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4.谣言四起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入宫的时候,几乎没人阻拦,谁都认得皇帝身边的风阴,乃是御前一品随侍,自然不敢问东问西的。|www.ziyouge.com|风阴从偏门乘着马进去,宫墙柳后头,洛英不动声色的站着。方才二人的那一幕,他已悉数看在眼里。

此刻他总算明白,并非她不爱富贵,只是因为她心中早已有了人。

她与风阴二人……

原是自己慢了一步,原是佳人早已心有所属。

看样子,她诚然是个好女子,这般天家富贵也不屑一顾,只是为了这个长年累月都藏在面具下的男子。他倒不记得风阴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,好似一出现就带着银色的面具。大抵是八年前吧,应当是八年前。

印象不是很深,但是从风阴出现至今,跟皇帝素来是寸步不离的。

原来她靠近皇帝,只是因为风阴。

洛英的眸色寸寸黯然,转身策马而去。

此事本该告一段落,只可惜,总归有那么几个好事之人,喜欢以讹传讹。路过长街的时候,有人瞧见了洛英与叶贞纠缠的一幕,虽说终归没能看见叶贞与风阴而去。但是隔日,却传出世子与宫女午夜幽会的谣言。

因为盈国公府本就是惹人聊谈的话题,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情,越发让人好奇。虽说世子先前也有不少女子,但诚然不是宫女之辈,如今换了口味,当然是件新鲜事。

流言本无稽,但若有人当了真,便成了一种罪!

含烟阁内,梧桐快步进门,“小主出事了。”

叶杏正在描眉,不觉道,“一大早的说什么混账话?本主如今好好的,出什么事?”

梧桐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,急忙行礼,改了口道,“小主,外头如今都传开了。”

青黛置于案前,叶杏凝眉,“传什么?”

梧桐冲着一旁的弄画使了个眼色,弄画会意的领着宫娥们悉数退下,房内只剩下主仆二人。见状,梧桐这才开口,“外头如今传言,说是叶待诏昨儿个夜里与洛世子在一处,两个人在大街上牵扯不清,甚是亲密。”

羽睫骤然扬起,叶杏陡然起身,“此话当真?”

“千真万确!”梧桐道,“也不知什么人传出来的,如今怕是六宫都要传遍了。”

抿着唇,徐徐坐下,叶杏容色有些焦灼,“看样子此事非同小可,定然是有人作祟,否则……何以皇上昨儿个赴宴,今日便有这般闲言碎语。若是旁人倒也罢了,非得是世子爷,诚然不好处置!”

梧桐一怔,“小主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只怕有人要借贵妃的手,除了叶贞。”叶杏自打失宠过一次,便深谙后宫诡谲,明白空穴来风无不原有。

“小主?”梧桐心惊,“那现下该如何做?”

“本主的荣宠与叶贞密切相关,如今叶蓉占据贵妃身边,贵妃早已容不得本主。眼下的情况十分清楚,若是叶贞被除去,下一个该死之人就是本主。唇亡齿寒,本主断不能让自己身陷险境。何况,想要叶贞死,只怕没那么容易。好歹叶贞上头,还有一个皇上!”叶杏咬了牙。

眸色微转又道,“梧桐,速让弄画去一趟乾元殿知会叶待诏,凡事小心着点。明枪易躲暗箭难防,总归不出乾元殿就不会出事。此外你去盯着栖凤宫,皇上已然下旨明儿就让世子选亲,贵妃是断容不得其中出现差池。”

梧桐颔首,“奴婢明白。”

叶杏想着,只要盯着贵妃,嘱咐叶贞小心,待过了世子选妃,便不会有事。横竖都尘埃落定,自然不会有人再提及叶贞与世子之间的事情。不管是真是假,避开就是,到底贵妃不是省油的灯,这六宫如今还在贵妃手里,叶杏也不敢太明目张胆的得罪洛丹青。

得了吩咐,弄画快步出了含烟阁,不远处有一宫娥跟着弄画,一直瞧着弄画进了乾元殿,这才疾步转身离开。

那宫娥径直进了凝香殿,不多时跟碧夏说了一通,碧夏大步流星走进叶蓉的寝殿。

“小主所料不差,二小姐果然让宫里的人去乾元殿,想来就是去提点叶待诏的。”碧夏进来的时候,叶蓉正在摆弄着她的茶道。

听得这话,叶蓉也不消抬头,依旧摆弄着手里的东西。上等的紫砂壶里,香气氤氲,茶香四溢。小径之口缓缓倒出茶来,落入小杯口内,发出清脆的水声。

十指纤纤,温柔的捏起杯子,送到唇边抿了一口。

“小主小心烫。”碧夏这刚开口,叶蓉便被烫着了。

却是挑眉看她,只是词不达意的开口,“刚沏的茶自然是烫的,烫了嘴却能将心都暖透了。其实做事做人与这茶道尚有几分相似,茶香四溢时多少人争抢着要尝一尝,奈何又怕烫了嘴。待到人走茶凉,便只剩下满地狼藉。”

闻得这话,碧夏只是眨了眨眼睛,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。

瞧着碧夏如此神色,叶蓉轻叹一声,“本主说得话,想来你是不明白的。只是叶贞却惯来清楚,如今这个不管是不是三小姐,想来都是个聪明人。”

“小主的意思是……”碧夏顿了顿。

叶蓉起身,却是将杯中的茶水悉数倾倒在地上,眸色清浅而深邃,“辛辛苦苦的泡了一杯茶,若然无人欣赏,不喝也罢。”

碧夏顿时眸放华光,“贵妃娘娘深谙茶道,想来小主可以……”

深吸一口气,叶蓉如释重负般看着碧夏,“皇上下旨让世子选妃,想必贵妃娘娘此刻忙得紧。眼见着贵妃娘娘操持六宫事,甚是辛苦,本主自当为贵妃解愁。准备一下,去一趟栖凤宫。另外……本主不想看到栖凤宫外头的脏东西,吩咐下去,哪里来的就打发回哪里去。”

“奴婢明白!”碧夏颔首。

放下手中的杯盏,叶蓉拂袖而去,这杯茶要趁热了喝才够香够醇,若然耽搁久了,茶香便算淡了,再喝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呢?

宫中的事情何曾逃得过洛丹青的眼睛,想来此刻她已经得了消息,如此却好,也不必费心费神,只消看着旁人做戏便罢。

诚然如叶蓉所料,碧夏将叶杏安排在栖凤宫外的人一个个都打发回了含烟阁,声言若是想惹怒贵妃娘娘便只管继续来。自然,叶蓉也是知道的,叶杏没这么大的胆子。她倒不是真的念及旧情,只是不想让叶惠征在盈国公面前难堪罢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