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8.送给世子的礼物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只一眼,叶贞便觉得整颗心都入坠冰窖,那种从骨子里散发的冰冷刺骨取代了心跳,取代了脉搏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仿若潮水般,前世今生的噩梦悉数涌现,她只想抱着自己躲在墙角,而后不去看这里的任何一个人。

然而事实容不得她躲闪,她只能迎着那一身凌厉的肃杀之气盯着那张熟悉得如同刻骨的脸颊。

叶惠征!

果然是他!

身子稍稍一颤,叶贞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,却想起轩辕墨的那句话:贞儿,如果你真的想报仇,就必须学会面对叶惠征,因为他才是你真正的仇人。一切的始作俑者!

报仇……娘,我要报仇!我可以!我可以!我一定可以!

不管多难多恨多狠,我都要报仇!

微颤着跪在叶惠征跟前,叶贞强迫自己镇定,声音微弱却不乏平静,“奴婢参见国公爷。”

“想不到你这粗鄙的贱婢也识得本公!”叶惠征居高临下,言语间依旧昔年的冷厉无温,教人肝胆俱颤。当即又冷哼一声,“抬起头来!”

那一声冷喝,教叶贞面色泛白,却依言微微抬起头来。

迎上那双冷戾的眸子,叶贞仿若又看见小时候叶惠征将自己丢出去,一脚踹在肩头的容色。整颗心霎时颤抖不已,唇色都泛着微白。呼吸稍显急促,然她也清楚,就算自己表现得极为惊惧也无碍,因为叶惠征自恃国公爷的身份,惯来是不将任何放在眼里的。

何况就算她惊慌失措,反倒让叶惠征更为满意。谁都希望自己的威吓力一如从前,谁都希望旁人对自己表现出刻骨的敬畏。只是叶惠征不会知道,眼前这个叶贞,正是他上报宫闱自称暴毙的女儿。

只是蚀骨丹的药效果然极好的,一张脸更改得与从前竟无半分相似,除了那双越发迷人却不改颜色的眸子,此刻的叶贞早已不是当日的国公府三小姐。

“倒是有几分姿色。”叶惠征别有深意的盯着她,虽说是自己的女儿,但是长年累月他见过叶贞的次数却是少之又少,故而便是站在他面前也未必认得出来。何况如今的叶贞改头换面,一身绛紫色的宫服,诚然与寻常的宫女有恙。

上下打量着叶贞,叶惠征倒也不起疑,只是迎上那双眸子时,心里竟有种颇为怪异的感觉。不知为何,如鲠在喉,不是滋味。

“奴婢惶恐,不知国公爷有何吩咐?”叶贞恭敬的跪在地上,俨然寻常的宫婢一般的小心谨慎。

叶惠征凝了眉,双眸圆睁,“你与世子是何关系?”

此言一出,叶贞陡然察觉到事有异样,想来自己方才与洛英的一幕被叶惠征尽收眼底。他不去问洛英,故而逮了自己追问,想来有意想要靠近洛英。

闻言,叶贞不紧不慢道,“世子方才有些醉意,误将奴婢认错了旁人,故而有些拉扯。所幸奴婢方才解释清楚,世子这才放了奴婢。想来国公爷也是瞧见的,若然世子与奴婢真当有什么关系,世子岂会如此轻易放过奴婢。”

如此说来,诚然是有些道理的。

若有所思的点头,叶惠征仿佛想起了什么,“你是府中的婢女?”

“奴婢乃是皇上的随驾,并非府中婢女。”叶贞也不提自己的性命,不提自己的四品待诏的身份,以免招致诸多的猜疑。

然,便是这般谨慎反倒是险些误了自己。

“你是宫里来的?”叶惠征眯起危险的眸子,既然是宫中的,那便好办得多。宫中的宫婢何其多,皇帝与贵妃那里会记得谁是谁。便是少几个,想来也不会招致注意。

叶贞颔首,“是。不知国公爷有何吩咐?”

“世子方才看你的眼神非同一般,想来不管醉与不醉都是有意于你的。若是教你伺候世子,不知你可愿意?”叶惠征心里打着算盘,算计着自己的荣辱,算计着鲁国公府的满门荣耀。

闻言,叶贞一怔,却不敢抬头看叶惠征一眼。她不是傻子,自然明白叶惠征此举的用意何在。是想借花献佛,将自己送给洛英。

岂不知她乃是宫中的奴婢,怎容他随意送来送去。

何况,她是御前四品待诏,这般身份没有帝君的允许,岂容他人染指。洛英当日便问皇帝要过她,最终也是无疾而终。有此先例,想必洛英也不会再强求。

心下松缓了不少,叶贞暗忖,不管叶惠征如何使绊子,想来洛英不见自己点头也是不肯的。如此想着,便舒了口气,“奴婢卑微,只怕不能侍奉世子左右。时辰不早了,奴婢要回去时候皇上,还望国公爷宽宥。奴婢先行告退!”

语罢,叶贞急着要走。

出来太久,想必轩辕墨会心生异样。不管是疑心还是担心,都是不必要的情愫。

行了礼,见叶惠征并未吭声,叶贞权当他是默许了。便起了身,掉头就走。

谁知还未迈开几步,脖颈陡然一凉,眼前的景物突然开始天旋地转。顷刻间脑子嗡的一声,酥麻传遍全身。叶贞还不待反应,便一头栽倒在地。

叶惠征的随扈扛起昏迷的叶贞,却听得叶惠征冷笑两声,“不知好歹的贱婢,诚然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,便在本公面前摆谱。宫中婢女千千万,少她一个不少,多她一个不多。便是如今本公杀了她,料也是易如反掌之事。”

“国公爷,如今该怎么办?”随扈忙问,眸子环视四周,所幸无人可见。

唇角牵起冷蔑的笑靥,叶惠征轻笑两声,“既然是来盈国公府做客的,自然要送一份大礼。今儿个是世子册封,本公正愁那些个金黄银白之物入不得盈国公和世子的眼。这眼巴巴送上门来的大礼,岂有不受之礼。”

随扈一怔,“可她自称是宫女,而且世子方才也纵了她。”

“你没看见世子瞧她的眼神吗?想来其中是有几分情谊的,如今本公正好成全了他们。”叶惠征手一挥,“带走。”

随扈颔首,“属下明白!”

冷笑两声,叶惠征眸色清冷,眼底掠过一丝狠辣。想来这个礼物,洛英会喜欢!只要有洛英开口,那洛云中自然肯帮自己一把!定然事半功倍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