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6.诡异的夏侯府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夏侯乃是开国功勋之家,然自从帮助轩辕家开天辟地创立了大彦皇朝,便立下了祖宗规定,不许夏侯家子孙后代入朝为官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听闻夏侯家的历代家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能追古溯今,诚然都是了不得的人物。

当年轩辕墨的父亲自感身子将殁,三请素有老狐狸之名的夏侯渊入朝为官而不得,只能颁下丹书铁劵供奉在夏侯家的祠堂之中。

听得夏侯渊深谙歧黄之术,若是得夏侯家相助,无论做什么想必都是事半功倍的,否则先帝不会将死之时不见任何人,反倒一心惦记着夏侯家。

犹记得当日先帝入得夏侯府,足足一天一夜,没人知道先帝与夏侯渊说了什么,只知道回来后不久,先帝黯然病逝。先帝临死前竟然做了一个破天荒的决定,以至于朝堂震动,酿成了无可收拾的残局,这才有了今日的轩辕墨称帝。

先帝死后,夏侯府便大门紧闭,再不与任何人来往。如今却是奇怪,竟送了独女来竞选世子妃,想来是夏侯府内出了什么变故,又或者……是盈国公府将有更荣耀的一番境况。

叶蓉心忖着,洛丹青诚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。早在国公府的时候她已经听父亲三番两次提及夏侯渊,都说此生心性怪癖,寻常人根本无法与之交流。而且旁人想要踏入夏侯府,需得将脑袋别在裤腰上。

听得父亲说,夏侯府遍布机关,里头的人一个个皆懂得五行八卦之类的奇术,不怒不笑俨然活死人墓,极为的阴森恐怖。

鲜少有人真正入得夏侯府,自先帝病逝,夏侯渊已经八年未曾打开府门。

从栖凤宫回来,叶蓉便一心想着夏侯府之事,路过御花园的时候顿住了脚步。

思虑片刻转头冲着碧夏道,“悄悄让人告诉父亲,留意夏侯府之事,若是夏侯府的小姐能做得世子妃,那盈国公府的势力便不可同日而语。本主必得早作准备,免得来日措手不及。”

碧夏颔首,“奴婢明白。”

顿了顿,碧夏犹豫道,“那小主,叶待诏的事情?”

“贵妃娘娘的家事,何时轮到本主插手,便由着她们去。”叶蓉冷笑,“本主这双手,现如今还舍不得沾血。”

“是。”碧夏不再多说什么。

假山后头,慕风华傲世伫立,身后随着的宫娥太监悉数在假山后静静站立,任谁也不敢吭一声。方才叶蓉的话语他已悉数听在耳里,唇线抿出凉薄的弧度。

“这小东西如今是越发的厉害,偏是将宫里所有的厉害人物都得罪了,才算甘心。”他冷眸自语,手一扬,身后的奴才躬身低头,快速走到他的身后行礼。

慕风华冰冷的护甲掠过他心爱的白玉笛子,“都查清楚了?”

“是的,爷。”太监忙应声,“档头查得清楚,委实与鲁国公府有瓜葛。”

鼻间冷哼一声,慕风华冷冽走出假山,外头的叶蓉早已回去,小径上空空荡荡。四下游离着冰冷的风,慕风华眸色寸寸冰凉,“好一招借刀杀人!国公府的丫头,诚然一个比一个厉害。果然是同气连枝,这祸害人的手法委实够狠。”

太监顿了顿,“爷,那如何交代东辑事那边?”

长袖轻拂,慕风华冷冽,“什么都不必交代,我倒要看看,这小东西的本事到底能有多大。这手脚不干不净的,委实该受点教训。”

闻言,太监不敢吭声,顾自躬身退到一旁。

慕风华青衣逶迤,漫步在小径上,“留意着栖凤宫,怕是又要不得安生的。”不过这样也好,他正好能看看轩辕墨会有什么举动。

“是。”随行的太监低低的回答。

静止片刻,慕风华忽然道,“千岁爷什么时候回来?”

太监忙道,“说是快了,已然在回程的路上。”

抚摸白玉笛子的动作稍稍迟疑,慕风华的眸色变得阴冷而肃杀,“很好!这盈国公得意了这么久,如今也该换东辑事了。传令下去,早作准备迎接千岁爷。声势闹得越大越好,千岁爷最不喜藏着掩着。”

“奴才明白!”那太监抽身退去。

长叹一声,以后怕是很难再听见她的琵琶了吧?义父素来是最不喜欢琵琶声的,故而在这宫里,除了冷宫俞太妃还耍得一手好琵琶,这宫里断然找不到第二个会琵琶曲之人。只是叶贞如今做了这个第二,不知是好是坏。

不远处有太监快速而来,“爷,栖凤宫有消息了。”

“她挑的哪一家?”慕风华顾自惬意的走着,眸色慵懒,尽敛月华。

“夏侯家。”太监忙道。

顿住脚步,慕风华的面色骤然便得阴沉,“你说什么?”

太监急忙跪身,“暗卫委实这般说的,是夏侯家的独女夏侯舞。”

“夏侯渊那老东西如今也肯出来了?”慕风华略带嗤冷,“这到底是何用意?”夏侯渊要出山?还是另有所图?

“爷,要不要盯着夏侯府?”太监这厢才出口,便顿时吓得面色苍白。

只见慕风华眸光冷戾,“千岁爷之命,难道都忘了吗?”

“奴才不敢!”那太监哆哆嗦嗦的退到一旁。

慕风华眯起危险的眸子,狭长的缝隙里,绽放着迫人的寒光。

虽说夏侯府从未有人入朝为官,但是世人送了夏侯渊一个老狐狸的称号,自然是别有用意的。要知道夏侯渊最值当的地方,不是他的名利,而是他那一身的歧黄之术,以及从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事作风。

你永远都不知道他会不会突然翻脸,又或者他会不会突然捅你一刀。

奈何夏侯府有丹书铁劵,夏侯府如同地狱般密布机关,否则东辑事早已荡平夏侯府,以绝后患。先帝病逝后东辑事与盈国公扶持了轩辕墨为帝,也曾派暗卫探入夏侯府。奈何泥牛入海,接二连三派出三十多个暗卫,竟然一个都没有回来。

为此,慕青曾大发雷霆,但最后夏侯渊送了一封书信与慕青,却让慕青彻底打消了覆灭夏侯府的念头。不但如此,慕青甚至下了死命,不许任何东辑事的奴才,靠近夏侯府半步。

如今夏侯府再次出了风波,不免让慕风华隐隐觉得事情有异。

夏侯渊这个老狐狸,到底要搞什么鬼?

诚然不是送女挑选世子妃这般简单,背后定然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只是,慕风华倒是想知道,当年夏侯渊的那封书信上,到底写了什么?要知道慕青的性子,从来的都是说一不二,否则也做不到今日的九千岁之位。想来,纸上写的,应该是慕青最在意的事情,几乎就是慕青的致命弱点。

到底,是什么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