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9.待选世子妃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风阴的身影出现在回廊里,左顾右盼仿佛找寻着什么,只是锐利的眸子终归收了颜色,未能找到自己的终极目标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不由的怔了怔,会去哪里?听得宫娥来报,分明就是在这里,奈何他找遍整个厨房也没能找到叶贞的踪影。

心中想着,叶贞素来是谨慎的,想来不会这般随意走动。

既然清查了菜肴,本该回到皇帝身边侍奉才对。

何况府中有她最忌惮的叶惠征,想必除了皇帝身边,她也不愿意去任何地方。万一碰着叶惠征,委实会让她惊着。

思及此处,风阴的眸子愈发沉重,竟隐隐透着不知名的寒意。心头有种不安,仿若她一人在国公府已然出了事情。奈何叶贞虽是御前四品待诏,这终归是盈国公府,就算要找人,也不能惊动盈国公。

否则叶贞便会引人注目,到时候势必会有危险。

深吸一口气,风阴转身朝着宴席走去,按捺住内心的不安与担忧。心中抱着最后一线希望,希望着她只是有事耽搁了,不多时便可回来。否则皇帝的銮驾回了宫,叶贞就算有危险也是力不从心。

站在轩辕墨的身后,他冷冽的看了一眼风阴,却见风阴只是摇了摇头,示意他并未找到叶贞。出行之前,他便知道叶贞是惧色叶惠征的,故而百般不愿。他以为自己说服了叶贞可以勇敢的面对叶惠征,如今看来叶贞还是退缩了。

想来她是躲在了哪里,为的是不让自己碰到叶惠征。

如果真是这样,那她就太让他失望了。

不由的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,轩辕墨面色无恙,眸色却寸寸冰冷。挑眉,却见归来的洛英低眉自顾自的营救,那神情仿若方才经历过什么。

听得洛丹青打趣道,“英儿这是作甚,当喝酒如饮水般,是素日的酒量越发好了吗?皇上御前也不知收敛,看样子委实要寻一贤德之人管一管才好。”

那洛英一听,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,“长姐说这话未免为时过早,英儿暂时还不想……”

谁知他这厢还未说完,洛云中却沉了声音道,“还不想什么?如今你是越发混账了,百官皆在岂可胡言乱语。你这年岁,是该娶亲的!”

言下之意当然是最清楚不过,洛英诚然到了娶亲的年纪,只是一直以来洛云中出征在外,倒也无暇顾及儿子的亲事。如今洛丹青提及,正巧皇帝也在,不若就让皇帝赐婚,当然是殊荣无比的。

何况有个人管管自己的儿子,早点为自己洛家延续香火,洛云中也是期盼抱孙子的。

听着这话,洛英自然明白父亲与长姐的意思,这是要让皇帝赐婚。不由的顿了顿,放下手中的杯盏道,“前些时候,遇见一个有趣的人,她道世人之所以执念,是因为两种原因。得不到和已失去!孩儿心想着,缘分这种事情也算一种执念,故而等孩儿过了这样的执念,再请父亲与长姐做主也不迟!”

“哦,是谁能说出这般玄机的话语?可是国寺的师傅?”洛丹青道。

轩辕墨的面色却沉了沉,脑子里掠过某人的影子。不由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不置一词的看着这家人,他倒要看看,他们能捣鼓出什么名堂。

洛英摇着头,慢慢喝着酒,“良师挚友。”

这般说着,唇角却勾勒出清浅的笑意。

眼见着洛丹青又要开口,洛英故意晃了晃身子,这才道,“英儿不胜酒力,怕是不能奉陪了。”说着便朝轩辕墨行礼,“皇上,臣身子不爽,暂且告退!”

轩辕墨颔首,“既然不胜酒力,世子便莫要再胡思乱想,好生休息。”

两名家奴过来搀了洛英离席,洛云中目露不悦。想然众人应该都能听出皇帝的话中有话,而轩辕墨根本没有要掩饰的意思。不由的,洛云中扭头看着洛丹青,眸中略带疑惑。

他征战在外,当然不知道家中情况,如今只能看洛丹青的意思了。

左不过这赐婚诚然是不错的好事。

洛丹青见父亲投射而来的异样目光,便明白了其中之意。想着洛英方才的言语,以及皇帝的话,洛丹青隐隐觉得此事非同寻常。蓦地,心头一顿,难道跟叶贞有关?这般想着,当下便有些着急。

难道洛英被叶贞迷了心智?

这般贱婢岂能在国公府登堂入室,何况洛英现在是世子,岂可跟这样的人牵扯不清,岂非自毁前途。

凝了眉,洛丹青笑道,“皇上,英儿委实不小了,臣妾有个请求,不知皇上可否恩准为英儿选一门亲?”

轩辕墨眸色微转,“这倒是好事,有何不可!只是,不知现下适龄的女子哪家门第才能配得上国公府的门楣?”

“这也简单,左不过让三品以上的官家女子,只要身家清白,容貌端正,贤德大度,便可奉上八字庚帖。待钦天监核对过八字后便汇聚一堂,待英儿自己选便是。皇上是知道的,英儿那性子,若然不由着他自己选,怕是要作祟的。”洛丹青笑着开口。

却不知,这样挑选世子妃已然如同皇帝选秀,诚然有僭越之嫌。

但国公府如今光耀,谁敢提僭越二字。

何况,皇帝还未开口。

轩辕墨面不改色,只是点了点头,“诚然是不错的。只是到底是待嫁女子,贵妃这样挑选,怕是要惹来非议。”

闻言,洛丹青一怔,便道,“彼时可以拦一张屏风,便是万无一失的。”

“很好。”轩辕墨颔首,扭头冲着风阴道,“传旨,照贵妃的意思做。”

风阴点了点头,“是!”

见状,洛丹青才算松了口气,三品以上大员,自然不会跟叶贞有丝毫的关系。如此就能让洛英跟叶贞划清界限,想来洛英未有妻室才会这般恣意妄为,待有了妻儿便会安下心来,绝然不会再去跟叶贞不清不楚。

而且……她看一眼洛云中,洛云中仿佛很满意这样的选儿媳妇方式。

一则体现他国公府的与众不同荣耀,二则也让洛英称心满意。

殊不知皇帝选秀女尚且没有规定三品以上,那容貌端正,身家清白与贤德大度,诚然就是宫妃的定制。

如此正好,刚好可以让百官看一看国公府的皇恩优渥。

洛英离了席,却是一把推开了两个家奴,笑了笑道,“本世子自己回去。”也不消理睬他们,径直从一名奉酒路过回廊的奴婢手中取了一壶酒,惬意的坐在回廊里继续痛饮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