房,说是厨房却建造得与宫闱的御膳房无异,盈国公当真是其心可诛!

“不知叶待诏可还满意?”一声清脆的音色从门口传来。

叶贞心神一震,便知道来的是谁。只是……他不是该入席饮宴吗?不需抬头,叶贞浅浅行礼,“参见世子。”

来的不是旁人,正是国公府的世子洛英。

如今他已经是有位有份的世子,身份地位不可同日而语。

“起来。”洛英的视线紧紧落在她的身上,却将她顾自垂眉顺目,竟也不去看他一眼。不觉唇角微扬,抿出凉薄的弧度,“怎么,你却是连看我一眼都不愿?”

叶贞俯首道,“奴婢卑微,不敢直视贵人。如今世子位同皇子之禄,奴婢更不敢在世子面前放肆。御前尚需伺候,奴婢先行告辞!”

语罢,叶贞不做停留,侧了身子从他身旁出了门去。

“叶贞!”他忽然扣住她的手腕,将她拽住,“如今这是盈国公府,我最后问你一句,你诚然不愿跟着我吗?”

“世子恕罪,奴婢卑贱,怕辜负了世子的一番美意。”叶贞不动声色,轻轻掸落他的手,作势要走。

谁知那洛英反扑上来,自她身后一把将她抱住,温热的气流直接扑在她的耳后,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“世子请自重!”叶贞狠狠推开他,愠怒的站在他对面,双目含嗔,唇线紧抿。

四下的氛围陡然变得诡异起来,四目相对,她的眼中没有丝毫情愫,更多的是一种被羞辱过后的防备。叶贞死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,站在回廊里身子绷直。

良久,叶贞缓了口气才道,“世子莫要这样,奴婢委实受不起。奴婢出身微贱,世子身份尊贵,委实不该让奴婢这身贱皮贱肉污了世子之名。素来女子无数,世子要什么样的不曾有过?容貌绝世,身世尊贵者数不胜数。”

“世子如今这般不过是因为奴婢拒绝了世子,世子觉得望而不得,才会心生不忿,才会这般执着的要留下奴婢。佛偈有道是,人生最在意的不过是得不到与已失去,想来世子如今也是这般境况。还望世子放过奴婢,也当纵了世子的执念。世子若然真想要容貌绝佳的女子,诚然不是奴婢这般,定是个风华绝代的高门子弟。”

轻叹一声,叶贞娓娓道,“奴婢告辞,还望世子莫再执着。”

洛英身形一怔,万没料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。当下脑子里嗡的一声,一片空白。在他的记忆里,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还从未有人与他说过这样的话语。如醍醐灌顶,竟有种心灵澄澈的错觉。

那一句:人生最在意的不过是得不到与已失去,就如同锤子重重敲击心头。

她转身离去,在他的视线里渐行渐远。

他看见摇晃的宫灯,倒映着她颀长的身影。黑暗中绽放的礼花斑驳的落下,缤纷的色彩却惊不起她心中一丝波澜。她就像冰雕玉琢的女子,伫立在那里,便足以教人沦陷,教人忍不住想要靠近,想要融化她眉目间的微凉。

叶贞……

果然人如其名,贞而倔,不卑不亢。

洛英忽然低低笑了两声,好像此生还未有过女子拒绝自己,若说原先对她诚然是望而不得的执着,但是现在恐怕有些生变。他也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,这是看见她蹙眉,会有一种忍不住想要呵护她的冲动。

从小他受尽阿谀奉承,皆是因为他的身份,他心知肚明。身边的人不是敬他,而是敬他国公府小公爷的身份,只是惧怕他的身份而做出的一种自轻自贱。

叶贞却不同,她每每说到:奴婢身份微贱时,他总有一种想要反驳的感觉,只是却找不到反驳的字眼。到底这是实情,也是横亘在他们之间最真实的真相。

有些东西,这辈子都跨越不了,比如身份,比如地位。

凝了眉,他想着,自己对叶贞的感觉,到底算什么类型?

叶贞这厢快速走着,想着开了宴,自己得回到御前。到底这国公府还有她最忌惮的人,早早回到皇帝身边,她才算心安。

这般想着,叶贞不由的加快了脚步。

谁知刚到拐弯处,忽然伸出一双手,不容分说便将她的口鼻捂住。叶贞还来不及挣扎,身子便被小鸡仔一般整个拎起,而后拖到僻静处。

下一刻,身上一松,叶贞顿时被人丢在地上。双手撑着落地,膝盖处却因为重重落地而砸得生疼。咬着牙抬头,还不待她叫出声来,眼底的光却骤然散尽,身子赫然僵在当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