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2.如果我娶你 为哚哚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鲜血滴落在地面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(www.ziyouge.com)叶贞站在那里,死死盯着那张忽然在自己视线里放大的脸,精致的五官平生一段风流,宛若素来便是不安分的人。

吧嗒吧嗒的血液声,宛若午夜的冥音,不知敲醒了谁的心。

叶贞的手一松,略带迟疑的退开几步。

却迎上洛英自嘲般轻笑的容颜,他缩了手,发簪穿透他的手掌,此刻鲜血淋漓。若不是他及时伸手去抢发簪,也许此刻穿透的是她的咽喉。也是在那一瞬间,他忽然明白她左不过是在激怒他。

若然她真的喜欢天家富贵,此刻定然是委身与他,而不是咄咄逼人。

她的心思,他从来看不透。

如今却好似有些彻悟,原来她的骄傲从未变过,只是他……醉了!

咬着牙,酒劲此刻彻底痛醒。洛英狠狠拔去了发簪,额头冷汗涔涔,顿时血流如注。叶贞只是站在那里,不知道他到底想怎样。分明是他有过在先,如今看着,却好似错的是她。然看着他鲜血淋漓的手,叶贞顿了顿。

到底,那一簪子本来是她对自己的结束。

他,为何要冲上来?

他不是要让她死吗?既然如此,何必多此一举?这般苦肉计,又是为何?她不信,一个堂堂国公府世子,满身的殊荣,会因为她这个婢女而动了半分心思。世人皆知,国公府小公爷,风流在外,花名不减。

所以她断然不信,他有过一星半点的真心。

洛英也不去理睬她该如何做想,只是从柜子里取出绷带,只手狼狈而生硬的为自己包扎伤口,却因为一只手操作的缘故,绷带根本缠不好。看着他笨手笨脚的模样,叶贞敛了眉,终于穿好了外衣,缓步走过去。

“我来吧!”她也不去看他的容色,只是接过他手中的绷带。

洛英坐在凳子上,叶贞蹲跪在地,小心的为他上了止血散而后包扎伤口。发簪贯穿了他的手掌心,虽说不是什么要害伤,但是十指连心想必会疼个半死。

叶贞边包扎边道,“没有伤到经脉,将养些日子便无大碍。莫要沾水,莫要用力以免伤口裂开。这段时间不要吃辛辣刺激的食物,势必要忌口,否则伤在掌心是很难痊愈的。”

他低眉看她,却只能嗅到她发间的清香,清淡如百花清香,教人无法辨别到底是什么香味。她总是与寻常的女子不同,若是平常的女子,此刻怕要泪眼迷离的哭着,搏他的怜惜。可是她依旧不卑不亢,依旧是那个眉目泛不起丝毫波澜的御前四品待诏。

烛光在她的脸上跳跃,绽放着明灭不定的光泽,犹如夜里盛开的昙花,等到明日清晨便会彻底消失不见。他鲜少见她动怒的模样,也鲜少见她平静如水的姿态,只是方才却悉数看了个遍。

唇瓣上的伤口依旧有些灼热感,心里却释然无比。

终归她还是她,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。

“如果我说我娶你,你会不会做我的世子妃?”他脱口而出。事实上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,到底是什么用的感觉,让他忽然说出这样莫名其妙的话语。须知他是世子,她不过一介奴婢。就算排着队,也轮不到她做他的世子妃。

她抬头,冷睨他一眼,“世子如果不想让另一只手也疼一下,只管这样说罢!”

他顿了顿,只是定定的看着她脸上的霜冷,“为何?”

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,收拾了桌案上的血纱布,“因为叶贞不想死。”一语出,她看见他眼中闪烁的疑惑,继而不冷不热道,“你是世子,叶贞不过婢女,这样的玩笑以后还是莫要再提。若然教贵妃娘娘抑或国公爷知晓,奴婢必死无疑。”

什么世子妃?洛英真当动了心?

她不信,不需要,更不能要。

洛英诚然没有想过这一层,“若然长姐和父亲肯呢?若我说对你负责,那你……”

“就算他们肯,叶贞也不肯。”她在水盆里洗了手,面色微白,“盈国公府的世子妃,必得名门闺秀,必得贤良淑德,叶贞自问不配。世子爷以后莫在说什么负责之类的话,横竖你我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。以后我走我的独木桥,你过你的阳关道,两不相干!”

“你便如此见不得我吗?”他一怔,“你可知我这一声负责,多少人……”

“有多少人等着世子爷的负责,叶贞不想知道,也不必知道。到底叶贞是不需世子爷负责的,只希望世子爷以后莫要轻易提及负责二字,怕是责任太大,你未必时时都担得起。”叶贞整理了衣衫,胡乱捋了发髻。只一眼桌案上带血的簪子,愣了片刻转身便朝门口走去。

“叶贞!”洛英唤住她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叶贞迟疑着看他一眼,她的平静让他觉得,自己方才竟是何等幼稚。在她面前,他如同不懂世事为何物的高门纨绔子弟,诚然现在也是纨绔子弟。

“外头百官未必散尽,你会被他们发现的。何况皇上的銮驾回了宫,你走不回去。”洛英忙道。

叶贞敛了眉色,“这就不劳世子爷费心,叶贞会从后门出去。”语罢,她头也不回的走出去。

洛英追到门口,外头宫灯摇晃,将她的背影拉得颀长。黑暗的世界里,宛若只有她一人可配光耀万千。世间女子千千万,比她娇娆的不在少数,偏生得一笔冤孽,教他遇见她,生生割舍不下。

他定定的看着她快步离开的背影,甚至于没有回过看他一眼。

许是在她心里,回头也是一件没有必要的事情,何况是他伤她在先。他忽然觉得很卑鄙无耻,竟然会有这种趁人之危的举动,委实是酒不醉人人自醉,这黄汤下肚吐出来的都是卑劣。以后还是少喝点,免得再出点事情,连带自己都要肠子悔青了。

抬头望着黑漆漆的天空,国公府离皇宫深远,不知道她能不能安全的回去。孤身女子走在夜路上,万一教歹徒觊觎,岂非……

心里咯噔一下,洛英直道:坏了。

便赶紧追去,眼看着偏门开着,叶贞已然出去。洛英扭头看一眼后院一侧的马厩,二话不说翻身上马,当下便策马而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