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7.把人磨成鬼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能盯着夏侯府,只好盯着栖凤宫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

慕青的命令,谁敢违抗!

自打叶贞从国公府回来,便整整一日未曾见到轩辕墨,御书房的门户紧闭,将她挡在了外头。弄画方才来了一趟,表明了叶杏的盟友之谊。外头的流言蜚语,她委实听得清楚,也明白如今是骑虎难下。

她倒不担心旁的,只要不出乾元殿,想来洛丹青也不能拿她怎样。

然轩辕墨闭门不见,却让她的心隐隐不安。

“皇上正在批阅折子,近日事忙,你还是莫要进去罢!”风阴在外头拦住她,目光微凉,眼中尽是欲言又止的颜色。

“奴婢……”叶贞顿了顿,自知多说无益。横竖已经守在门外一天,今日若然不见上一面,只怕他心中的疑虑是断难消除的。思及此处,她作势要跪。

蓦地,风阴忽然扣住她的胳膊,“我帮你通禀一声,若然皇上肯见你……”他也不说完,径直去了里头。

轩辕墨站在窗口,窗户紧闭,他没有开窗,只是定定的望着窗户上镌刻的合欢花图案。这个姿势,从早上叶贞守在门口等待传唤至今,一直没有变过。于是乎她站在外头,他站在里头,成了一种极为默契的事情。

“皇上。”风阴行礼。

“她还在外头?”轩辕墨没有转身,不叫任何人看清他的容色。

风阴颔首,“皇上,其实叶待诏并非有意留在国公府,想来是有些内情。皇上何不听她解释,横竖她都已经回来。何况外头如今闹得沸沸扬扬,想来是有人别有居心。”

“这招借刀杀人委实厉害。”轩辕墨幽然转过身子,“朕倒不是疑心她,左不过是在想,何人这般大胆,竟连朕的御前四品待诏都敢强留在国公府。叶贞的性子,朕是清楚的,没有特殊原因,她是宁死也不肯的。”

闻言,风阴一顿,“既然如此,皇上为何不见叶待诏?”

“这招棋下得绝好,想来唯有始作俑者,才能将这番谣言传的神乎其神。”轩辕墨寒光毕现,“众生众相,想来很快便会有人按捺不住,对她下手。”

“皇上?”风阴陡然握紧他的剑柄,“那微臣……”

话未说完,轩辕墨陡然用一种极为阴戾的眼光盯着风阴。便是这样一眼,风阴的眸色缩了缩,未完的话生生吞进肚子里。

跪身在地,风阴垂下眉眼,“微臣罪该万死,请皇上恕罪!”

轩辕墨侧脸不再看他,只是扳直了身子,傲然伫立跟前,“记住自己的身份,别忘了,你欠朕一条命。”

“微臣……不敢忘。”风阴口吻低沉,却是俯首称臣,没能再说什么。

长长吐出一口气,轩辕墨低眉看他,“起来吧!”

“谢皇上!”风阴起了身,四下的氛围陡然降至冰点。

轩辕墨开了窗户,目光深远的落在外头,“让她进来!”

“是!”风阴转身走出去。

叶贞看着风阴的眸子,总觉得有些隐隐的哀戚,不由的心下一沉,“皇上还是不愿见奴婢?”

风阴摇着头,眸色扬起一丝笑意,“进去吧。”

唇角随即轻笑,叶贞朝着风阴行了礼,“多谢大人!”语罢,大步流星的走近御书房。却未能看见身后的风阴,定定的看着她的背影,许久没能收回视线。

回不去了……

叶贞轻轻的走进去,毕恭毕敬的跪在轩辕墨的身后,“奴婢参见皇上。”

“叶贞你可知罪?”轩辕墨负手而立,一身不怒自威的君王气魄。

眸色微沉,叶贞伏跪在地,“奴婢知罪,特来请罪。”

下一刻,他幽冷转身,眸色冷戾,却若来自地狱的冷风掠过她的眼角眉梢。他的指尖轻轻扣住她的下颚,俯身迎上她不卑不亢的眸子,“你便不欲与朕解释?”

“皇上圣明,既然皇上肯见奴婢,自然是打消了对奴婢的疑虑。”叶贞面无波澜,不紧不慢的说着,却见他的唇角勾勒出一丝弯月的弧度。

“当真是不怕死的!”他眸色微敛,竟然轻笑了两声,“委实有些本事,连带着整个皇宫都教你弄得不得安生。想来过不了多久,这前朝这后宫都要因你而逆转乾坤的。”

这话说得叶贞心里极度不安,尤其轩辕墨眼底的一丝狡黠,如同早已预料到今时今日。外头的流言纷飞,似乎正中他的下怀。

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,脑子里突然掠过一丝异样的错觉,难道说这场流言不过一场戏?还是他计划的一部分?以至于她再次被设计?

察觉她眼中的不安与疑虑,轩辕墨的笑霎时消弭于无形,“收起你的心思,否则朕会让你明白什么是代价。”

眸色微颤,叶贞眉目紧锁,“奴婢遵旨。”

冷哼两声,轩辕墨松开她,唇边谩笑,“起来说话。不过既然你疑心于朕,那不妨与朕猜一猜到底是谁出卖了你!”

叶贞羽睫微扬,行了礼起身。方才在外头,她已然想得清楚,来龙去脉就在脑子里盘旋,容不得她不承认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敛了眸光,“奴婢知道,是鲁国公府。是叶惠征父女作祟!”

轩辕墨眸色渐冷,“很好,如今可算看清楚了吗?”

叶贞不答腔,只是重重颔首,“奴婢便是着了鲁国公的道,才会被强留在盈国公府,以至于酿成今日之祸。”

“叶惠征虽说是个莽夫,但他生的女儿委实都是了不得的。你这厢刚被洛英送出府,那头谣言便散开来,这般用心你可知其意?”轩辕墨步步紧逼,叶贞知道,他是想要坐实鲁国公府该死的罪责,让她的心逐步冰封。

心若不狠,不配存活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点头,“叶惠征是想让世子爷领了他的情,让盈国公能成为鲁国公府的依靠,奈何世子爷却送了奴婢回宫。于是乎……宫内的叶贵人便按捺不住,是而想要借着贵妃娘娘的手,杀了奴婢以绝后患。”

“很好!”轩辕墨冷笑,“看样子不必朕提醒,你已尽知自己的处境。”

叶贞羽睫垂着,好恶毒的心肠,好歹毒的父女,果然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只是在鲁国公府长大的似乎不止叶蓉一人,他们却忘了吗,北苑的日子不但磨人,也能磨心。

让人磨成鬼,也让心磨成铁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