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8.性命攸关 为雪儿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蓉,诚然不是简单的人物,叶贞素来都知晓。-www.ZiYouGe.com-只是如今的局面,她已无暇顾及叶蓉,叶贞此刻想的是如何让洛丹青放弃对付自己的想法。然……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洛丹青诚然不会允许她一介奴婢沾染洛英分毫。

盈国公府的门第,容不得玩笑。

叶贞挑眉盯着轩辕墨的面颊,却始终无法窥清他眼底的一汪深潭。如刃的眸子划过她的面颊,轩辕墨低冷开口,“别妄想从贵妃那里打开缺口,这样的蠢钝诚然救不了你。”

容色一顿,他竟然知道。

蓦地,叶贞忽然明白了轩辕墨的言外之意,随即俯身跪在地上,“奴婢谢主隆恩。”

眸中月华尽数敛去,轩辕墨深吸一口气,“是福是祸,就看你自己的造化。只要能过了今夜,明儿个大选世子妃,你便能逃出升天。”否则洛丹青这双眼睛死死盯着叶贞,叶贞避无可避,早晚要死在洛丹青的手里。

到底一个贵妃,杀一个奴才,不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吗?

行了礼,叶贞抽身退去,却在门口突然站定了许久。回眸看着皇帝的背影,久久没能回过神来。眸光寸寸黯淡,终于还是踏出门去。

御芳斋的灯光是唯一让叶贞觉得暖心的,晃动的身影如此熟悉,唇角不自觉的勾勒出清浅的笑意。不管外界如何,不管将来如何,至少还是会有人等着她回来,会将她的性命视若瑰宝。许是除了母亲和兄长,剩下的便是御芳斋的月儿了。

月儿坐在门槛上,见着叶贞回来便忙不迭起身相迎,“姐姐你可算回来了。”

“月儿?”叶贞试着往内探了探,“怎么的今晚离歌没来?”环顾四周,诚然没有见到离歌的身影,心下一顿,难道出了什么变故?

说着,便执起月儿的手走进去。

月儿抿着唇,“离姐姐方才来过了,说是今晚宁妃身子不爽,故而不能过来。只吩咐着让贞儿姐姐你莫要离开乾元殿半步,月儿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”下一刻,月儿忽然拉着叶贞道,“姐姐,是不是外头出了什么事?”

“月儿莫要胡思乱想,我如今是御前四品待诏,还能出什么事情。”叶贞笑着,浑然不将任何情愫挂在脸上,眸光平静祥和,不叫月儿有半分疑虑。

闻言,月儿点了点头,“这倒也是。”

“药吃了吗?”叶贞道。

“吃了。”月儿眸光清澈,“姐姐,若是月儿没了,那……”

“说什么胡话!”叶贞忽然动了气,“什么没了,你自当放心,有我在,那什老子的七星当定然能取回来。你如今唤我一声姐姐,便什么都不用想。这辈子我便养着你,护着你,你只管好好活着,比什么都强。”

月儿轻笑两声,“月儿不过说说罢了,姐姐莫要生气。只是成日在这里,也没个用处所以胡思乱想了。姐姐放心,难得捡回一条命,月儿哪敢恣意妄为。”

仿若松了口气,叶贞的手轻轻拂过她的面颊,“月儿,我方才的语气重了些,你莫要放在心上。我已经打听过的,只要能坐上尚宫之位,就能管住七星丹。到时,我便向千岁爷求下一枚,这样你便可以尽除寒毒。”

“姐姐?”月儿心惊,“尚宫之位惯来隶属东辑事,那千岁爷岂是好惹的。”

“放心吧,我自有盘算。”叶贞也不做他想,搀着月儿坐在床沿,“你如今只管好生调养,哪日我去求皇上让你留在我身边做个差事,如此你便不会胡思乱想。”

月儿颔首,咬着唇盯着叶贞看了许久,半晌才道,“好。”

尚宫之位岂是这般容易就能拿到手的,何况谁人不知东辑事的千岁爷素来喜怒无常,前一任尚宫且被烹而食之。故而宫中无人敢自荐登上尚宫之位,便是再大的荣耀,也不及性命重要,不是吗?

只是叶贞如今拿命去换月儿的命,不免教月儿心生难过。

到底自己废了胳膊,成了残疾,哪里还值得她与离歌这般拼命。左不过是一条贱命,却要她们二人费劲如花岁月来挣扎,月儿委实于心不忍。

愈发鄙弃自己,心头渐渐冷了下去。

外头的没有月,星辰却是很好,想来明日必定艳阳高照。

离歌不在,叶贞自然不敢离开月儿半步,月儿的寒毒说发作就会发作,而且间歇越发短暂。想来再过一段时间,换不得七星丹,月儿的性命……岌岌可危。白日里尚且有宫娥盯着,倒也不会出什么大事,夜里只能叶贞与离歌交替看着月儿。

轻叹一声,叶贞替月儿捏好被角,不由的想起了尚宫之事。尚宫之位空悬已久,皆是宫人不敢靠近慕青,生怕又被烹煎。然,她只能拿自己的命去赌。若然可成,自己便可以一跃人上,虽比不得各位小主的身份,但东辑事尚宫之职,除去贵妃,怕是人人生忌的。

如此这般也好,千岁爷慕青,虽然杀人不眨眼,但是……诚然是强有力的靠山,比之轩辕墨更能与盈国公府抗衡。若是让东辑事与皇帝联手,将两公府连根拔起,说不定……

这厢正想着,外头忽然传来细微的叩门声。

“谁?”叶贞凝眸,心下一沉。

宫娥在外头低低道,“大人,有人找。”

叶贞起身走出门,看一眼外头的宫娥,不觉眯起危险的眸子,“谁找我?”

“大人去了便知道!”那宫娥依旧半低着头。

诚然是个新面孔,想必……然而有些事情必须找个了断,就算她躲得开初一,也未必能躲得开十五。洛丹青杀机已起,自己横竖都要面对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关上房门,“走吧!”

宫娥领路,一直从乾元殿的后门出去。

外头黑漆漆的,伸手不见五指。那宫娥原本还手执宫灯,到了僻静处却忽然吹熄了灯火,四下霎时陷入一片死寂。

“谁?是谁?”叶贞一顿,这厢还来不及适应黑暗,看不清四下的动静。便有一双手陡然从身后环住她的脖颈,而后一股茉莉香气涌入口鼻。

身子晃了晃,脑子顿时一片空白。

黑暗中,只听得有人冷声道,“带走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