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.他说,上来,回宫 为哚哚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空荡荡的街道上,没有一个人,只有午夜诡异的风,吹奏着唯有地狱才配备的音符。(www.ziyouge.com)叶贞走在街道上,只影孤单,心里隐隐有种冰冷的寒意,去只是攥紧了衣袖,默不作声的往前走着。

所幸去皇宫的路她也记得,只是如今夜深了,不知宫门是否落了锁,到底怎样才能敲开宫门委实是件费心费力之事。要不动声色,又要安然无恙不惊动任何人。只是她这样的宫婢夜不归宫,只怕是个人都要疑心与她的。

不知道皇上是不是也会这样怀疑她的居心?

要回宫,快捷处便是旁边的那支小巷,过了小巷能节省至少半个时辰的时间。

思及此处,叶贞深吸一口气,快步走进小巷去。脚步飞快,她不是什么强者,什么都不怕。左不过也是个十六岁的小女子,也怕黑怕一个人走在凄冷的夜里,耳边听着风的呼啸,而后将整颗心都扭成一团。

身后传来细微的马蹄声,叶贞忽然拎了裙摆撒腿就跑。

隐隐的,她听着身后有人喊着自己的名字。听不清是谁,只听见自己的心几乎要蹦出嗓子眼。哥哥那时说过,若是半夜听见有人喊你的名字,千万不要回头。那定是游魂野鬼在找替死鬼,若你回头便会被替了去,魂魄就没了。

虽不知哥哥当时是说笑话还是说真的,此刻叶贞的脑子里全部都是哥哥这些鬼神之说。整个人没命的往前跑,跑出巷子就能看见街边的光亮,鬼怪是不喜光亮的,不是吗?

谁知刚跑到巷子口,便听见马蹄声停在了自己的身边,却是洛英略带喘息的声音,“越喊你越跑,这深更半夜的,你能跑多久?”

叶贞微怔,瞧见洛英的时候险些腿软,“是你?”

“不是我难道是鬼吗?”他面色泛青,执马缰的手却映出嫣红的颜色,想来是伤口又裂开了。只是他自己浑然不觉,所有的视线都落在叶贞身上,“上来,我送你回去。”

看了看四周,又回到了街面上,她便又壮了胆子,“不必了。世子爷还是回去吧,奴婢可以自行回宫。”

“你这人为何不听教训?你回宫?等你走到皇宫,天都要亮了,再则就算你回宫,如今宫门下了钥,你确定以你御前四品待诏的身份可以敲开宫门?只怕人家只当你是冒充的四品待诏,领着你下狱才是。到时候皇上来大牢提你,怕是举宫都要惊动的。你是想告诉大家,你昨儿个留在了国公府,而后从本世子的房间里出来吗?”洛英劈头盖脸的数落了她一顿。

叶贞愣愣,他何时变得这般睿智?

但……他所说确实是事实。回宫倒也罢了,问题是如何敲开宫门?真要等到宫门大开的时候进去,只怕乾元殿的人都会发现她已走失,到时候贵妃、叶蓉……大抵都会知道她昨夜留在了国公府。

调查下来,她留宿世子房间的事就会被揭发,他们虽清白无辜,但旁人未必这么认为。孤男寡女,你若说深更半夜还能安然相处,怕是连鬼都不信的。

见她犹豫,洛英翻身下马,“我送你回去,自然会告诉宫门侍卫,左不过是皇上留你处置国公府的一些小事,如今送归宫中。只是皇上此事不欲与外人道也,故而让他们也缄口,不许对任何人提及。想来凭着我国公府的门楣,我世子的身份,无人敢造次。”

他说的,果然是极好的。

然而……他方才对自己做了这样的事,她还能相信他吗?该不该信一次?送她回宫,他刻意骑马而非驾车,足以证明他诚然是顾及了她的声誉。想来如她所愿,不想让人看见他们在一起出现。

叶贞抿着唇,微微点头,“如此,便多谢世子。”

洛英翻身上马,含笑向她伸出手。

一阵突如其来的马蹄声,让二人骤然扭头看向街尽头。黑暗中,一匹马儿飞驰而来,马上之人却让两人都倒吸一口冷气。

昏暗的世界里,月色清冷,让银色的面具在黑暗中极尽诡异之能。墨发翻飞,素白的衣衫一如他座下骑乘的白马,让他整个人宛若鬼魅般的诡谲惊悚。

刺眼的白,终于停在他们的面前。

而此刻,洛英还保持着伸手的姿态,叶贞的手正好搭在他的掌心,却没能上马。她定定的看着从天而降的男子,眸光沉沉略带肃杀之气。不由的回过神,快速缩回自己的手,忙不迭行了礼,“大人!”

“风阴?”洛英一怔,“何以会是你?”

风阴幽然转头看着洛英,眸光尽显冰冷寒意,口吻如同来自九幽地狱,彻骨寒凉,“宫中走四品待诏一枚,自然是要去寻回来的。否则岂非让她太过痛快,这般恣意妄为,诚然是恃宠而骄的缘故!”

叶贞眸色微转,忙定了心神,“奴婢不敢!”

马上的风阴冷笑,“不敢?你还有何不敢!”

睨一眼洛英,却也不行礼,风阴冲她伸手,“上来,回宫!”

那一刻,叶贞稍稍一愣。两匹马,两个男子,同时向她伸出的两只手。羽睫微扬,叶贞看了洛英一眼,“多谢世子爷相送之恩。”却将自己的手塞进了风阴的掌心。

风阴用力一拽,轻而易举的便将她拽上马背。

耳边传来风阴冷戾之音,“世子选亲在即,以后莫在恣意,否则那些个官家女子见着,怕是要萌生醋意的。皇上已然下了旨,世子爷回家安心等着好消息吧!到时候名门闺秀,花颜如玉,任你挑选!”

勒了马缰,风阴忽然策马而去。

叶贞心惊,一下子环住了他的腰际,却因为男女授受不亲的缘故,让她的身子陡然绷直,急忙送了他。然……眉睫骤然凝起,耳边风声呼啸,她定定的看着他的背影良久良久。纤细素白的手终于再次环上他的腰,轻轻柔柔的自后头抱住他。

却是这样的温柔相拥,让风阴的身子颤了颤,这次换成风阴绷直了身子。他如此清晰的感觉到身后传来的温度,她的脸正轻柔的贴在他的脊背上。

不由的心神一震,“你做什么?”

“大人,奴婢困了,可否小憩片刻?”她低低的问。

一声马嘶,他忽然勒住马缰,扭头看着身后的她,许久没有吭声,也没有继续策马飞驰。他眸中月光缓缓散去,任由马儿放缓了脚步,一步一顿的朝着皇宫而去。没有颠簸,她会休息得舒坦一些,不是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