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1.本世子可以杀了你 为夏灵舞童鞋的巧克力加更!么么哒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昏暗中,宛若冰冷的刀锋划过她的面颊,她看见娘的血缓缓流过自己的脚下,而后凝结成冰。(www.ziyouge.com)却最后成了冷箭,瞬时穿心而过。

疼痛,窒息……如潮而至。

“娘……”她在昏迷中挣扎着,却推不开身上的束缚。她觉得有一块巨石正压着自己,几乎要让她断了呼吸!不可以,我不可以死……

一声惊呼,叶贞忽然睁大双目,赫然看见洛英的面目在自己的视线里放大。此刻,他正眸色迷离的低眉看她,脖颈处锁骨处,皆是湿漉漉的感觉。身上微凉,却紧贴着他的肌肤,带来他刻骨的灼热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叶贞陡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

抬手便是“啪”的一记耳光落在洛英脸上,毫不留情而又果断干脆!叶贞狠狠推开愣住的洛英,连滚带爬的摔下床去。

身上,唯有一个贴身穿着的肚兜,别无长物。

疯似的抓起地上的宫服,叶贞快速的往身上穿,却不知因为紧张还是愤怒,双手颤抖得不成样子。最后眼泪竟不争气的流下来,却始终没有说一句话。

那一巴掌打在洛英的脸上,也委实让他醒了酒。

“我……”他急忙下了床。

叶贞却视他若恶魔,连退数步躲至墙角,双目死死盯着他,眸中恨意阑珊。他的心,颤了颤,却在触及她脸上泪水时,彻底沦陷。

说句难听的话,但凡能上得了他床榻的,从来都是欢天喜地,不管是为名还是为利,他从未亏待过他的女人们。可是现在,叶贞是第一个哭着从他的床榻上滚下去的女子,还狠狠给了他一记耳光。

“我们没有成事,所以你……你不必惊慌!”他也不知该说什么,却只想用最简单的话语,将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处。

她冷眼看他,却始终没能穿好宫服,只是紧紧用宫服挡住自己的身子。

差一点!是的,差一点她就是他的女人。

如果不是她突然惊醒,他今夜真的会要了她。见叶贞不说话,洛英垂了眉眼,略显焦灼,“若是你、你觉得……我可以对你负责!”

“负责?”叶贞冷笑两声,清泪夺眶而出,“世子说对奴婢负责?世子?你是世子,你怎么可以这么做?奴婢虽说卑贱,但也不是人人可践!”

洛英一怔,万没料到她会这般倔强。

难道世子之名,在她眼里尚且不够?他冷了眉,“难道唯有帝君之尊,你才能放在眼里吗?”

他根本不知道轩辕墨与叶贞之间发生过什么,只是如今她这般愤怒,难道不是因为他险些害她失了身,便不能再侍奉君主?抑或她与轩辕墨之间本来就不清不楚,如此这般只是不想让他发现她并非完璧之身罢了?

思及此处,洛英的面色变得极为难看。

叶贞切齿,眸光冷若刀刃,毫不留情的划过他的脸。眼泪顺着面颊缓缓而下,“世子所言不错,你不过是个世子,岂能与皇上相提并论?丝萝本该托乔木,岂可任意逐水流!”

他忽然就愤怒了,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,疯似的冲上去扣住她的胳膊,却见她的腕上系着一根红丝线,眸光霎时凝结成火焰,灼灼燃烧不息。

他只当是清高,如今看来是心太高。

那一刻,他觉得自己被骗了,有种被羞辱的愤怒。

“想不到你不过如此!”洛英低狠的吐出字眼。

叶贞也不去看他一眼,唇瓣稍稍颤抖,却不叫他看见她的颤抖。惯来,她都是倔强的,只是一个人倔强惯来,便不喜欢被人发现。不管多疼,她都是一个人,也都只能是一个人撑着。

“奴婢是御前四品待诏,世子爷不怕皇上迁怒吗?”她不冷不热的说着,眸光暗沉。心里却很清楚,这个时辰,大抵皇帝都回宫了。

他会发现自己失踪吗?想来是知道的,只是……这是盈国公府,所以……墨轩,你也没办法对吗?否则你不会弃我而去的,对不对?

原来不知从何时开始,她已经学会了自欺欺人。

耳边传来洛英冷笑的话语,“皇上早已回宫,只怕是不记得你了!你的生死较之国公府,何其微不足道。在皇上眼里,你只是个奴才,就算你做了尚宫又能如何,奴才就是奴才,命如蝼蚁。若我坚持,皇上也保不住你!”

叶贞点了点头,笑着何其清冷,面色微白,眸光渐散,“是啊,世子爷是国公府的小公爷,要风得风要雨得雨。奴婢这身贱皮贱肉,怕是熬不住的。左不过奴婢太脏,只怕世子爷消受不起!”

脏……她竟然拐着弯骂他脏?殊不知她与皇帝是何种关系,如今还敢在他面前佯装清高。被拆穿了伪装还要如此矫情,果然是贱人!

“叶贞!你还要伪清高到什么时候?偏不看看自己是何模样。”他咬牙切齿。

叶贞侧目看他,眸色满满冷蔑与轻笑,“哦,想来世子是知道自己是何模样的。”

洛英恨意满满,忽然疯似的吻上她的唇,嘴里一股浓郁的咸腥味骤然蔓延开来,他吃痛的退开一步,捂着生疼的唇,指缝间淌出嫣红的鲜血。

挑眉,却见叶贞唇上斑驳,染着他的鲜血。

“你敢咬我!”他彻底被激怒。

叶贞冷笑两声,指尖缓缓拂去面色的泪水,“世子若是觉得还不够,奴婢还可以咬断您的喉管,让您更痛快一些。”

洛英怒不可遏,“本世子可以杀了你!”

仰头,眸光清冷,她定定的看着烛火良久,四下的氛围忽然变得诡异。洛英心神一震,却看见叶贞眼底的光渐渐淡去,什么爱恨离愁都融化在明灭不定的烛火里。

她终于正眼看他,却是低冷道,“叶贞的命是属于自己的,就不劳世子费心。”语罢,她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发髻中的簪子,锐利的簪子快速朝着她的喉咙刺去。她闭上眸子,唇角却绽放着宛若昙花的轻笑。

心里的绝望弥漫开来,娘,终归我输给了叶惠征,终归是输了……

眸子霎时瞪大,洛英箭步上前。

鲜血沿着她的脖颈不断流淌着,雪白如玉的瓷肌上,绘出美丽妖娆的傲雪红梅。她骤然睁开眸子,眸光如雪,尽染霜华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