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5.夜路走多了,不安全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栖凤宫内,洛丹青冷眉打量着钦天监方才送来的各位名门闺秀的生辰庚帖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皇帝已经看过,如今便任她挑选合适的,等到明儿就让洛英选一个入得眼的,如此便可请旨赐婚。然洛丹青的面色似乎不太好,任由元春翻转着面前的庚帖和绘影图形。

“娘娘,这文渊阁大学士的幼女似乎不错。容貌也长得好,委实……”元春顿了顿,却见洛丹青长长吐了一口气,心思全然不在上头。不由的敛了音色,低声道,“娘娘还是放宽心吧!”

“娘娘想必是眸中佳人太多,以至于都无从下手,不若让嫔妾来替娘娘煮茶,娘娘边喝茶边挑选,想来心思会宽一宽。”叶蓉款款自门外进来,冲着洛丹青温柔福身。

洛丹青看了她一眼,又是轻叹一声,“你来了。”说着,元春便奉上了座椅。

叶蓉眉目含笑,“娘娘这是怎么了?世子即将挑选世子妃,还是皇上亲自下旨,该是何等荣耀。怎么娘娘却如此忧愁,好似别有心事呢?嫔妾才疏学浅,不知能否替娘娘分忧?”

“明日便是英儿挑选世子妃之事,现如今外头谣言纷飞,你可听见了什么?”洛丹青眉目生冷,叶贞!又是叶贞!早知今日,就该早早处置了她,就不会有今日的麻烦。

但凡身份越高,越经不得流言蜚语,何况叶贞不过御前四品待诏,横竖都逃不开奴才的身份。这样的人,就是给洛英做妾也不配,竟敢在世子挑选世子妃之前就公然与世子纠缠不清,岂非挑衅国公府的权威?!

叶蓉笑了笑,不置可否,只是淡淡道,“娘娘何必上心,左不过是有心人故意为之,大抵是倾慕世子爷的名声,所以妄想了些。娘娘也莫要放在心上,还是紧忙着为世子爷挑选世子妃吧,若然误了正事便正中他人下怀。”

洛丹青骤然凝眉,“你说什么?”

这样一说,洛丹青忽然意识到叶蓉看问题比自己更深层。难道是有人要阻止洛英选世子妃,所以故意为之?是谁?是皇帝?是东辑事?还是……叶贞?!对,一定是叶贞那个贱人!想来是叶贞觊觎世子妃的名位,所以费尽心机阻挠洛英选世子妃,借此拖住时间,然后想尽办法爬上洛英的床。

诚然是心思歹毒的贱婢!

叶蓉却是漫不经心,“嫔妾说了什么?”抿一口元春递上来的新茶,自顾自说道,“娘娘这儿就是好,今年的新茶格外的香。”

“小主还说呢,旁人来可没有这样的福分。也就是小主,咱家娘娘另眼相看。”元春在一帮开腔,言下之意当然是十分明显的。

不痛不痒的说几句,还不如真材实料的帮一把。

如今洛丹青正想着该如何处置了叶贞,心思全然不在选世子妃上。要知道,若然再让人传扬下去,洛英的名声怕是保不住,万一皇帝当真赐了叶贞与洛英为妾,岂非让人笑话。贱婢之身,不可入门!

叶蓉眸色微转,“娘娘执掌六宫多年,何以今日便犹豫了?除了三品尚宫直隶东辑事,这后宫的奴才哪个不是在娘娘的手底下活着?娘娘您,怎么忘了?”

洛丹青的眉睫骤然扬起,嘴角露出一丝轻笑,“这倒没有忘,左不过她在皇上面前尚算得力,本宫不欲因她与皇上有隙,委实不值当。”

闻言,叶蓉颔首,“这诚然也是对的。只是夜路走多了,多少也有些不安全。”

元春随即明白了什么,便冲着洛丹青道,“娘娘,近日荷池那边的栏杆松动了不少,奴婢先前还与康海公公商量着,要不要大肆整修一番。”

“委实该修一修的。”洛丹青颔首,“皇上最喜欢晚膳过后走一走,若然见着便不太好。让手底下的人看着办,莫要冲撞了皇上便是。”

“奴婢明白!”元春退身离开。

叶蓉却是明白了她们的意思,这主仆两默契天成,一唱一和委实动听得很。虽说她也有提点之功,左不过真正出主意的却不是她,若然将来有什么事情,也轮不到她来担当。

“不知娘娘挑中了哪家?”叶蓉转了话题,有些事若是老生常谈便是刻意,既然洛丹青已经处置,她再多说什么,用意就变得太过明显。洛丹青素来是个多疑之人,如今能这般待她,左不过是觉得自己对她还构不成威胁,甚至于还能在后位之争上助了洛丹青一把。

洛丹青,岂容小觑。否则她何以驰骋六宫多年,除了母家的缘故,其自身的凌厉之风也是其中之一。

听得这话,洛丹青才算松了口气,低眉胡乱翻了翻桌案上的庚帖,“你且看看,哪家的闺秀才能配得上英儿。”

叶蓉眸色微转,自满桌案的庚帖中取出一张,清浅的笑着,“嫔妾瞧着这个就不错。”

闻言,洛丹青便打开附在庚帖后头的画轴,画上头的女子浅笑盈盈,委实是个不错的女子。旁边还提着一行小字,上注:夏侯府独女——夏侯舞。

“夏侯府?”洛丹青凝着眉,“夏侯家如今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倒是……与英儿很是般配。”

叶蓉浅笑,“诚然如此,听家父讲,夏侯家素来不入朝堂,昔日先帝亲身三请都未能请出夏侯渊入朝为官。其性子格外古怪,不知今日何以会送了独女来选世子妃?”

“英儿乃是当朝世子,这世子妃的名位多少人求之不得。想来那夏侯渊也开了窍的,估摸着闺女大了,再若僵持下去也只能白白便宜了寻常人。”洛丹青冷笑两声,任凭夏侯渊多么清高,先帝三请早已过去,如今这盈国公的荣耀可不同寻常。

叶蓉颔首,“听得夏侯府有一块丹书铁劵,不知是否当真。”

“先帝当年三请不到,却颁下一块丹书铁劵于夏侯府,正面刻着如朕亲临,反面雕刻可免一死。诚然是了不得的东西,只怕今日的皇上见了,也要礼让三分。”此事昔年人尽皆知,左不过夏侯渊执意不肯入朝,故而此事也就渐渐淡漠。

“这般厉害?”叶蓉一惊,丹书铁劵,果然是好东西!随即缓了口吻,清浅道,“不知这夏侯小姐,品行如何,只消不随她父亲才是。”

洛丹青别有深思的点了点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